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我把系统安排了 > 第三十三章 会面
    仆人嘛?

    范北真的很佩服这个上门推销的家伙,能如此精准地把握到自己的需求。

    对方应该知道自己刚刚得到修炼方法,现在最需要时间修炼。

    一个仆人,不,是多个仆人,而且是绝对可靠的仆人,的确是自己目前最需要的。

    但是,对方要用什么方法保证仆人“绝对可靠”?

    于是他就直接问了:

    “那么,你们该如何保证这一点?”

    “当然是契约,有着我们大老板私章的契约。只要双方签字,就一定会遵守上面的条款。”谢波很是认真地说着。

    范北惊讶道:“大老板,你们的大老板又是谁?祂的私章,能有这么大的威力?”

    “我们大老板的名字,不可随意说出口,只会在最重要的地方出现,”谢波眼神之中出现一阵狂热,“祂是这个宇宙最神秘、最高贵的存在,祂的出现,将引领我们走向最光明的未来,只有投入祂的怀抱,我们才能战胜阴影中的邪灵,未知中的不安,得到心灵的安宁。”

    哦,知道了,你们大老板就是小白的超级加强版……

    小白,你不行啊,一只狗都忽悠不住,瞧瞧人家,都忽悠起一支商会。

    范北不由地想起自己的本职,深感压力,自己的系统制作者身份,才是这个宇宙最神秘,最高贵的存在。

    只是现在,还要受迫于一个小小的商队,距离“名副其实”,更加任重而道远。

    范北转着念头,同时回答道:“如果你说的一切为真,那我倒很有兴趣。不过你怎么保证,契约上没有陷阱?”

    “如果您担心有陷阱的话,这个很简单,您可以用您那条狗的名字签字……很多新客户,我们都建议他们这样做,”谢波微微笑着,似乎并不动怒,“大老板说过,要学会忍受新客户的不信任,这是他们应该有的权利。”

    哎呀,感觉有点对不起大白的样子,嗯,那干脆用小白的名字好了……也不行,这不是让那家伙白白多了一个帮手。

    决定了,就用铁蛋的名字。

    铁蛋是大白的玩具,大白是我的宠物,也能有制约力。

    范北很快做出决定,一方面他的确有这个仆人需要,另外一方面,他也想知道,对面到底有何种能力。

    如果他们真是蕴含恶意的话,这些防备邪灵入侵的金属门墙,可是阻挡不了他们。

    与其激怒这些家伙,不如先进行贸易,争取发育的时间。

    而且自己不方便再炮制一个好人系统出来,事情可一不可再,再来一次,聪明人都能猜到避难所本身有问题。

    于是他便说道:“好吧,具体该如何交易?”

    “很好,范村长,您做出了一个绝对明智的决定,您将来一定会无比庆幸的,”谢波先是夸耀了一番自己,然后道,“交易流程很简单,您选择想要的仆人种类,然后我会让他们出来,让您挑选,选中后,再将相关的契约文本发给您,让您那条狗按下爪印。然后我会让该仆人进入您的避难所试用一周,之后您再根据试用情况付款或者拒绝,只需要支付一周的工钱即可。”

    “看来你们很有自信。”范北想了想,流程无可指摘。

    “那是当然,毕竟我们的靠山,可是凡人无法想象的。”谢波自信道。

    “好吧,我需要一个家务仆人,能够洗衣做饭照顾宠物的那种。我会派出一辆遥控小汽车,你们将合同放在上面,如果合同没问题的话,我会开启大门,让人进来。”

    “范先生的小心谨慎,是这个废土世界生存的良好品质。我个人表示十分钦佩,”谢波微笑道,然后他侧侧脑袋,拍了拍双手,似乎在对着耳机说着,“好了,现在请我们家务仆人登场,供雇主选择,这一种类的仆人,您可以有7个选择。”

    三分钟后,第一个家务仆人走到大门摄像头下。

    他是个老年男子,大概50多岁,一脸皱纹。让范北震惊的是,对方也是正常地暴露在空气之中,并没有像铜堡的人穿着一身厚铜甲。

    “他擅长多种菜式的烹饪,有着四星酒店大厨级的水准,为人耐心,对多种家务都非常擅长,也很得宠物们的喜爱。”谢波简单介绍道。

    接着是第二个,一个中老年妇女,脸上有一道疤,下巴很尖,相貌一般。

    “她为人非常勤快,对家庭卫生的清洁很有一套,但脾气略微有些急躁。”

    当看完第7个人时,范北刚想点头决定其中一人,这时一旁使劲趴在椅子上,偷看监控屏幕的大白突然“汪汪”起来,使劲摇头,一脸不满的样子。

    他听了听,当下满脸尴尬。

    “咦,难道您的宠物对此不满意么?”谢波自认为非常擅长观察客户的表情,他明明看到对方已经决定下单了,怎么突然又要改变主意,莫非自己又确定错了雇主?

