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我把系统安排了 > 第十六章 主人与狗
    大白肚子瘪瘪,眼巴巴地看着卧室的门,“汪汪”叫了一阵,没有反应,又去扒门,也没有动静,只能垂头丧气地趴在地上装死狗。

    它在范北的期盼中,一口气从7月3日睡到7月10日,足足睡了7天,虽然之前吃了10天份量的食物,但现在早就消化得一干二净,自然饿得不行。

    而在这时,它抱着的那只白色木雕小狗,两个黑眼珠突然动了一下,然后它狗脑子中,就响起一个声音。

    “别白费力气了,你的主人一点都不在乎你,你听,他正在里面呼呼睡觉,根本不管你的死活。”

    “你现在可是有系统的狗,为什么还要跟着这样一个废物主人?听我的,我们自己出去闯荡,想吃什么就抢什么,想玩什么就偷什么,那多自在。”

    大白连连摇着狗头,“呜呜”叫着:

    “不,主人他能听懂我说的话,他只是太累了,不知道我这时候会醒。等他醒来我和他说一说就好了,我可不能做那种偷抢别人东西的坏狗狗……”

    “傻瓜,他能听懂你的话,正是因为你有了这个神奇系统的缘故,所以你才能直接将意念传导给他!之前你不懂这个系统的底细,将它当成邪灵,所以他至今还不知道你有系统。如果现在真让他知道底细的话,他肯定会千方百计地向你索要,甚至把你大卸八块来寻找!”木雕白狗恐吓道,“所以我们要抓紧离开他。”

    “主人要是想要的话,我给他就是了,反正我只要好吃好玩的就行,这个经常电我的东西,谁爱要谁要……”大白理所当然地说着,“可惜它死死地绑在我身上,我都没办法解除。主人是个好人,我告诉他实话后,肯定不会像你说的那样做。”

    要是有办法换绑的话,你以为你还能活到现在……“木雕小狗”不再说话,只是阴冷地想着,不过只要让你成为我的傀儡,帮我得到我想要的东西,那差别也不是太大。

    “咦,我怎么感到一股冷气?”大白奇怪道,摸着瘪瘪的肚子,充满希冀地来到厨房门口,向里面张望。

    “哦,你既然这么饿了,厨房里面就有罐头,以你现在的本事,轻易就能拿到打开……”木雕小狗继续怂恿道。

    “不行,主人说过,我不能进厨房和餐厅,因为我会掉毛,会污染食物的。”大白忍住饥饿和期待,连连摇头。

    “你真傻,真的。难道你快要饿死了,也得死守着他的规矩不放?”

    “我不会饿死的,主人一般就睡六个钟头就会醒来。”

    “愚蠢,我是叫你不要张口主人,闭口主人,你要有自己的主见,你可是有着系统,将来必定要成为天狗的雄犬!”

    “呃,天狗?”大白低下头,看向木雕白狗,很有兴趣地问道,“我听主人以前说过,传说中它能吃掉整个月亮。那我有一个问题,月亮的味道和月饼有什么相同之处吗?”

    “相同之处就是都很硬,硬得能咯掉你的狗牙!”木雕小狗气急败坏道。

    “那我还是让主人把它泡进温水后再尝尝,看来放得太久不吃的东西都会变硬的。”大白充满期待地想着,一时之间,肚子居然没有那么饿了。

    “算了,你还是去干点正事,”木雕小狗决定再忍一忍,“现在你已经领悟出我传授你的白银级辟邪神爪,虽然现在只是最低层次,但也足够对付这里的邪灵,是时候打怪升级了。照我说的那样,多加点力量,其次再加点敏捷。至于智力就算了,加多了,你容易发疯。”

    “不,我现在要做定时吃饭的任务,肚子太饿,跑不动。”大白直接一个狗躺,卧在厨房门口,抽动着鼻子,闭上眼睛,似乎这样就可以吃到饭一样。

    “你不能这样啊,难道你没听过一句话?”木雕小狗无奈道。

    “什么话?”

    “吃得苦中苦,方为狗上狗。你要是现在不努力的话,将来只能被别的狗压在身下。”

    “呃,那真是可怕,我可是一条雄犬,”大白一下愣住,随后又放下心来,“我是有主人的,我又不是野狗,不用怕它们。”

    “哼,你那废物主人,不过是刚刚从外面学会了几套青铜级的破烂功法,还没练出什么名堂,只能打一些隐藏邪物而已。只要来一只青铜1级的邪灵,他现在就应付不了。你还指望将来他保护你?真是异想天开,做你的狗梦啊……”木雕小狗毫不客气地大加嘲讽。

    “啊,小白,你这么说的话,以后主人就要靠我来保护了?”大白忐忑地问道。

    “是啊,他以后就是你的累赘,你看过西游记么?你将来就是孙悟空,他就是唐僧,他又没有紧箍咒,你还跟着他干嘛?”木雕小白狗继续撺掇道。

    只有让这条拥有系统的狗,离开它的主人,它以后的道路,才能全由我支配。我可不想让别人来占有这条狗将来的好处,教它成才,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那不行,主人救过我的命,还养了我好几年,做狗要懂得报答主人,这是为狗之本,”大白义正辞严地拒绝,随后又抓抓脑袋道,“再说我也不会做饭啊,还得让主人给我做饭、洗毛、打针,还有最重要的事,买玩具……”

    “傻瓜,这些事,找个仆人来做就好了,干嘛要头上顶一个主人?你没主人是不是就活不下去?”木雕小狗恨铁不成钢地说着。

    “哎呀,没有主人,我就觉得狗生空荡荡的,没有依靠,不知道往哪儿去,肯定得有个主人啊。再说雇仆人,我听说很多仆人都很坏的,他们才不会上心照顾我,”大白连连摇头,“干嘛要多此一举。”

    木雕小狗沉默了,这条笨狗要说傻,也不是真傻,涉及到对方所看重的东西时,立刻就会聪明起来。

    只不过对方所看重的那些东西,在它眼里都十分可笑罢了。

    现在它说什么都没用,要是对方是一个人,它敢保证,对方绝对第一时间想着离开所谓的老板,然后自立。

    绝对不会冒着暴露系统的风险,继续和熟人待在一块,免得被熟人看出异常,从而丢掉天大的福缘。

    还是慢慢来吧,人类的贪婪,它知道的太多太多,那个叫“范北”的人类,也不会例外。

    等大白这个沙雕被摆上解剖台的时候,就是让对方完全相信自己的时候。

    只要有足够的背叛出现,所谓狗一般的忠诚,又能坚持多久?

    想到这里,木雕小白狗的眼珠子缓缓转动起来,露出如同人一般的期待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