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我把系统安排了 > 第六十五章 失望
    闲谈之中,范北了解到林中石出身北地,是一个大财团掌控者家庭出身,只是不受家里人看好,在得到一些基础支持后,就被外放自由发展……

    妥妥一个豪门庶子的主角模板,不过范北并不觉得太过巧合。

    因为这是废土世界,每个势力为了防止资源分散,肯定是要用在最有价值的人身上。

    就像中世纪欧洲,没有继承权的贵族子弟,同样是得到一些基础支持,受过一定教育,给少量启动资金后,就走出家门自己奋斗,大部分人都没有机会和继承者平分家业。

    林中石显然也明白这些,言谈中对自己的遭遇并没什么怨恨,只是偶尔有些不甘的意味流露出来。

    范北也谈及自己的经历,普通出身,父母幼年离异,不知所踪,8岁那年,他一人被带到这个避难所中,跟着避难所的人长大,然而五年前,最后几个同伴也离去了。

    “范先生,真的好可怜。”林小绿,扎着双马尾的那个女孩,听到这里,双眼浮现母性的光芒。

    “范先生,的确很幸运。据我统计,有过十几例类似情形,但最后营救时,都只发现了一两个发疯的幸存者。”林晓虹一板一眼地说着。

    “那可能是因为我还有一条狗的原因吧……”范北摸着旁边大白的脑袋,微微笑道。

    大白立刻抬起头来,趾高气扬,顾盼自雄。

    “嗯,这应该是主要原因,”林晓虹点点头,一本正经地分析着,“很多孤寡老人,就是靠着宠物度过几年甚至十几年的一人生活。”

    会议室内,顿时陷入一阵沉默。

    范北笑了笑:“好了,大家也算认识了,那就开始谈下正事吧,不知贵方,想要如何与我们合作?”

    林中石没有说话,而是目视林晓虹。

    林小绿的眼光,已经转移到大白身上,但又不敢去逗对方,只能拿眼神去瞟。

    林晓虹打开随身携带的一个公文包,将一份文件拿了出来,站起身来,双手递给范北。

    范北起身双手接过,坐下低头看向文件,就听对方开始讲解道:

    “范先生,我们希望在您避难所山谷的北面,那处公路拐角的地方,租用一块地皮,然后建立我们的商队据点……”

    听到这里,范北心中闪过一丝好感,直接问道:“那处地方,并无人占据,你们为何要向我租用?”

    “哦,看来您果然是封闭了太久,”林晓虹耐心解释道,“10年前,灵质世界内爆发了一场大战,参战双方不明,只知道是那些未知的神秘存在。战后出现一个协定,祂们默认10年前就建设完毕,并且还有人继续存活的人类定居点,继续占有一定的土地。”

    “定居点附近50公里的土地,属于定居点的掌握者所有,可以自由建设,如果两个定居点重叠,由双方自己决定范围,您这里周围100公里内都没有其他定居点,所以拥有最大范围50公里的自由建设土地。”

    “如果在属地之外建设新的设施,必须得到祂们的许可,否则的话,就会遭受到高阶邪灵的攻击,相信我,那是人类绝对无法抵抗的存在。”

    果然,这就是秩序,哪怕是再差的秩序,也胜过彻底的混乱,难怪一直没有碰到很厉害的邪灵,这就是原因所在。

    不过,那些未知存在肯定不会干涉人类自身对定居点的内部争夺,就像之前那些想要谋夺这个避难所的人一样。

    “原来如此,没想到我一个孤家寡人,以前朝不保夕,现在居然都成了有着7850平方公里的领主,”范北自嘲道,“放在欧洲中世纪,大概能比上一个伯爵领了。”

    “范先生还真是博学,”林晓虹眼神中闪过一丝欣赏之色,“我们希望一次租用50年,每年租金比照附近定居点的市场价格给付。”

    “很合理,很公平,这个条件我答应。”范北点头道。

    “范先生,你真是一个慷慨的好人,”盯得大白直发慌的林小绿,听到这里,高兴道,“之前石头哥哥还说要拿出让你不能……”

    话没说完,她嘴巴就被旁边的林晓虹,拿起前面摆着的一个西红柿堵上……

    呃,自闭太久,果然不适合谈判,范北拍下脑袋,还是要找专业人士辅助。

    “嗯,既然范先生答应下来,那我们接下来的事就好谈了,一切都在文件之中,您慢慢看。”林晓虹就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那样,挺立着身体,一本正经地说着。

    范北继续看着文件,这是一份合同。

    内容很简单,就是租赁一块地皮,乙方也就是承租方保证不违背出租方的利益,只会将租赁土地用于合同规定的用途……

    建立仓库、住房、发电站、通讯点以及其他合理设施等等。

    看过之后,他浏览到合同的最后。

    “咦,你们这个合同,怎么没有中间担保人?白银商会的合同,似乎都有一个担保人。”他再次疑问道。

    这次是林中石开口回答,他语气缓慢道:“如果使用他们那种合同,就意味着我们承认了那位担保人的权威和制定的规则,要受到他的潜在影响……”

    果然如此,就知道签订那种神秘合同,会有隐患。

    范北恍然,对之前的谨慎表示庆幸,那时候他可是没有绑定《系统之父》,灵魂还没有对这些神秘存在的抗性。

    这里,林晓虹狠狠地瞪了林小绿一眼,后者莫名其妙,一脸无辜的样子。

    范北倒是明白为什么,对方这是担心自己借机要求更好的合同保障,比如让对方说出那个条件……

    但他笑了笑,并没有额外提出要求,而是认真道:“我与白银商会合作过两次,他们台面上的信誉还是很好的。我希望咱们双方能够签署他们那种合同。”

    他这样说,自然有深意。他不担心对方玩弄小手段,只担心对方将自己当成异类,大军压境,那他真得只能一人一狗,外加一球,出去打天下……

     在外面就不需要遵守别人的规则么?在没有强大到自己制定规则之前,还不是一样。

    而他现在已经不畏惧,那些未知存在所谓的潜在影响了。

    林晓虹看向范北,眼神中流露出不加掩饰的失望,随后点点头。

    范北看到这里,翻个白眼,你失望个毛线,范某家大业大,不是你们这种流浪户,一个地方待不住可以随便走人。

    林晓红接着换了一份合同,重新递给范北。

    内容和上一份一致,只是这份合同上,就有了担保人那一栏:上面有着那个熟悉的图案,由一些黑色直线、绿色或红色的曲线相交而成。

    “这个图案,我总觉得有些熟悉,不知道几位能否和我解释一下?”范北询问道。

    “范先生毕竟年幼就进了避难所,这个图案,是股市中股价走势图的缩小版。”林晓虹淡淡道。

    范北顿时无语,白银商会的靠山,还真是接地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