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我把系统安排了 > 第七十一章 合作
    当晚,还滞留在白银城的诸多定居点掌控人,在所住房间的大屏幕上,看到一个本城电视台广告。

    “星辰商会,明日将在会长林中青女士的带领下,远赴五家定居点执行安保工作,我会业务范围包括……欢迎各位通过电台频率XX与我们合作,前十名者将得到巨大优惠。”

    看到这个广告的人很多,私下议论的人更多。

    至少范北就听到了一些。

    “星辰商会的安保服务,应该比白银商会的靠谱吧?”

    “有竞争就好,白银商会讲信誉,就是手段太黑。”

    “是啊,再怎么说,总比一家独大来得好。”

    身为一地管理者,没人是傻瓜,白银商会干的事,大家多少都清楚。

    他们正通过这种私下发声,隐晦提醒白银商会以后做得好看点。

    范北想了想,没有浪费这个宝贵的交流机会。

    他来到迎宾楼的前台,找服务生问了一下,问到铜堡来人的房间号码,并且成功与郎生联系上,双方预约在半小时后见面。

    半小时后,范北来到二楼206号房,敲了三下门。

    一个瘦小男子出来开门。

    “是范先生吧?请进,会长已经在等着了。”

    “谢谢,听您的声音,您应该就是冯先生当面吧?”范北打量着对方,试探地询问道。

    “哎呀,范先生真是好耳力,好记性,咱们只在电台里通过一次话,您就记住了。”冯二斤闻言,眉头上的皱纹都笑开了花。

    “主要是冯先生热情招待的缘故。”

    两人客套着,走进客厅,郎生果然坐在沙发前等着,见他进来,起身过来迎接。

    两人握了手,分过宾主坐下。

    “冒昧拜访,一点礼物,不成敬意。”范北将谢波派人送来的精美大礼包,放在沙发前的玻璃桌子上。

    “哈哈,范先生真是客气,”郎生没有在意,耐心问道,“不知范先生特意登门,有何见教?”

    “唉,郎会长真是谦虚,我是抱着十分的诚意,向您请教一些问题,并且希望两家建立长期友好的商业合作关系。”范北认真道。

    郎生闻言,靠在沙发上,点起一支烟,满意地吐出一个眼圈,心下愉悦。

    看来自己之前的好人表演,果然大有用处,这不,已经开始有小弟送上门了。

    他并不介意稍微提携对方一些,当然不能损害自己铜堡的利益,他做的是表面好人,可不是真好人。

    随着对好人系统的深入掌握,他已经发现,只要不做出明显违背好人原则的事,比如杀人放火之类明显的恶事,经常做些普通好事,就可以敷衍过去,这个系统并不能分辨他做事的真实用意。

    与其说他改过扬善,不如说他已经走上了伪善者的道路,只不过因为有着系统的实时监控,伪善程度更加深刻罢了。

    “范先生有何疑惑,只要不涉及本堡机密,我都可以尝试解答。”郎生抽了一口后,将烟掐灭,笑脸殷殷道。

    “听外面一些人说,他们有和星辰商会合作的意思,我就想问,与星辰商会合作,会不会引来白银商会的报复?”范北一脸担心状。

    “哈哈,范先生多虑了,经过这一场明面上的较量,白银商会已经承认了星辰商会的立足,我们再与其合作,不会引来报复,无论是明面上的,还是暗中的。”郎生自信道。

    范北当下做疑惑状:“咦,这是为何?还请郎会长不吝赐教。”

    “哈哈,之前星辰商会成立时,我们没有与其立刻合作,给了白银商会自己动手的时间,现在是他们自己打压不下去对方,怪不得我们。在将星辰商会通过商业手段击垮之前,他们不会对我们动手。如果动手,就会人人恐慌,影响一个名叫‘商业活力’的指标。”

    “商业活力?那是什么东西?”范北立刻抓住核心。

    直觉告诉他,这个看似不起眼,在前世听滥的概念,很可能是当下很多谜团的答案。

    “哦,这是白银商会年报、季报中必然要提到的一个指数,会发给每个合作者知晓。背后隐藏着什么,我也不清楚。只知道如果大幅下降的话,所有白银商会的高管都会受到严厉斥责,甚至要被罢免。”郎生摇头道。

