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我把系统安排了 > 第四十章 放下
    说是维护,其实和新造一个系统的流程没什么区别。

    因为之前这个好人系统就只是一个名字,外加一些自我介绍,还有自带的系统基础智能。

    打开第三页后,范北心念一动,闪过一个“维护”的念头,一堆系统制作的选项依次出现。

    “嗯,类别(武侠),系统倾向(正),分成比例(百分之五),系统选项,先给一个‘任务引导’,其他的有钱了再说。”

    按照刚才制作新系统的提示,这些东西最多只要消耗1000点精神力就够了。

    他这样想着,就要开始向里面逐一添加选项,突然一个提示从该系统页面上闪过。

    “警告,系统制作者的实力,远远低于好人系统的当前宿主,该次系统维护无法进行。”

    范北看到这里,只是微微一笑,自己早在制作这个标题系统时,就想到了这一点。

    他念头又是一动,“激活”,该系统页上闪过新的提示。

    “系统自我介绍中的隐藏内容已经激活,正在传递给宿主。”

    …………

    铜堡。

    深夜,万籁俱寂。

    大部分人已经入睡,而这个定居点的最高管理者,却在那里辗转反侧。

    郎生当然不是因为迟迟不能激活系统而睡不着,现在他已经发现了系统的真正用处。

    能帮他与那些神秘未知的存在自由交流,可以说就算一辈子无法激活,他仍旧会坚持做个好人,防止系统解绑而飞……

    只是他睡不着觉的原因,恰恰与新发现的优势有关。

    “孙先生,已经大半夜了,你总得让人睡觉吧?”

    “那不行,你今天的‘心经’还没听完一百遍,我不能让你睡……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我已经很空了……咱们只是合作演戏,合作早就结束,该给的报酬早就祭祀给你了,你不能这样,天天这样,谁受得了?”

    “不,不,我现在不是和你演戏,我是真心要做齐天大圣。”

    “呃,那你做你的齐天大圣,不用找上我,更不用天天在我耳边念经。”

    “你当时祭祀我的时候,就说了‘齐天大圣,慈悲无边,显化众前,度尽愚顽’,我现在就得度人才行。什么时候这世界再没有顽固不化的愚人恶人,我就能真得归位成佛。”

    “我已经是个好人,不用你再度了。”郎生郁闷道。

    “那不行,能和我无伤交流的只有你,我现在只能拿你练手。虽然还有一个家伙可以交流,而且够恶够狠,但我还度不了它,得在你身上多积累点经验才行。而且,你真是一个彻底的好人么?不见的吧?”

    “呃……”郎生无话可说,他现在只是一个系统驱动下的“好人”。

    “施主,您就悟了吧。你们人类的先贤说过,有过执着,放下执着,有过牵挂,了无牵挂,真正放下,方能真正得到。”

    “我,我……”郎生闻言,顿时心中骇然。

    果然是神秘存在,虽然对方不可能知道系统的存在,但仍旧能感知到自己有着莫大执念。

    怪不得总有人告诫,千万不要自以为能操控这些邪潮中的隐匿存在。

    人类根本操控不了祂们,在祂们面前,人类的那点思想就像蚂蚁一般简陋,无非饮食男女,传承香火而已。

    他和对方合作的时候,哪里会想过有今天的情形?

    哪里会知道一个看似最低级的一个骗子,摇身一变,竟然真要去度人成佛?

    只是第一个度的人,却是他自己。

    等等,我明白了!

    他突然想到一事,心中狂喜,随后又平静下来。

    怪不得那么多人都会失败,刻意而为,又怎么可能符合系统的真正要求?

    正如这个家伙所言,只有真正放下,才能真正得到!

    只有做真好人,才能得到真系统。

    而在这时,一个系统提示音突然响起。

    “先赎罪,再做人。”

    听到这里,他再无杂念,从床上翻身而起。

    “施主,您这是要去做什么?”

