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我把系统安排了 > 第七十三章 看望
    主控室里,范北没有去休息,而是将铁球放在桌子上,通过监控,观看着霍管家对佣工们的训话。

    从开始有一些杂音,到最后众人畏服,他不由感叹,管理果然是一门复杂高深的学问,人心更是难以把握。

    所以白银商会的傀儡仆人,才会那么有市场,而且他相信,就算有星辰商会的竞争,这个市场也不会消失,会存在很长很长的时间,除非前世传说中的强人工智能出现。

    但是,强人工智能还有出现的必要么?如果傀儡仆人继续强化下去……

    范北打消这个念头,这时小白突然开口说话:

    “喂,老范,和我心灵链接的家伙们,有两个人对你有严重不满,已经被我安抚下去了。”

    一听它的语气,范北轻车熟路地从口袋里装着掏出一个精神之核,丢给它。

    “那两个人是谁?对我又有什么不满?”

    小白一口吞下,直接说道:“他们分别是吴亮和任昊,不满的原因是你提拔外人,而不提拔他们,那个霍管家还用那么苛刻的要求来约束他们,再没之前想干多少干多少,想休息多久休息多久,想吃多少吃多少的自由。”

    “哈哈哈,还真是应该对我不满啊,”范北冷笑一声,“找个机会,你展示一下身份,与霍管家联系上,将名单给她,让她以后重点监管处理。”

    “呃,只是这么一来,我感觉不像那位大尊的分身,倒成了你的走狗……”小白悻悻道。

    大白听到这里,“汪汪”叫着插口:“小白,能当主人的走狗,那是我们三生才能修来的福报啊,你可要好好珍惜这个机会。”

    “嗯,大白,你说的很对,我是该好好珍惜啊。”小白忍辱求生,没办法,好不容易有了义结金兰的成就,万一破裂了,那不亏到家了。

    范北看看时间,已经很晚很晚,再过几个小时,天就该亮了,于是漫步回去。

    果然,人心本贪。

    制度苛刻么?不过是前世上班时普通公司管理制度而已,三班轮流,每天8小时,每周休息一天半,还包吃住。

    别的他不知道,至少他知道郎生那里,才刚刚施行每月休息一天的制度,开始给普通居民提升工资,降低住房租金。

    白银城更不用说,庞大的平民区,拥挤狭窄,很多人还吃不饱,听刘师傅闲谈,就这样还有很多人想挤进去。

    …………

    早上,他去居民区看望林中石,对方临行赠书,他自然要回报一二。

    对方正在卧床休息,旁边林小绿正在照顾他。

    “多谢范兄前来看我,重伤在身,不能相迎,真是惭愧啊。”林中石强行起身。

    “林兄弟不要起来,多谢你前日里送书给我,我这里也没有什么好的回礼,这是冷藏仓库里清理出来的一件物品,或许对身体疗养有所帮助,还请收下。”

    范北拿出一个玻璃瓶子,里面正装着一些金色的西红柿粒。

    “范先生真是好人啊,这东西正对石头哥哥有用,”林小绿很欣喜地接过去,左看右看,“我一会就拿它去配药。”

    林中石也没有拒绝,点点头道:“范兄有心了。”

    范北在床边一个椅子上坐下来,随意地谈着:“我被邀请去观看对决,看到了林兄弟和那位会长的对战。我看兄弟心胸豁达,不像是会做同根相煎之事的人。”

    林中石长出一口气,缓缓道:“没错,那位林会长正是我的嫡亲姐姐,只不过其中缘由复杂,一时无法对范兄详说。”

    “既然如此,那是我失礼了,”范北起身致歉,然后另有深意地道,“无论如何,血浓于水,林兄弟还是放下心结为好。我和林会长刚刚有些合作,感觉相对而言,她还是一个很不错的人。”

