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我把系统安排了 > 第六十八章 小丑
    白银城。

    当范北坐着谢波的车,行驶了三个多小时后,终于在地平线远处,看见一座散发着银光的巨大圆弧。

    它就像雨后彩虹,横跨在地平线之上,唯独不是七彩,而是银白色的。

    城如其名。

    越靠近城池,公路路况越来越好,车辆还有行人逐渐增多起来。

    道路两边能看到很多刚刚收割完小麦的良田,不少农民正在辛苦地播种玉米,他们面色木讷,手脚却很是勤快。

    那些行人,同样不着甲胄,大多数人骑着自行车,少部分是摩托,更少的人,才开着汽车,傲慢地越过其他人。

    当大吉普开过来时,迎面而来的车辆行人看到后,纷纷靠边,尽量让出路中心的位置。

    但谢波没有去路中心,仍旧沿着原来车道在前进,而且将车速开始降低。

    他们是从北面入的城,那里有一个很宽阔的城门口,城门口有一队人在值勤。

    城墙则是半圆球的弧面,上面有着不少孔洞,那些孔洞似乎是一个个防御阵地。

    值守城门的人,见到大吉普过来,纷纷鞠躬。

    范北看到了谢波在这座城市的威势与地位,大概这就是对方亲自带他过来的原因之一吧……

    车速完全慢了下来,以20到40之间的速度,缓缓进城。

    谢波也开始向范北介绍着这座城市,语气中充满自豪:

    “这座城市,是我们大老板在8年前亲自设计并且督造完成,每一块土地都有着最佳的利用方式,城市以圆环分区,一环套一环,共有四环。”

    “最外层是平民区,次一层是青铜区,再里一层是白银区,最中心的则是黄金区。总人口超过150万……绝对是千里之内,首屈一指的大城。”

    “共有8条街道,将圆环均分成16个扇形……”

    范北一边听着介绍,一边看着车辆驶进主干道,远处似乎又有一座关卡,还有一堵银白色的高墙。

    路面通体银白,极为干净,连一张废纸都看不到。

    两侧是商店,商店后面是整齐却又拥挤的居民区,一层挨着一层,几乎没有多少空隙。

    看来这就是平民区了,他心中想着。

    他好奇地看向那些拥挤的平民区,只见不时有人步履匆匆地走过。

    从那些人脸色来看,不少人面有菜色,似乎与第一大城的面貌有所不符,不过路面之上,倒没看到任何衣衫褴褛的乞丐,还有流浪者。

    而后者却是大城市中很容易看到的景象。

    “我们这里有着最公平最严格的管理制度,”谢波解释道,“只有勤奋干活的人,才能得到上升机会,才能吃饱穿好。那些瘦弱的家伙,都是一些偷懒耍滑的家伙。”

    范北点点头,随后赞扬道:“我看你们城市里,似乎没有一个乞丐和流浪汉,果然是治理有方……”

    谢波却用奇怪的目光看向他,然后缓缓道:“那些家伙,都在当仆人,嗯,就是您用合同雇佣的那些。”

    范北脸色一变,顿时明白过来,这可不是治理有方,而是强制劳役。

    谈话间,车辆来到那处关卡,值守之人仍旧是鞠躬行礼,自然放行。

    后面自然就是青铜区。

    这里的人们,就显得气色好上很多,衣服干净,举止之间,开始有了体面。

    主干道两侧的小区里,出现一小块一小块的绿地,有一些简单的娱乐设施。

    然后又是一道关卡,连着又一道银白之墙。

    进入这道关卡后,大吉普的速度就彻底放慢下来,不过5公里的样子。

    范北看着外面,这里就是白银区。

    只见这里的人,个个有所矜持,步履之间,十分稳重,似乎都有着很体面的工作。

    小区相当豪华,绿地面积很多,而且还能看到幼儿园、诊所等伴随设施。

    最后大吉普从主干道下来,进入一条次干道,行驶出一段距离后,在红色栅栏围起的一栋7层小楼前停了下来。

    谢波带着两人一狗一球,走进这栋楼的一层,将他们分别安排在三个房间内。

    “范先生,这里就是我们的迎宾楼。根据客户在我们白银商会的VIP级别不同,享受不同的楼层和房间待遇。您选择观看明天的对决赛,我们赠送您一年期的VIP会员,当前您就是1级,可以入住一层,享受一层的所有设施。至于如何晋升,之后送给您大礼包的时候,会附送相关说明。”

    谢波最后解释一番,然后给他一张入场券,印有一座大竞技场的标志,还写着“364号定居点,所有人,范北先生”,最下面是一个熟悉的图案花纹,正是那个合同担保人的图案。

    范北看着分配给自己的房间,房间奢华,不亚于前世四星级酒店水平,独立卫浴,一个客厅还有一个大卧室。

    谢波离开后,不多久,就有人敲响他的门。

    范北开了门,只见进来一个漂亮的服务员,她捧着一个精美包装的盒子,还有一份精致的卡片,递给范北。

    他谢过对方,拆开盒子一看,竟然是一瓶白酒,5年份的“白银”牌纯粮酿造……果然是精美大礼包。

    然后看了下那张卡片,V1到V2,只要达成双方年贸易额50万银币以上就可以,V3就要200万,V4就多了其他要求。

    范北不太感兴趣,很快把大白和铁球带到自己房间,至于何西西,还是一个人住。

    …………

    第二天,8月10日的早上8点。

    有人前来领着迎宾楼的宾客们,去观看对决赛。

    时间定在上午10点举行,位置就在城中心黄金区的大竞技场。

    在出去的时候,范北看到了一个熟人——郎生,对方正和一个瘦小男子说着话。

    对方也看到了他,朝他点点头,笑了笑就坐上了一辆车,瘦小男子赶忙跟上。

    范北同样致意真挚的笑容,目视对方离开后,转身坐上另外一辆车。

    何西西一手抱球,一手牵着大白的绳子,跟着坐上后排。

    这毕竟不是家里,别人可不知道大白有智慧,还是要栓绳子的。

    …………

    郎生坐在车里,悠然地靠在座背上。

    他觉得命运真的很奇妙,刚才那个叫“范北”的年轻人,曾经亲手将系统送到他的手中,对方却一无所知。

    从对方的笑容中,他看到一股由衷的感激:大概在感激自己不仅仅卖出珍贵的修炼功法,后来还指导过对方一次……

    对方的天赋真得很强啊,一个月,仅仅修炼一个月,就到了青铜阶。可惜年纪大了些,面相上看,应该有20来岁。

    换成以前,他碰到这样的苗子,肯定是妒火中烧,要想办法算计对方。

    但现在,他却是无所谓的态度。

    天赋再高又如何?比得上自己有系统嘛?

    现在他距离白银阶已经不远,只要决战之后,精神之核的价格回落,他就会再大氪一把,然后进入白银阶。

    这就是命运,当机会来到你身边,你却没有做好准备时,它就不会,永远不会给你第二次机会。

    他得到了这个机会,对方就永远失去了。

    两个小时后的决斗,不过是大剧本开演前的两个小丑罢了,真正的主角,只有自己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