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我把系统安排了 > 第二十二章 疯了
    “真是厉害,你交的这个小伙伴真不错,没白交,你们两个以后要好好相处,以后战斗的时候,可以带上它。”范北一脸感叹状,十分惊喜地说着。

    大白立刻得意地“汪汪”叫着,在说:“我大白交友的眼光,肯定是不会错的。”

    “好,主人这就给你去做饭,你先休息一晚上。”

    范北说完,先去主卫,准备洗澡,好将自己彻底清理干净。

    同时将换下来的脏衣服泡进洗衣机里,加上消毒液,自动清洗。

    温暖的水花从喷头中淌出,浇在身上,只觉得阵阵清爽。

    洗衣机“轰隆隆”的声音,让他感觉自己仍旧坚强地一个人活着。

    范北一边冲着温水,一边开始总结这次战斗的经验。

    幸好没有披着金甲出去,不然的话,这回还真躲不开那次群攻,落一个和大白相同的下场。

    之前做准备时,有想过要穿上那身金甲,然而一个念头,还是放弃了。

    近代战争中,为什么盔甲会被迅速淘汰……

    因为再厚的盔甲,也抗不住近代枪支的火力,这种情况下,还不如寻求灵活性,至少可以躲得快点。

    然而到了现代,防弹衣又出现了,是因为更好的材料可以抵抗住许多小口径火力,甚至外骨骼装甲的概念也提出了。

    他要面对的食物区邪灵,那身老版本的金甲,是防护不住的,只能对付一些弱小的邪物。

    得抓紧将买来的那些书都看了,早点了解外面最新的辟邪知识。之前时间紧张,只学了《狼威驱魔拳》,其他书只要扫过几眼,还没有认真看过。

    得看看出没出新的金甲,另外还要将大白的甲胄问题放到计划中去,若是它有一身足够坚固的狗甲,兴许这一次就不会受伤……

    洗澡之后,范北立刻去做饭,路过客厅之时,瞟过一眼,发现大白正赖在狗窝前打滚,嘴里还在“呜呜”叫着。

    “不行,吃过饭再去。不,主人说了,明天再去。”

    不用猜,肯定是那条木雕白狗辛苦给它治疗之后,催促它继续奋战,打怪升级,而这家伙习惯性拖延。

    它毕竟只是一条狗,还有自己这个主人可以依靠,自然有心情偷懒;而自己,现在却无处依靠,一个金大山,现在连一个金土堆都不是。

    范北开始在厨房里忙碌,土豆炖肉做过了,这回换一个菜,肉炖土豆……

    而在这时,外面客厅内,木雕小狗继续洗大白的狗脑子。

    “你可不要偷懒,刚才没看到么?我明明给你瞬间治好伤,你那主人,竟然只是感叹惊讶几句,都没有别的举动,这是为什么?”

    “那是主人信任我。”

    “扯淡,这是因为他有更大的盘算。正是因为他想要谋夺你的系统,这才不会将我显漏的这点本事放在心上,或者他就想各个击破,先搞定你这个沙雕,再来搞定我这个聪明人”

    “呃,小白。我突然想起来,主人曾经说过,有一种病叫受迫害妄想症,我越想越觉得你很符合这个症状,你现在就需要治疗啊。”

    “……”

    “你怎么不说了?”

    “不要和我说话,我想静静。”

    “切,明明就是你一直在找我说话好不?我一直都在等着吃加州牛肉。”

    …………

    364号避难所东北方,直线距离143公里外的铜堡。

    这是一座全封闭式的铜制建筑体,有着高耸的穹顶,还有浇灌而成的厚厚铜质地基。

    面积足足有和平时期省会城市的一个新建小区那么大,建造难度和建造成本可想而知。

    就在这个铜堡小区内,有一处灯光明亮的房间。

    房间内铺着绣有神秘花纹的地毯,墙上贴着许多画像。

    画像中的内容,很多都是奇形怪状,无法详细描述的东西。

    一个瘦小的男子,站在一张檀木桌前,和后面坐着看书的郎生说话。

    “大哥,您真要将堡内房子租金,降到原来的一成么?您是不是再想想,这样一来,兄弟们的吃喝可就成了问题。”瘦小男子苦苦劝道。

    “二子,你们还有的吃喝,堡内很多人只能靠吃糠度日,想起这个,我这个铜堡商会首领,心中有愧啊……”郎生摇头叹气,却看到那个瘦小男子一脸诧异的样子。

    他挥挥手:“下去吧,以后你就会明白的。”

