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我把系统安排了 > 第十九章 鲜美的骨髓
    一条明亮的金黄色通道展现在一人一狗面前。

    这个通道很宽,大概有七米左右,为了方便车辆进出于农业区与食物冷藏区之间。

    大白抽动鼻子,一下冲进通道,向数米之外,一大片墙上的灰白印记,扑抓过去。

    范北赶忙打起精神,认真地看起大白的第一场战斗。

    战斗来得快,结束的也快,当范北刚刚看到那片墙上,有一团灰白之物正缓缓渗透出来时,大白狗爪上,已经闪过三道亮光。

    接着,灰白之物烟消云散,一大颗灰白色的核心掉落下来。

    大白连忙用狗嘴叼起,讨好地送到后面正在鼓掌的主人手中。

    范北停下掌声,连忙接过,低头一看,立刻惊喜地说着:“厉害啊,大白,果然是狗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你真没白睡十天,当时主人都担心你会一觉不醒。”

    大白立刻得意洋洋地人立而起,“汪汪”乱叫。

    “还可以吧,都是我那个狗头军师教得好,它真不愧是我最好的小伙伴。”

    范北点点头,附和道:“它对你还真不错。对了,大白,你那个小伙伴,到底是什么来历,现在能不能告诉主人?”

    大白立刻耷拉下脑袋,“呜呜”叫着。

    “还是不能说嘛?算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狗也不例外,主人不在乎你有多少秘密,只要你还是大白就好了。”

    范北一脸认真地摸着它的狗头,表情要多真诚就有多真诚。

    大白闻言,狗脸上闪过十分感动,将脑袋靠在范北的怀里,慢慢地点头。

    “嗯,对了,虽然你不能说它的来历,但应该可以告诉主人,它平时都能看到些什么,”范北认真解释着,“你知道的,人都是有隐私的,主人可不希望自己洗澡的时候,被人偷窥。”

    大白一听,立刻“汪汪”叫起来。

    “主人,它不能吃,也不能看,只能用什么精神感应四周,好像还有不小的局限。要是敌人力量太强,或是比它更高的存在,它就感应不到。”

    “呃,主人刚刚从外面买到书开始修炼,还很弱,那它肯定是能感应到主人洗澡的事。”范北皱着眉头,心下却是一阵轻松。

    现在看来应该是第一个可能最大,因为对方肯定比不上《系统之父》的存在高级,那就不可能感应到它在收纳物品。

    毕竟自己只是动一个念头,做事的可不是自己。

    这就是说,在对方眼中,自己只是一个废物主人,是一定要甩掉的累赘和包袱,所以才要诱拐大白离开自己。

    这很好,如果敌人小看你,那远远胜过它重视你。

    大白见状,连连“汪汪”:“主人,不要担心,下次你洗澡的时候,我再告诉它不要偷看就是了。”

    “神马,这么说,它真地偷看过我洗澡?”范北大惊失色。

    大白继续老实道:“是啊,它还告诉我说你腹股沟下面有很深的斑纹,一看就是曾经胖过,后来瘦下来后皮肤松弛所致。”

    “可恶……”范北一拍脑袋,心中真有一种掐死对方的冲动,恨不得立刻让它彻底消失。

    对方说的一点没错,他重生回这个身体时,是稍微有些超重,但自己坚持锻炼,很快就成了标准体型,甚至是肌肉男,不过一些痕迹还是留了下来。

    不过他随后反应过来,趁机问道:“那它还看到别的没有,主人可不想自己的情书也被它看到。”

    “呃,其他的东西,它没有看到过。它说自己还很弱,只能观察最重要的东西。而且它和我说,主人你就是个废物,连条狗的运气都不如,不值得再浪费它的力量关注……”

    大白说到这里,停下“汪汪”声,向范北露出一个讪讪的表情。

    范北表面上气急败坏,实际上却是松了一大口气,当然也不排除对方有欺骗大白的可能,还是要谨慎从事。

    不过目前,他还占据主动。

    想到这里,他将手中的灰白之核,装模作样的放入口袋,实际上闪过“收纳”的念头。

    “算了,我不能和一条狗计较,咱们继续奋斗吧,早点清理出来食物区,早点给你做好吃的。”范北叹了口气说着。

    “嗯,好的,主人,我这就给您前面开路。”

    大白摇动着尾巴,鼻子抽动,一路向前行进。

    范北看到这个细节,不由地有些佩服那个居心叵测的未知存在。

    先锻炼大白的感知能力,再给它修炼功法,如此有顺序的修炼,就可建立起对付邪灵的有效体系。

    不像自己,拿一本《系统之父》,只能自己摸索。

    算了,至少现在局面挽回来了。

    他这样安慰着自己,跟着大白一路前行。

    通道很长,足足有七百多米,因为食物冷藏区太过重要,所以建的最靠内,就是防备邪灵入侵,没想到天不从人愿,还是被邪灵侵入,而且是不惜代价的侵入。

    范北小心翼翼地走着,通道因为封闭太久,虽然空气通风还可以,但缺少维护,墙壁已经斑驳,不少地方的镀层已经掉落。

    说是铜墙铁壁,其实避难所的墙不可能全部用铜,只有最重要的几个区域防护,才会用全铜墙封闭,甚至再镀一层金或银。

    大白认真地嗅探着,那些镀层掉落的区域,更是它关注的重点。

    显然这几年跟着范北混的日子,也不是白过的,它一样记住了很多,只是以前不懂,也懒得学。

    范北很清楚,邪灵真想突破金银铜的防御,不是不能做到,但消耗极大,就像金银丝网,看似有着缝隙,它们身体看似无形无质,若想直接穿过,一样会有很大的消耗。

    一般情况下,只要没有太厉害的诱惑,它们都是会避开有金银铜防御的地方,或者就用水磨功夫,一点点的侵蚀。

    当然,如果它们发现侵蚀不动,就会避开这个区域;侵蚀不动有两个原因,一是太厚,二是它们在前面侵蚀,后面有人不停地修补……

    这也是他最后能在避难所里生存下来的原因。

    对于外面山谷中的邪灵来说,他就像一个包在重重骨头之中的骨髓,弃之可惜,实之咯牙。

    虽然美味,但付出的代价太大,就像人一样,啃完残肉就会丢掉骨头。

    他想到这里,突然升起一个念头:食物区里到底混入了什么东西,才会让邪灵如此不惜代价地侵入?

    比自己这个融合灵魂还要美味的东西,又是什么?

    他脑海中浮现一个画面:四年前,有一次农业区的培养槽里,出现一大批邪化作物,他在匆匆清理完那批邪化作物后,很快就进行了第二次收割。

    新鲜的水果蔬菜都要及时采摘冷藏,才能保持营养。

    他记得就是在这之后,有一批邪灵开始持续疯狂地侵入防备森严、位置最靠内的食物区,根本无法抵抗,最后他不得不彻底封闭通道,与之隔离。

    现在看来,问题肯定出在那批收获上,结合这两天收获的灰白之核,他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莫非是有邪化作物的果实,因为他一个人处理的缘故,没有被仔细分辨出来,混了进去?

    而那东西能起到和灰白之核类似的效果,对邪灵来说就是大补品。

    范北带着这样的想法,看着大白一路上,又消灭了七只邪物,而且每只邪物都掉落一个灰白之核。

    当然啥也不懂的大白,自然是全数上缴。

    最后一人一狗终于来到食物储藏区的大门前,这是一扇镀金的铜门,可见重要程度,只是上面已经出现不少破损,露出铜底。

    他要再次开门,而这一回,他需要做的准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