    范北恍然,接着又问道:“多谢郎会长的解答,不过他们如此强大,为什么早先不直接以武力统一这个地区?这样一来,那个‘商业活力’的指标不就很好提升么?统一的市场,统一的货币,统一的管理,更容易促进商业兴旺。”

    郎生脸色一正,四下看看,冯二斤点头示意,表示安全。

    他这才狠狠地说道:“别人我不知道,李兴和谢波这两个鸟人最支持武力统一,只是他们的大老板反而不同意这样做,禁止他们直接以武力攻打其他定居点,所以他们一直没有得逞,但靠着各种阴暗手段,还是直辖了不少定居点,就是最近两年才有所收敛。”

    他言语之中,有着克制不住的愤怒,看来早年间,与对方发生过激烈的台下冲突,恐怕还吃了大亏,估计是差点丢掉铜堡的大亏。

    “大老板?就是他们发行的那种合同上的神秘担保人吧?”范北追问一句。

    他对郎生突然出现的愤怒,只有一个评价:乌鸦落在猪身上,说猪黑。

    要不是自己给对方安排上好人系统,这家伙比谢波还坏。

    “正是,说起来,我还是感激他们那位大老板的,”郎生话头一转,一脸恭敬,“都说阎王好见,小鬼难缠。那位大老板虽然无人见过,但行事遵循着严格的商业规则,就算产品竞争不过我们,也不会诉诸武力报复,而且时不时就做一些产业上的让步,提携周边定居点的发展。”

    范北闻言,顿时大开眼界,这一趟果然没有白来。

    “真是多谢郎会长的指点,真是拨云见日,让我轻松很多。”他诚心地说着。

    “没什么,想来这一个多月,那个谢波对范兄弟造成过不小的压力。”郎生用同情的口吻说道。

    范北笑笑,两人又闲谈一阵,主要是说一些长期的商业合作。

    郎生倒是提出建议,希望范北的定居点,多多发展一些山谷农业,他们以后会长期对外收购各种农产品,然后出口一些工业品。

    范北点头应是,一点没有与对方竞争的意思,甘心种田的样子。

    你好好发展,反正最后九成五的利润都是我的……

    双方于是在愉快的气氛中,签下了一个互补合作的协议,铜堡会派人支援一些人手和农业专家,帮助范北来规划山谷农业的发展。

    而范北这边,也会每年定期从铜堡进口相关的农业生产资料,以及一些工业制成品。

    签下协议后,范北便一脸心满意足地离开206房间。

    郎生看着窗外,开口问道:“二子,你觉得此人怎么样?”

    “现在看来,这人挺容易掌控。只是让我奇怪的是,他似乎没什么发展的野心,难道真是自闭久了,只想当个宅主么?”冯二斤认真道。

    郎生点点头道:“你说的没错,这样的人,最缺少安全感,只要有安全感,就没有上进心。刚才我那一番话,应该会让他懈怠下来,再选择一棵大树靠上去,再把避难所的事交出去,自己安享快活日子。”

    “不知道他会依靠哪一边?应该不会是我们吧。”

    “当然不是我们,他和我们交好,只是碍于邻居的关系,他要选择的大树,肯定是林中青。”

    “为什么?”冯二斤相当诧异,正常人不应该选择资历深厚的白银商会么?

    “因为你刚刚说过的,他想当个宅主,林中青长得漂亮,出身高贵……我看的书多,知道她正是这些宅主们捧舔的对象。不然的话,他干嘛上来就问我,与星辰商会合作有没有隐患?”郎生一本正经地说道。

    “大哥英明。”冯二斤心服口服。

    “我就是开个玩笑,你还当真啊?”郎生哑然失笑,“真正的原因,是他畏惧白银商会啊……”

    冯二斤摸摸脑袋,作出自愧不如的样子。

    次日,他们离开之时,在白银商会的新广告上,看到一连串熟悉的客户名字,最后一个俨然就是“364号定居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