    “没事,不用理会那条傻狗。这里我做主。”范北强硬道。

    真要是听这个傻狗的话,非坑了自己不可。

    大白顿时垂头丧气,耷拉着脑袋。

    “那好吧,不知您要选哪一位?”

    “我就选第一位老先生大厨吧。”范北认真道。

    做饭最耽误精力,每天至少消耗2个多小时。

    至于洗衣打扫,反而几天一次就可以,而且也没什么技术含量。

    “嗯,好的,我这就将合同给您预备好。”谢波深深鞠躬道。

    ……

    10分钟后,选好雇佣人员的范北坐在主控室内的一处旋转坐椅上,认真看着手上这份长达25页的合同。

    合同太详细了,详细到他有点头疼的地步。

    这是看到第一眼后,他生出的想法。

    “劳务合同种类:家庭杂务仆人雇佣试用合同。”

    “第一:仆人工作范围的规定……”

    “第二:仆人守则,不得伤害主人以及与主人有关的人的利益,不得……”

    “第三:雇主守则……”

    咦,很合理嘛,为什么郎生当时要说,银城商会的人会把人抢走当奴隶卖,只看合同并不是这样。

    当他看到最后的时候,才恍然大悟。

    “合同付款方式:试用期的一周工资固定为10块白银商会发行的标准银币。正式雇佣分为一次性买断和分期付给。两者的价格分别如下:该水平的仆人一月薪水为(30块)标准银币,一次性向白银商会支付(10)年的工资,就可以终身买断该仆人;”

    “或者按月雇佣,只要每月将工资转交给白银商会当地驻点亦可,但合同开始至少需要雇佣一年,后面可以按月支付。”

    “备注:30块标准银币兑换10克黄金。”

    原来如此,前面规定的再好再细致,涉及到钱财分配,就暴露出原形。郎生还真没有冤枉他们,果然是在卖人。

    因为付款中,根本没有提到将工资给仆人本人,黑,真黑。

    雇主付出工资,仆人得不到,那雇主还要包食宿,另外仆人没有工资,能认真干活么?

    最后范北看到要签名的地方。

    “甲方签名/盖章:(),乙方签名/盖章(谢波),担保人:(#¥#@¥!)。”

    担保人的地方,是一个繁复的图案,不是汉字,更不是英文。

    仔细一看,是由一些黑色直线,与绿色或红色的曲线相交而成,有些熟悉,但一时又想不起来在哪里看过这个图案。

    “好吧,这我就放心了,”范北点点头,对着大白道,“把你的铁蛋弟弟拿过来。”

    大白本来正赖在地上打滚,听到这里,怏怏不乐地起身,转头向西边跑去。

    大概过了5分钟,它用嘴巴吊着一个小竹篮,篮子里装着那个常玩的铁球。

    范北抓起铁球,在周围找了一盒印泥,然后在上面印了一下,最后在空白的甲方那一栏里,端端正正地盖了一个圆。

    “以后这就是你铁蛋弟弟的仆人了,你可不要为难人家。”范北盖章之后,语重心长道。

    大白无可奈何,只能点点头。

    弄好之后,他就将合同用遥控机器人送出去,然后缓缓开启避难所大门,露出后面的通道,通道只有100米,后面还有一扇门,这一扇门就没再开启。

    谢波脸色微微一笑,立刻明白范北的意思,于是他只让那个50来岁的大厨,自己走进大门。

    如其所料,在大厨走进去之后,大门再次关闭。

    谢波微微摇头,在避开摄像头的地方,撇一下嘴角:“无聊的防备。”

    范北通过监控系统,利用通道上的喇叭,指引那位大厨前行。

    在他的指引下,对方足足用去20多分钟时间,七转八绕,才走到之前的十字走廊。

    然后对方一路向西,最后在主控室内,范北五年来,再次与其他人面对面的接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