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我把系统安排了 > 第十五章 好人的定义
    两天之后,一处平直破损的公路旁,这里有着一个惨烈的车祸现场。

    道路已经凹陷去一大片,足足有三四米深,里面隐隐还洒落着一些银白色液体。

    郎生车队里的三辆大卡车已经侧翻在坑里,横七竖八地倒在一起,车头都开裂了,惨不忍睹;还有那些越野车,同样东倒西歪,互相撞在一块。

    与之伴随的是,从车内缓缓流淌出来的鲜红,与路边蔫绿的灌木野草,交互映射,平添了几分恐惧。

    只有他那辆金甲车,停在路下面野地里,还保持着完好无损,里面一个司机,正瑟瑟发抖,缩在驾驶室里,紧闭着双眼,似乎遭受到什么可怕的事情。

    郎生本人则站在一辆侧翻的大卡车面前,看着三个靠在卡车上,双腿翻折,已经失去行动能力的同伴。

    其中一个男人眼睛无力地望着天空,口中喃喃问道:“为什么,你不是说自己要做个好人么?为什么下手比以前还狠,还快?”

    “我是要做个好人,但我不是要做唐僧啊……”郎生摇摇头,对一地鲜红视而不见,说话间,已经干净利索地扭断另外两人的脖子。

    “我倒是很好奇,是谁给你们的勇气,让你们来设计我,甚至不惜牺牲这么多兄弟的命,布置这样的陷阱。难道你们是被邪灵附体了不成?”高壮男子将手慢慢地放在最后那人的脖子上。

    “我错了,你根本没有被邪灵附体,”最后那人根本没有回答,而是自顾自地说着,“只是我没想到,你还是那么虚伪,口上说做个好人,心肠和手段还是和以前一样狠准快,甚至更厉害了。”

    “无聊,你们是不是对‘好人’这个定义有什么误解?”郎生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道,“我郎生要做的好人,那个未知存在……不,是我自己,对此有着明确的定义。以德报德,以直报怨,将恶人恶事扼杀在襁褓之中,绝不任由其自由发展。当然,那些试图算计我的,危害我的,自然就是恶人中的恶人。”

    “不过后一条,我还做不到,毕竟我读的书还是不够多,无法做到见微知著,不然的话,早点发现你们不对劲,也不会让这么多兄弟白白牺牲。”

    郎生摇头道,脸上挂着悲天悯人的色彩。

    “你,你……”不等他动手,那个男子吐出一口血,然后歪头死去了,原来他的内脏早被对方一拳击碎。

    “唉,回去后还是得好好清理,把这些坏秧子都从我身边弄走,”郎生摇头,然后心中想道:

    【系统啊系统,你要是能帮助我识别出谁好谁坏就神奇了。】

    系统提示:(第70222号宿主,您当前的好人值不足,充值后才能激活系统,开启相关功能。)

    说是标题系统,但最基本的逻辑判断还是有的。

    【好吧,我忍,这才几天时间,是不太可能激活。我就不信,做个十年好人,还不能正式激活你这个系统?】

    郎生在脑海里听到这个提示音,再次坚定了做好人的决心。

    之前他还有所怀疑,这所谓的系统是不是邪灵借助人类流传的小说概念,进行幻化而成,然而很快就打消了这种怀疑。

    一来他能够在脑海中清晰感知到系统的存在,还能与其做一些基本的对话,这是很多邪灵不能做到的,它们只有疯狂和肆虐。

    二来通过青铜级冥想法的冥想,他已经隐约感受到灵魂上附加上一股神秘至极的规则,看似无用,却是任何邪灵都不可比拟的强大。

    甚至他怀疑所谓的神,也不过是如此了。

    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他还是心中有数的,或许能够被一些低级邪灵,比如白银级的存在觊觎,但绝对不可能引来这么高级的存在觊觎。

    他的灵魂,还没有美味到那种程度。

    当然他也想过自己不可能有那么好的运气,出来一趟就绑定到一个系统。

    然而对方自我介绍时,所说的“70222号宿主”,再次让他的疑虑消失。

    他并不是唯一一个绑定上这个系统,只不过是别人激活失败了,轮转到他,如果他没有毅力和恒心的话,也会激活失败,最后轮给别人。

    而且对方对好人的定义,也符合他的心理底线,如果真要他做一个割肉饲鹰、逆来顺受、唐僧似的好人,他宁可抛弃这个系统不要。

    因为要了的话,弄不好最后就要坑了自己甚至子孙十八代……还不如痛快地活一辈子拉倒。

    【总之,我要有耐心,我要忍住,这个好人系统,肯定不会被轻易开启。,只有真正的好人,而不是老好人、滥好人,才能开启它。】

    郎生来到一辆翻倒在地的越野车前,一边救人,一边在心底给自己打着气。

    【前面已经失败七万多人,难度之高,可见一斑,不过先贤说过,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又有人说,浪子回头金不换,我之前干过那么多坏事,虽然没有做到伤天害理的程度,但欺压良善的事没少做,现在改行做个好人,应该是有极大加成的。】

    抱着这样的想法,他不避血腥和污秽,将那些受伤在车内的队员,一个个救了出来。

    不仅仅如此,而且还将自己怀里储备的好药,包括一些青铜级的超凡药物,都拿出来救治这些受牵累的兄弟。

    “大哥,对不起,我隐约听到他们的密谋,但我实在不敢去报信,我怕他们杀了我。”一个小个子队员,从车里被拖出来后,缓声道。

    “没事,你只要没参与就是好的,人都是这样,勇敢的人只是极少数。神说,要我们学会宽赦。能被宽赦的人,就是像你这样,虽然缺乏拯救的勇气,但也没有参与作恶。”郎生咬牙切齿地说着。

    “大哥,我怕……”

    “不用怕,我真得宽赦你了……”

    郎生用力地给这家伙绑扎止血,将对方生生绑成了一个粽子。

    这大热天的,可想而知,要有多受罪。

    然后他继续去救下一个人。

    最后,因为车祸而死的人,看似现场惨烈,还是极少数。

    毕竟这是胜邪历35年,能活到现在的人,无一不是体质、意志、运气较为突出的一批,而且他们也修炼过各种流通的冥想法和拳术,反应很快。

    …………

    与此同时,364号避难所。

    连续奋战两天两夜,在7月10日早上的这天,范北欣慰地看着精神力储备,增长到535点这个比较安全的数值。

    农业区面积不小,只是培养槽就有上千个。其中有十分之一是潜藏着邪物的。

    有的只给1点,有的却能给3点4点,显然是种类和质量不同的缘故。

    “还好有个新手村啊,不对,应该说,避难所本身就是个新手村,不然的话,我早挂了,也活不到现在。”范北摇摇头,然后深深地打了个哈欠。

    他决定去睡觉,定好闹钟,8个小时后醒来。

    躺在床上,满怀着对明天的期待,范北闭上双眼,浓重的睡意,立刻席卷进脑海中。

    隐隐之间,他似乎听到卧室门外传来“汪汪”声。

    狗东西,你系统爸爸要睡觉,别瞎叫唤。

    带着这样的想法,范北立刻就睡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