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我把系统安排了 > 第八十章 犹豫
    没过多久,范北已经激活了“功法兑换”的系统模块,然后选择给管家系统维护上。

    对方修炼的黄金阶功法内,有压制实力的技巧,用来关键时候隐蔽自己。

    因此他的维护,没有遇到障碍。

    接着他就看到了土豪的真正风采。

    “林中青消耗700万点精神力,兑换未知存在的功法《天王控玉诀》,该功法已被自由提取。”

    700万精神力?

    这绝对是黄金以上的功法等级吧?

    他之前看到对方平时只氪10个20个精神之核,还以为是资金紧张的缘故,现在看来,是人家懒得充钱。

    带着这样的感叹,范北赶紧查看这门功法,名字挺高大上的,不要是标题党就好。

    “天王控玉诀,操控虚空灵质的高阶法门,能够以较高效率操控灵质,进而影响实体物质,演化出种种超凡能力。”

    “其中拥有塑身、凝甲、提速……等等多种技巧。”

    他粗略看过总纲简介后,发现都是最容易理解的白话文,用词精确就像详细的说明文,不像那些云里雾里的修炼法,完全可以一步步实际操作,而且实际检验成果。

    这才是真正的法门,那些用词飘忽,歧义众多,玄虚不着调的,基本就是骗子无疑。

    只有能落到实际操作上,能证伪的东西,才是真实不虚的,除此之外,吹得再狠,不能证伪,都是不值一提的东西。

    他现在是青铜阶,对操控灵质已经有需要,这门高阶功法的出现,正好弥补了他的空白。

    有着《系统之父》绑定,他已经不畏惧精神和灵魂上的攻击,但躯体上的防护还是极大的弱项。

    于是他日常的修炼内容,又多增加了一项。

    …………

    又是一周过去,到了8月25日,正在试验自己新盔甲的范北,又得到了《系统之父》的通知,这次还是封面直接通知。

    “好人系统宿主被打成重伤,进入濒死状态,请系统制作者加以重点关注……”

    “呃,这是要挂掉的节奏么?”

    范北赶紧去看,第一个系统的大白就在自己身边,享受着自己的庇护;另外一个宿主,林中青,只有她欺负别人的份。

    三个系统之中,也就是好人系统的宿主,郎生其实是个软肋,偏偏又占据着一块宝地。

    他现在只激活了“任务引导”模块,虽然可以通过完成守护任务,兑换精粹的精神力来提升精神修为,但其他模块,自己还没有找到机会给他维护上,于是就陷入了这样尴尬的局面。

    兑换力量的时间还不长,不到一个多月,铜堡也不是太富裕的地方,比不得林中青。

    郎生最多只有青铜圆满,或许刚刚到了白银阶,不过对方出身太差,缺少相应功法,战斗力其实不强。

    现在看来,对方终于也到了树大招风的时候了。

    范北对此表示很正常,打开系统日志后,他开始查看对方的情况,同时将那些系统模块同步维护。

    “该宿主此时力量远远低于系统制作者,可以维护。”

    范北想了想,将“系统商城”、“系统成就”、“灵魂禁言”、“心灵链接”这些模块和技能给了对方,并且照样灌注计算机知识,提升了好人系统的智能。

    至于“升级加点”,因为具有打邪灵必然掉落精神之核的属性,他想到这很有可能暴露出系统不唯一,就没有给对方增加。

    毕竟大白和林中青都有了,好在这两个也不会碰面。但林中青和郎生却很可能碰面的,甚至合作战斗。

    至于系统商城的问题,他决定让系统智能自己去掩饰,那些服务功能,不直接暴露给对方去看,由系统调用,做一层封装。

    做完这一切,他才去查看当前的情况。

    古铜色的穹顶之下,一处中心广场上,众目睽睽之下,铜堡的人,正看着他们大有转变的郎会长,正被人踩在脚下。

    他们一个个面色复杂,这个人曾经凶狠霸道,但也维持了一堡的安全稳定。

    这个人最近两个月又突然转变作风,很多措施比白银城还好,他们都以为对方又在搞什么花样,比如只是画大饼之类的。

    没想到竟然都是真的,食物供应充足了,日薪提高,房租下降,还出台了生育和幼童补贴……

    已经有不少人开始真正接受对方,对这些底层人来说,如果上位者能稍微怜悯一些,给他们一条活路,他们就会千恩万谢,继续挣扎着活下去。至于之前积累的仇恨,他们往往会选择忘却。可以说他们无能和软弱,但只有这样他们才能生存到现在。

    “狼威,你害死了我父亲,没想到吧,今天就是我来报仇的时候!”一个满脸狰狞的半大小子,冲着地上的郎生狠狠地叫道。

    他完全忽视了自己父亲是临阵脱逃,被军法所杀的事实,直接归咎于郎生的身上,当然他的栽赃也不算错。

    他的身后,正围着两男一女,两个男子只有三十上下,女人倒是有四十出头。

    “少冲,别和这人废话,你来杀了他,这样的话,你就是这座城堡的堡主,随后,我们再去白银城那里做个备案,从此这里一切都是你的了!”中年妇女笑脸殷殷,递给对方一把剔骨尖刀。

    王少冲拿过尖刀,半是犹豫,半是迟缓地走近郎生面前。

    他举起刀来。

    这时,在一旁观看着的冯二斤,这个瘦小男人,不知基于什么心理,突然冲了过来。

    “王兄弟,不行啊,郎会长是白银商会VIP2级会员,想杀他,必须要发电报经过白银商会的同意,你可不要耽误了自己的大好青春啊!”

    郎生趴在地上,眼神迷离,看着这一幕。

    王少冲闻言顿时犹豫一阵,白银商会的威严,是这些年来,一点点刻进众人心里的。

    大家都知道,狼威能带着堡中人活到现在,其实是利用了一些漏洞和对方的局限,最后才得到了对方的承认,不然的话,早就被对方随手颠覆,所有人都会变成那些终身的傀儡仆人。

    不知为何,两男一女对冯二斤的制止,只是皱眉,却没有贸然动手,而是对着王少冲催促道:

    “大侄子,你要是不亲自动手,别人怎么听你的?这些人哪个会服你?连亲爹的仇都不敢报,你还算什么男人?别忘记了,你哥哥和弟弟都是在逃亡的时候死掉的!”

    王少冲,听到这里,还是犹豫不决,亲爹兄弟死了又怎么样?他好不容易活下来,绝对不想再经历一番死亡前的恐怖!

    如果他贸然动手,白银商会的人,很可能事后直接杀了他,将此地纳入直辖!

    别人不知道,他作为王奎的儿子,对这些事还是知道一些的,毕竟他爹平时说过,得罪谁,也不能得罪白银商会的人,他们就是这里的天,这里的王。

    于是他缓缓道:“还是先发个电报,问一下白银商会的大人物们。”

    他接着对冯二斤冷冷道:“冯叔,我爹生前和你也有交情,就请你去发这个电报吧。”

    范北通过书页直播看到这里,摇摇头,果然,反派死于话多,犹豫就会白给。

    冯二斤闻言暗暗松了一口气,连连点头,赶紧一口答应下来,亲自去发电报。

    “等等,我跟着你去。”王少冲身后的一个年轻人站出来说。

    冯二斤没有拒绝,也不敢拒绝,带着对方离开广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