    “去放下。”

    郎生起床后,就走出自己的房间,进入一部电梯,电梯一路向下,来到负三层。

    他七转八绕,最后来到了一处森严的地牢前。

    通过三重检验后,他最后用瞳孔和指纹,打开门锁,走到最后一间。

    这里被关着一个老头,一个双腿残废的老头。

    老头正在酣睡,然而他一来,老头立刻就醒转过来,强行盘坐在床上。

    他眼神瞪着郎生,恨恨道:“哼,我以为你要再等几年,至少等到你控制的人将核心技术全部掌握,再来处理我的。”

    “不,你错了,我是来放下的。”

    郎生一脸慈悲状,摇头说着。

    “放下,真是笑话,你这样的强盗,这样的恶人,也会放下?你能放下什么?”老头气极反笑。

    郎生没有辩驳,而是挥起右手,对准自己的右腿就是狠狠一击!

    他只听耳边,隐隐响起一个“卧槽……”的声音。

    “咔嚓”一声,他一头栽倒在地。

    然而这并没完。

    他趴在地上,左手举起,又是同样一击,只是目标换成左腿。

    “好了,双腿还给你了,明天我就会把这里也还给你们。”

    地牢里的老头早就看得目瞪口呆,嘴巴大的能放下一个灯泡。

    “你,你是中邪了还是发疯了?”

    午夜梦回,身为铜堡真正建设者和第一任管理者的他,曾经设想过自己千百个结局。

    最好的结局,就是那个神秘的出身之地,会派人过来救他,将这个花费巨大投资建设的定居之地,继续让他管理。

    最坏的结局,自然就是被这个蛮横的强盗直接杀死,连同地牢里关押的同伴一起。

    然而几年过去,他一直没有等到救援,或许那些神秘人的目的,只在于让文明重建,并不在乎由谁来掌握这笔巨大的财富?

    而那个强盗也一直没有杀他,只有偶尔出现运转故障时,派人来询问相关处置方案。

    他不能不回答,因为不回答的下场,就是同伴受苦。

    这个强盗还有点人性,没杀他的同伴,不,应该说对方城府太深,很清楚留的同伴越多,自己的牵挂就越多。

    只要同伴还在,他就不可能看着这处铜堡停转,也不敢动什么手脚,因为那样的话,那些好不容易逃过一命的同伴们,都会死在邪潮里。

    他唯独没想过,这个当初借着机会,靠着武力和心机抢走果实的强盗,会翻然悔悟,要将这一切都还给他。

    然而老头想了一阵,很快就冷笑一声。

    “不要装好人,玩苦肉计,你是想知道我身上更多的秘密吧?可惜,我是不会告诉你的。我死也不会告诉你那些技术是从那里来的,那些建筑材料又是怎么凭空出现的。”

    他就算以前还有些天真,还对废土人性抱有希望,现在也早就看透了,完全是力量和利益来决定着新秩序,没有以前的半分人性,更别说道德底线。

    郎生刚想继续说些什么,突然一个新的声音响起。

    “好人系统已激活。”

    他立刻将之前的话抛之脑后……终于激活了!

    果然没有白辛苦一场,我要赶紧回去,我要大干一场,我要成神,我要做祖!

    等等,问题是,现在自己该怎么回去?

    这是秘密监牢,看守人员还在三层门禁之外,绝对禁止他们进来这里的,就是怕有人和这个老头发生联系。

    算了,爬回去吧,自己亲手断的腿,含着泪也要爬回去。

    他开始拼命往回爬。

    这时,“孙先生”的声音再次在他脑海里响起。

    “佩服佩服,施主,你的悟性真是超乎我的想象。不过,你这样就放下了?你真能舍得这样大的家业?”

    “放下什么?我说过什么?”郎生反问道。

    “你刚才亲手断腿,还说要把这里都还给人家,不会忘这么快吧?”“孙先生”诧异道。

    “呃,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一切皆空,我刚才说过的话,自然也是空的,只可惜,这断掉的腿,却是实实在在的,真疼。”郎生摸着双腿,十分惋惜道。

    孙先生:“……”

    地牢深处的老头,看到这一幕,却是摇头冷笑:“果然如此,不过是亏心事做太多,生了噩梦,来我这里赎罪而已。心安之后,还是该干嘛干嘛。”

    郎生却是根本没时间再理会这两个家伙,一边努力向外爬,一边查看激活后的内容。

    “‘任务引导’已上线。

    任务一:守护。

    无限循环任务。

    使用精神之核或其他类似物品,兑换力量,守护善良。

    任务二:日行一善。

    无限循环任务。

    每日做一件好事。

    奖励:获得微弱的力量,提升自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