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我把系统安排了 > 第七十八章 规则
    晚上10点,范北早已经熟睡,所有事情差不多都有人去做,他自然可以放心早睡。

    只是没睡着多久,就被意识世界里的《系统之父》给吵醒。

    “管家系统发来询问请求,请系统制作者及时处理。”

    他眼睛也没睁,只是将刚刚苏醒的意念,投进意识世界。

    “呃,怎么又有了一种前世下班后,被客户追着打电话的感觉了……”

    他让自己强行清醒过来,翻开《系统之父》,翻到“管家”系统页面,就看到一行蓝字提醒。

    “该宿主请求将系统拟人化,一切消耗由宿主额外支付,是否允许?”

    “拟人?”范北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用得好好的,把系统拟人后能干什么?

    随后他就明白过来,我把系统安排给你,你却要拿系统当老公?

    虽然林中青现在未必是这个意思,但以范北的睿智,一眼就能看到结局。

    他能怎么办?

    土豪的要求,自然是要满足的。

    反正出了事,也不用他承担。

    于是他开始冥思苦想,该用什么样的形象?想到一半,他就停下,让土豪自己捏不就完了……

    于是他闪过一个念头。

    “允许拟人化,系统形象由宿主来决定。”

    做完这个决定后,然后他又扫了一眼天狗系统页和好人系统页,发现这两个宿主很老实,没有提出乱七八糟的要求。还是糙老爷们省心,只在乎实质,不在乎外表。

    不过看到好人系统页时,一行日志对他有所提醒。

    “宿主郎生有钻系统漏洞的倾向和疑似行为,请系统制作者予以关注。”

    果然坏蛋就是坏蛋,不会因为好人系统附体,就真的改变,一旦熟悉起来,进入舒适区后,就会本性泛滥,就像烂赌鬼一般。

    他念头闪过。

    “如何查看该宿主的行为?”

    书页闪过提示:

    “支付一定精神力,可以回放系统所记录的画面,或者实时观看该宿主的当前行为。”

    “支付多少?”

    “查看一天需要50点。”

    “便宜啊,”范北财大气粗地想着,“那就先看半天的吧。”

    “……”

    书页过了一会,闪过一段长长的画面,范北迅速看上了瘾。

    窥探别人隐私,是人类的天性之一,前世名人八卦养活了多少小报记者,大家天天骂烂俗,流量还是在那里,每每上热搜榜单。

    画面是在一个灰旧的房间里,光线晦暗,没有灯光,点着蜡烛。

    房间里站着一些人,个个面色战战兢兢,

    郎生就站在最前面。

    他正恨铁不成钢地对着一个满脸横肉的中年男子道:“王奎啊王奎,你让我说你什么好?”

    “大哥,饶我这一次,不是我不想抵抗,实在是三天前的邪潮太猛,我只能逃啊。”王奎正被两个武装人员押着双手,双腿打颤,几乎就要跪下。

    只是范北细心观察,却发现对方双眼之中似乎有恃无恐的样子。

    这也是事后查看录像才能看得清楚,不然的话,一般人是没有能力看出对方眼神中的含义。

    “二子,咱们铜堡关于放弃哨所,擅自逃亡的事,是怎么规定的?”郎生转头向着另外一个瘦小男子说着。

    范北一眼认得出来,这正是见过一面的冯二斤。

    冯二斤老老实实道:“按照规定,如果哨所人员遇到不可抵抗的危险,要先向后方和其他哨所同时发出警告,然后才可以逃亡;不发警告,擅自逃跑者,就地正法!”

    王奎连忙抱屈道:“大哥,二子,不是我不想发警告,而是我要发了警告,我自己就跑不掉了啊!”

    “所以,你为了自己的命,就可以无视其他兄弟的命!”郎生突然厉喝道。

    看到这里,范北明白了大半原因。

    他这个山谷,有着林中石那十几个青铜阶以上的高手坐镇,还有大小白这样的变|态组合,因为上次没来,这次变得强猛许多的邪潮,没有构成什么危害,反而被大白打了个饱。

    但铜堡就不同了,他们那里也就是郎生青铜接近圆满,要突破到白银;其他人因为他早年的措施,实力都被限制住,所以就应对不来。

    这个王奎显然是得罪过对方,然后被对方安排到最危险的前哨,遭到邪灵突袭,对方说的也没错,如果发警报,自己就逃不掉。

    但范北仔细一想,还真没有理由判定郎生在干坏事,对方借助的是台面上的规矩,王奎贪生怕死,这是事实,受到处罚,也是早就有的规定,不是临时制定,随意杀人。

    正在范北想着,录像已经放到最后的结果。

    “传我的命令,王奎擅离职守,造成我方重大伤亡,有三名外出的兄弟没有得到及时警告,而被强大邪灵重伤,幸好我及时援救才没有造成严重后果,但是此例不可再出!”

    郎生说到这里,抹一把眼泪说着,“虽然我一样很痛心,但今天也只能做一回诸葛村夫,斩一回马谡!”

    这时,王奎终于意识到大事不妙,他奋力挣扎起来。

    “大哥饶命,饶命啊,我再也不敢了,我一定以后事事听您的话,再也不和您做对了……”

    郎生闭着眼睛,挥一挥手,示意那两个武装人员,将对方拖出去。

    不多久,王奎被生拉硬扯带出房间,房门大开,风声呼啸,隐隐传进来他的垂死叫声。

    “狼大哥,这铜堡可是我帮你抢下来的!你不能这样!”

    “你这个伪君子!你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人!我们都被你骗了!”

    “你想杀我,根本就不是因为这事,兄弟们,你们难道就不寒心么?就因为我之前借机索要了他的修炼功法,他就对我起了杀心!”

    “砰”随着一声枪响,所有声音嘎然而止。

    修炼了青铜冥想法又如何?如果没有掌握灵质的操控技巧,一颗子弹仍然轻易要命。

    范北这样想着,已经彻底明白事情原委。

    一小部分人,以为郎生变成好人,就可以趁机拿捏他,索要他的修炼功法。

    他们却忘记了,如果没有自立出去,还在对方掌控的体系之下,对方随时都能用光明正大的理由搞死你,也用不着违背什么好人原则。

    用不着多麻烦,只要交给你最难办的任务就好。

    范北接着看下去,就见郎生处理完这事后,心痛地在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

    “大哥,这之后的事该怎么办?”

    “唉,虽然王奎兄弟临刑前中伤于我,但他不仁,我不能不义;吩咐下去,挑选一块上好的墓地厚葬于他,还有他养的七房妻妾、三个儿子、四个女儿,都接到我的别墅里,比照我的子女待遇,加以恩养……”

    范北看得哭笑不得,幸好当时安排出去好人系统后,也没有提什么过分要求,都是对方主动提出来的。

    果然系统不好好提升智能,灵活应对的话,光靠死板的规则,怎么能玩过人?

    这世界上最大的规则就是变化,不变的规则本身就意味着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