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我把系统安排了 > 第七章 电波
    范北匆匆回到304号房,推门进入客厅。

    只见银白的客厅里,大白正对着墙角,一爪一爪,小心摆弄着那个新得到的木雕小狗,嘴里还“呜呜”叫着。

    而一旁的铁球,彻底遭到了冷落。

    这一幕看在范北眼里,有些奇怪。

    以前给这家伙弄的玩具,它一得到手,都是兴奋地撕来咬去,舔个没完,玩不到三天,就彻底散架,直到它有了铁球宝贝,这种情况才没有发生。

    作为临时任务奖励给它的木雕小狗,他本以为也逃脱不了这个命运,现在看来,似乎坚持的时间能很长。

    他看了几眼,没发现什么异常,当下也没在意,开始琢磨起如何让大白去打怪掉宝的事。

    之前订好的任务链中,包含“大白初步提升实力后,铲除邪灵”的任务。

    只是“任务引导”毕竟死板,必须要做完十几轮任务后,才会触发,而且还不能随便维护更改,因为也要消耗精神力。

    想了一阵,范北决定先缓一缓,欲速则不达。

    现在他的情况,就像刚刚种下一棵神木树苗,树苗已经生根发芽,贸然就让它经历风雨,只会将大好前景毁于一旦。

    当前精神力储备是851点,每天净消耗是100-4.2=95.8,最多还能坚持8天多的时间。

    还是等大白有了一定进步再说吧。

    只是看着这家伙刚才还在认真修炼,有了初步成果后就开始玩,他又有些忍不住着急,但又无可奈何。

    惹急了这家伙,又要给他放弃系统,虽然放弃是不可能的,但它会消极怠工,生物电击不是万能的,惩罚超过一个阈值,就会大大失效。

    忍,我忍。

    忍到下一个9000点精神力存出来后,我一定找个积极向上,一天工作18小时的人类,绝对不能再找这种干三小时玩两小时的懒狗。

    对了,等到将来开发出“宿主托管”这个制造选项后,我一定要加个限制,让宿主身体24小时干活不带休息的……

    只是将来归将来,现在他只能忍着。

    抬头看看客厅的钟表,已经是下午五点,自己还得去给这狗大爷做饭,真是够郁闷的……

    范北进到厨房,碎碎念着,切菜的声音都变得很响,吓得大白耸动一下身体,然后装没听见。

    6点的时候,饭做好了,营养丰盛。

    大白这才在任务的驱动下,老老实实地过来吃饭,只是它吃饭时,还不忘记用一只狗腿搂着那只木雕小狗,就像抱它亲儿子似的……

    不过还好,吃完饭后,它还是在任务的强制之下,继续去散步、锻炼、冥想。

    …………

    第二天。

    范北一早进入书房,开灯之后,重新打开收音机,继续定时收听“滋啦滋啦”的节目。

    他慢慢地旋转着按钮,更换着不同频道,期望能够再次得到外界的信息。

    无论是从个人生活,还是从《系统之父》这本书的发展上来看,他都迫切需要与外界进行交流。

    大白成长到能赚钱的地步,还需要几天时间。这几天,他不能浪费,需要未雨绸缪,提前给下一个系统,找好宿主。

    在收听一段时间后,范北发现今天终于有了惊喜,不过惊喜之后,又是心情复杂。

    “还拥有幸存者的避难所请注意!”

    “还拥有幸存者的避难所请注意!”

    “我们已经在北纬XX,东经XX处,建立起一座全封闭式铜堡。如果你们想要加入我们这个绝对安全的地方,请用你们的避难所电台,使用这个无线电频率XX呼叫我们。”

    “请提供你们避难所的具体位置,我们将派出救援队前去救援,请加入我们,让我们一起来对抗邪潮,重建文明。”

    这些内容,不停地循环播放,有时信号不好,有时信号清晰。

    范北之所以心情复杂,是因为对方并没有提到两个关键的问题。

    避难所的剩余物资,还有对幸存者的个人安排。

    这是非常重要的,独立运行一座避难所长达五年之久的范北,完全明白,一座城市,哪怕只是几百人的堡垒,日常消耗会有多大。

    对方不可能对避难所的物资视而不见,而刚才的内容中,却闭口不提这两样,这就大有问题了。

    他完全想象得出,如果自己向对方透漏出当前避难所的位置,迎来的绝对不是救援队,而是一伙要将自己吃干抹净的强盗!

    外面情况,看来确实是在好转,文明正在重建,然而随着局面好转,人心未必就会变得更好。

    他绝不是天真的少年,两世加起来的真实年龄,已经是个半百老头子……只不过身体年轻,心态也跟着年轻罢了。

    宁可从恶的方面考虑,也不能从善的方向考虑,因为前者顶多错失机会,后者却会要了命。

    他想了一阵,灵机一动,既然自己能收听到对方的无线电,就意味着双方已经建立起联系,虽然这种联系是被动的。

    但是对于虚幻白书《系统之父》来说,对方发射过来的无线电波,就是传播系统的物质媒介!

    如果这样还是不行,那只有冒点风险,主动使用电台呼叫他们,将自己的无线电波传过去。

    只要自己小心一些,双方联络时间足够短,他们就很难定位到自己电台的物理位置,毕竟这个世界没有未来科技。

    至于如何使用无线电台,这是他进入避难所后,重点学习的技能,而且他卧室里就有一台以前收集到的无线电台,只是一直搁置着,没有动用。

    还是那句话,为了安全起见,他宁可用收音机被动收听,而不会用自己的无线电台向外界呼叫。

    想到这里,他拿起一只黑色圆珠笔,将刚刚听到的经纬度,此时的收音机频道,还有对方提供的呼叫频率,统统记录到一个蓝色封皮的日记本上。

    然后他拿着日记本,站起身来,来到右边银白的墙壁上,那里悬挂着一幅巨大的世界地图。

    “北纬XX,东经XX,自己避难所的位置在这个绿点上,两者相距……”范北对着日记本,拿着笔虚虚地连了一条线。

    然后他又回到书桌上,放下日记本和圆珠笔,从抽屉中找出一根直尺,将那条虚线的长度量出,与地图比例尺对照,最后发现双方的直线距离是:

    143公里!

    不远也不近的一个距离,难怪自己能够收听到他们的电台,虽然很多短波电台的发射距离能有上千公里,但真正想清晰收到信号很困难。

    做完这些工作后,范北继续转动着收音机的旋钮,尝试收听其他的波段。

    不知为什么,今天似乎惊喜不断,他又收听到一个新的频道。

    “愿意接受我们救援的避难所,剩余物资的九成,要归我们统一处理,个人可以拥有少量私人物品,并且要签署个人合同,不得做出危害我们城市的事情。”

    “我们的位置是北纬XX,东经XX,呼叫频率是XXX。”

    与上一个频道相比,这个显然就实在许多,然而谁又能知道,这是不是欲盖弥彰?

    范北陷入两难之中,随后又讶然失笑。

    愚蠢啊,无法做出选择,只是因为自己没有办法相信对方而已。

    假如,假如他们的领头人,被自己安排上了一个系统……

    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