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我把系统安排了 > 第九章 危险
    一条破败不堪的公路上,一只车队正艰难地前行。

    炎热的阳光,将公路的柏油层晒得要出油一般,两侧的树木,不少已经枯死。

    车队相当庞大,前后数十辆,种类繁杂,越野车、大卡车、吉普、小轿车,领头的还有一辆装甲车,简直是一个大杂烩。

    但无论是哪一辆车,它们的共同之处,整车上下,都有一层或铜或银的镀层,极少数才会镀金。

    而作为提供视野的玻璃窗户上,也被密密麻麻的细金丝/铜丝栅格所覆盖着,虽然降低了可视度,但总比没命来的好。

    领头的那辆装甲车,就是全部外层镀金的,七月中午的酷烈阳光照射上去,俨然一辆金甲车。

    此时金甲车的驾驶位上,坐着一个体格彪壮的中年男子。

    他一脸横肉,满脸写着“我是个狼灭”的样子,正光着膀子,一只手抓着方向盘,一手拿着对讲机,和后面车辆的人说话。

    “二子,测算一下,距离364号避难所,还要走几天?”

    过一阵,对讲机里响起一个声音:

    “大哥,直线距离只有30公里,就在前面那片山谷之中。但附近是个邪巢,我们得绕很多路,大概还要走200公里以上。路太破,又只有日头最烈的时候才能走,算算后要3天后才能赶到。”

    “那你这么多废话干嘛?直接说3天的路不就行了!”彪壮男子一甩对讲机,继续开车。

    这时,被丢到副驾驶座位上的对讲机的频道内,传来一个低三下四的声音。

    “大哥,我错了。”

    但彪壮男子已经懒得再听,只是加大了油门。

    这可苦了后面跟随的车辆。

    道路残破,坑坑洼洼,不时还有些灌木杂草横亘在道路上,十分难行。

    之前车速不超过每小时30公里,还能勉强忍受,这一开快,顿时颠簸不已。

    对讲机的频道里,过一阵,又传来一群人说话的声音。

    “你说,咱们既然明明知道这些避难所的位置,干嘛还要往外发广播,那不是提醒他们了么?”

    “对啊,就应该悄悄地进村,打枪的不要,直接潜进去,然后一通闷棍,连人带东西都装走。”

    “你们懂啥,大哥多精明的人?他这么做肯定有他的道理。”

    “是,是,只有大哥这样又狠又精的猛男,才能带我们生存下来。”

    正在这时,对讲机内突然传出惊呼声。

    “大哥,前方发现邪灵,目测能级为青铜3级!”

    “所有人赶快停车!”

    有人叫喊着,整个车队缓缓停下。

    而在车队正前方的道路上,一片打蔫的灌木丛内,果然有着一长条状的灰白之物,正在缓缓蠕动。

    炎热的午日阳光下,它就像一只禁不住暴晒的毒蛇,正在寻找更舒服的荫凉之地。

    整个车队停下之后,发动机全部熄火,没有人开口说话。

    一时间,空气中只剩下风声,还有渺茫的虫鸣声。

    而在这时,打头的金甲车上,没过多久,跳下一个高高的金甲人来。

    他身高足足有两米,比范北扮演的金甲人可是威风多了。

    他浑身包裹得严严实实,外面可是炽热的阳光,直射温度差不多要有40多度以上,可想而知,披甲之人的难受程度。

    古代的夏天为什么不适合打仗,这就是原因之一。

    然而再难受,他也不会像在车内一样光着膀子……

    金甲人大步向前,没过多久就来到打蔫的灌木丛前。

    沉重的脚步声,早就惊醒了那长条状的灰白之物,只见它真得如蛇一般,盘踞起来,盯紧来人。

    金甲人的面具之下,传出一个声音。

    “不敢主动进攻?看来你也知道,不是我狼威的对手!”

    说着,他一拳打向那只灰白长蛇。

    长蛇直接闪开,向金甲人面具上的两个眼孔钻去。

    然而金甲人拳头之上,爆发出一团红色光芒,将长蛇正好扫中!

    下一刻,长蛇烟消云散,原地留下一颗小指头大小的灰白之核。

    金甲人弯腰捡起,眼神中露出一丝欣喜。

    “好东西,这玩意爆率可不高。”

    拿着灰白之核,金甲人转身走向装甲车,口中喊道:“发动车子,继续前进。”

    “大哥威武!”

    一群叫好声,从车队中传来。

    金甲人钻回金甲车,立刻脱去浑身甲胄,满身大汗。

    “热死了,哪个混蛋改装的这种破烂甲胄,也不知道加个空调!”

    说着他将车载空调打开,把温度调到最低,猛吹凉风。

    车载空调打开后,车体之中,一条本来完全封闭的内外管道,随之而开启。

    想要制冷,这是必须付出的代价,不过管道之中,同样有着数层金丝网格。

    然而一条更加细小而不可见的灰白长条,就顺着这条开启的内外管道,钻过金丝网格,渗透入装甲车内……

    它刚刚爬到驾驶座的后背,那个正在开车的彪悍男子,突然转身又是一拳砸了过来。

    同样一道红光闪过,然后那只灰白长条,化成灰烬,这一回就没有什么核心留下。

    “想玩声东击西?真是天真,和你狼威爷爷比起来,你们还嫩得很!”

    彪悍男子得意一笑,随后开起车来,还摇头晃脑地吟诵道:

    “禽兽之变,诈几何哉?止增笑耳。”

    对讲机内,似乎众人都听到了他的吟诵,一片马屁声立刻响起。

    “大哥就是大哥,狠人不可怕,就怕狠人有文化,大哥就是有文化的狠人。”

    “那是,那是。”

    …………

    364号避难所内,范北正在厨房,满头是汗。

    巡视、冥想已经不再是他今天的主要工作,做饭才是。

    大白今天疯了一样,2个小时就要吃一顿,吃得还多还快,一锅都煮不完……

    范北无奈,只好不停地煮米下面,切菜炒菜,连肉罐头都快用尽了。

    不过这应该是好事,毕竟吃得多,补得多,正常情况下,需要长时间的进补,才能让身体元气恢复。

    但此时的大白,哪里有半分正常情况?

    一口气吃掉堪比它往日十天份量的食物后,大白才消停下来,一头钻进客厅里的狗窝,叫都叫不出来。

    查看系统日志后,范北才知道它为什么要进食这么多。

    (大白在未知存在的教导之下,进入闭关状态:基于“基础狗爪”和“无名级冥想”,尝试领悟更高的技能。)

    范北看着对方屁股冲外,趴在狗窝里,肚子鼓鼓的,一起一伏。

    而那只木雕小白狗,正被它搂在怀里,和它一起睡觉。

    范北仔细观察着,突然感到眼前一片恍惚,他似乎看到小白狗两只雕刻出来的黑色眼珠,转动了一下……

    会是错觉么?

    不会的,看来让大白这两天发生剧烈变化的,那个莫可名状的存在,果然就寄生在这只木雕里面。

    一时间,诅咒人偶,邪异木雕……等等各种神秘侧的物品印象,浮现在范北脑海中。

    对方到底是善是恶,还无法判定,但范北要做好它是恶的准备。

    当大白闭关醒来的时候,恐怕就是一切见分晓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