    林中石没有回答,一时沉默。

    范北起身离开,最后那些话,才是他对林中石的真正回报。

    如果对方是个真好人,听得进去,那就能得到天大的好处,如果是个伪君子,那就会与天大的好处失之交臂。

    安排系统是不可能的,先不说已经到了上限,就冲着林中石在自己身边出现,就不能再安排给他了。

    总之,从今之后,范北是不会让系统再在自己身边出现。

    毕竟他好不容易才安排好小白这个棋子,还有不存在的某个慈悲大尊,可不会再自找麻烦。

    范北离开后,林小绿很担心地看着林中石。

    “血浓于水吗?”林中石喃喃地说着。

    回想起来,姐姐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他的事,相反,小时候对他还颇有照顾。都是那些人的错,那些人的差别待遇和别样眼光,以及短视的做法……

    没过多久,林晓虹进来,将一个盒子放在床头,淡淡地说着:

    “她没收,说留给你自己用。”

    “呃,她果然不需要啊。”林中石惆怅道,拿过盒子打开,里面是一个晶莹剔透的琥珀。

    他将琥珀放在胸口,然后躺在床上,闭上眼睛。

    两女离开卧室。

    “石头哥哥又被打击了……”林小绿抱着范北刚刚送来的玻璃瓶,心疼地说着。

    “又不是第一次,就他那性子,打不倒的。”林晓虹没有在意。

    “不过,虹虹姐,青姐姐真那么厉害,一点伤都没受?”林小绿有点不死心道。

    “呃,我没机会与她会面,不过从她接下来的行动来看,有点欲盖弥彰的感觉,肯定也不是很好受。”林晓虹分析道。

    “我就说么,石头哥哥这些年辛苦努力,每天都不放松一分,绝对不是无用功。”林小绿欣喜道。

    “切,你这话让他听到,不见得就高兴。难道你就那么希望他姐姐受重伤?”林晓虹点着她的脑袋教训着,“真是没一点心计,要是哪天你一个人出门在外,能活过一天么?”

    林小绿低着头:“我,我去配药了。”

    …………

    与此同时,另外一个病人的床头前,病房很是奢华,就和酒店房间一般,病床的配置同样豪华,各种医疗监护器械,应有尽有。

    “砰!”一个刚刚送来的花篮,被病人狠狠砸在地上,火红的月季花散落一地。

    “混蛋,林中石真是个废物!白白浪费了我们给出的条件,大老板有没有回应,他们姐弟两个是不是在串通作弊,忽悠我们?”长发男子李兴,一只胳膊支撑着身体,向床前的人问道。

    谢波小心翼翼地回答道:“大老板回应了,说对决过程,一切正常。”

    “可恶,那我们一番辛苦,难道全是白忙么?”李兴怒气冲冲,完全没有一点人前的举止仪态。

    “不,根据我们对录像的观察分析,林中青应该是受了极重的灵魂伤势,只是背后靠山很强大,直接出手给她治疗好了。”谢波赶紧安抚道。

    “哦,原来如此。”李兴脸色缓和下来,这才消气,只要不是他这边出的篓子,那就好。

    大老板,不是兄弟们不努力,奈何对方靠山比我们硬啊……

    “正是如此,”谢波靠近床头,低声说着,“李总,看来她新找的靠山不仅强大,对她还百求百应。”

    所以她才会义无反顾地背叛商会,然后自立……李兴将对方没有说完的话,自行脑补完全。

    “我明白你的意思……”他的眼神中,闪过不加掩饰的妒忌,“看来她找到的这个新主子不是靠山,是老公啊。”

    他们这些人,那么辛苦地为大老板奔波,能有这样的待遇么?

    想都别想,受伤了,自己去治;想让大老板出手,不仅仅要搭上几年的积蓄,还要消耗最宝贵的认可度。

    就像他为了找出吴子诚阵亡的原因,使用秘法向大老板祈求,结果遭受精神反噬;为了维持在大老板那里的认可度,只能选择趴在床上硬抗,没有一个月,根本好不了,这还是用了很多昂贵之物的结果。

    而对方,受的伤更重,一夜过去,就跟没事人一样,四处接单跑生意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