    二子摸着脑袋,叹着气离开了。

    自从去了一趟364号避难所,本来黑得那些人让大家都很高兴:一些市面上没人要的破书就换到100公斤的黄金硬通货,简直就是一群真印第安人。

    然而后来的事情却变得让他无法理解:

    先是大哥突然说要做个狼外婆式的好人,要公平买卖,将黄金还了一大半回去,又给了人家最好最新的功法;接着商会副头领突然纠集心腹谋反,半路设下陷阱,害死几个兄弟。

    大哥还是大哥,果断镇压下去,手段还比往常更狠了。

    可是他回来之后,却要修改商会章程,说什么要“让利于民,与民同乐”。

    难道副头领之所以谋反,就是因为预见到肯定会有这一天,所以提前下手?

    …………

    看着二子离开时展现出来的状态,郎生放下书,托着下巴,认真思考着。

    自己的转变还是有点太过突兀,万一被人猜出我有了金手指,岂非人人来抢?

    可是不转变快也不行,要是按以前的做法,恐怕到死也激活不了这个“好人系统”。

    一点点的改变,速度太慢,弄不好就过了隐藏的激活期限,前面那7万多人,应该就是这么与好人系统失之交臂的。

    有系统,激活不了,也是让人烦啊!

    最后他狠狠地将书摔在桌子上,站起身来,看向窗外。

    这个房间,是铜堡的最高处,从穹顶吊下来的,在70米的地方。

    整个铜堡内建设了20栋楼房,每栋楼房23层,一层4户,每户能容纳10人居住。

    再加上其他一些平房,一共能容纳2万多人,现在已经有一万多幸存者入住,拥挤是拥挤,但是安全。

    这就是他的铜堡商会……

    二子离开首领办公室后,就七转八饶,来到一栋楼房内的某个地下室内。

    里面灯光昏暗,地面肮脏,全是烟头,烟气缭绕,没有开窗,气味很是难闻。

    此时房子里已经坐着一些人,其中不乏被郎生刚刚救下的人。

    见瘦小男子进来,众人纷纷围拢上来,一个个眼神中带着焦灼。

    “二子,大哥怎么说?还是要坚持给那些穷光蛋好处?”

    “大哥说了,不忍心看着堡里那些穷人每天吃糠,所以坚持要将房子租金降低到原本的一成。”二子叹气道。

    “什么?”一群人纷纷不满起来。

    “他们不要吃糠,难道要我们这些经常冒死外出的人吃糠不成?”

    “就是嘛,副首领明明都定好的规矩,每天的租金,恰好能让大多数穷棍们的工作收入,有九成重新回到我们手中,再加上他们的饭钱,等于让他们给我们白做工,还说不出别的话来。这是多么巧妙的设计!”

    “对啊,对啊,要是真降低到原本的一成,那些穷棍就能有积蓄,有了积蓄他们就有能耐跟着外面来的商队走人,这还能行?”

    “没错,他们收入高了,我们收入肯定会低,还怎么养女人?我那七八个小妾,难道都要遣散不成?”

    “你又在吹牛了,上回你还说腰疼,让我给你找点能强肾的丹药来。”有人趁机取笑。

    但是多数人还是牢骚满腹,怨气冲天,眼神漂移,似乎在想着什么。

    一阵喧闹之后,终于有人提到之前的叛乱。

    “难怪副首领想要造反,当时我胆子小没敢加入,现在想来,副首领还是看得远,早知道大哥不适合再带领我们了!”

    “那你有什么办法,副首领也是傻,太心急了,若是早知道大哥会这样干,我也跟着他干了!多等会,多找点人加入,兴许就成了。”

    “小声点,你们不要命了?”有人害怕道。

    “谁会告密?谁觉得外面那些穷棍该多吃多拿,我们该少吃少用的,站出来?”

    “就是嘛,也不知道大哥图什么?他以为这样施恩于那些穷棒子,那些人就会感激他,为他卖命?到头来,卖命的还不是我们?”

    “大哥肯定是疯了。”

    “疯了。”

    “要是他没疯了?”有人突然幽幽地说了一句。

    “难道是?”很多人眼神闪出亮光。

    “不可说,大家心里有数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