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我把系统安排了 > 第八十三章 善恶
    8月30号,从修炼中苏醒过来的范北,收起身旁盘旋不定的雾气,让房间里重新干燥下来。

    气甲,或者说“雾甲”,已经初步修炼完成,而且时刻处于激活状态,只要感应到有危险侵入,周围百米之内,就会自动布满浓密的雾气。

    雾甲防御力,他目前修炼出三级,一级最差,三级最高,当然消耗也最大。

    修炼完成,他决定出去做一些测试,没有经过反复测试的系统,注定是不可靠的,给宿主用也就算了,给自己用的可不能这样马虎。

    如果测试能达到设计的目标,没有出现额外问题,他就可以将最后一个避难所的重要之地,主控室也委任出去。

    主控室最重要的功能之一,就是安全防卫,里面操控着隐藏在避难所各处的武器系统。

    主要是一些枪械和喷火装置,没有多离谱,毕竟只是一个小避难所,不可能出现什么火箭筒和大威力武器。

    而其他功能,比如管理功能,对范北现在来说,已经有些无所谓。

    那些资产他曾经很看重过,现在觉得就是那么回事。

    看过郎生的现场直播后,他就明白,没有力量,钱越多在这个废土世界越危险,树大招风,真不是说说就完的,里面蕴含着很多血泪教训。

    自己就一个小避难所,还引来两波豺狼,郎生的遭遇是必然事件,区别只在于发生的时机。

    这个残酷的世界,想要安心种田,慢慢发育壮大,没有一个靠山,太难了。

    范北叫上大白,然后开车出了避难所,来到外面的山谷。

    他在车上放上现有能找到的所有武器种类,两只手枪,一把突击步枪,还有一套火焰喷射器……

    西斜的阳光之下,车子沿着公路,一路向北,最后在中途停下来。

    路边有一片山谷林地,半人多深的灌木草丛,一大片北方常见的白杨树林,隐隐能听到林子里传出鸟叫蝉鸣。

    他隐隐有些感叹,就算邪潮泛滥,这些生灵还是能顽强地生存下来。

    他带着大白,走进白杨树林,没走多远,就看到一棵大白杨树,树干很粗,足足需要两三人环抱,看起来很是显眼。

    他从车上拿出手枪,瞄准它开了一枪。

    大白就蹲在旁边,对此习以为常,没有被枪声吓到,只是四下警惕着。

    “砰”的一声,硝烟散去,树皮被打出一个大孔洞来,树干微微晃动着。

    “没有成精,挺好。”

    范北这样想着,然后念头一动,那棵杨树周围就弥漫起一层浓密的雾气。

    然后他走上前去,枪口抵住那层雾气开枪,同时精神高度集中,观察着子弹射击后的效果。

    “砰、砰、砰……”,不断地改变雾气的浓度和厚度,不停地发射子弹。

    经过五轮验证,他发现在一级防御力下,只要10厘米厚的雾气,就足够让射出的子弹失去威力,对后面的杨树皮构不成任何伤害。

    这个距离很让他满意,正常情况下,子弹入水,也就是2到3米的杀伤力,这要看枪支的种类和入水角度。

    而且相比于普通甲胄,雾甲最大的好处,就是极大地吸收动能,不会造成二次冲击伤害。比如你穿上防弹衣,被大威力子弹正面击中,还是有可能造成肋骨骨折,甚至震伤内脏而死。

    他又更换成突击步枪,发现子弹的有效伤害距离,从不到10厘米,变成20厘米。

    他将雾甲防御力提升到二级,就再次恢复到10厘米的杀伤射程。

    下一刻,他又试验了喷火器的威力,发现想要隔绝火焰的高温传导伤害,就至少需要在三级防御力,30厘米厚,才有足够的能力,将温度彻底隔绝开来,不烧伤到后面保护的树皮树干。

    一个是动能防护,一个是火焰高温防护,短时间内能修炼出这两个重要的防护能力,范北已经很满意。

    至于其他更高层次的能力,可以逐渐添加,与日常冥想修炼搭配进行。

    测试完毕后,看了看被弄得满目创伤的大杨树。

    范北心中一动,再次闪过一个念头。

    他伸手一点,一道绿光覆盖上去,大白杨树的生机开始恢复。除了子弹没有被取出外,那些火烧的痕迹,巨大的孔洞,都缓缓被新生的树木组织给覆盖了。

    果然伤势治疗的效果,得到极大的增强,只消耗不到原来十分之一的精神力,就能达到两倍于原来的效果。

    这本《系统之父》的许多能力,都和他自身技能挂钩。

    之前的净化能力,就因为他学会了识别敌人弱点,进化成“弱点净化”。

    现在的伤势治疗,也随着他学会《天王控玉诀》,掌握了更高效率的精神力使用之法,而变得效果大增。

    做完这些测试后,范北叫过保镖大白,对方此时正在四处嗅探,似乎对这里挺感兴趣的样子。

    被范北叫过,大白放弃探查举动,坐回车上,一人一狗驱动车辆离开。

    …………

    大概十多分钟后,两个少女声音,从那棵刚刚恢复的大白杨树中传出来。

    “哼,你现在总该知道错了,你之前总想安心做一棵与世无争的树,隐居山谷。可是结果如何?树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早告诉你了,不管是人类也好,其他生物也罢,在这个世界,如果不进取强大自己,就只有死路一条。恶才是这个世界的本来面目。”一个少女声音恶狠狠地说着。

    “刚才那个人就是个好人啊,”另外一个少女声音辩解道,“只是因为你提前让我们藏起来,他不知道我们是有智慧的树,所以才会用我们的躯体做试验,不过最后还是给我们治疗好伤势。他连一棵树都不会伤害,怎么会是恶人?”

    “可笑,你真是愚蠢,就算他是好人,还有很多恶人。总之从今天起,身体归我使用,我要成为森林之王,再也不能让别人随便拿我们做试验!”凶狠少女咬牙切齿道。

    “你用就你用吧,不要发脾气,给我留最高处的一根枝条就可以了。”

    说着,大白杨树最高处,一根碧绿幼嫩的枝条动了一下,转向南面。

    南去的公路上,正有一人一狗在开着车,哼着歌返回家中。

    “我头上有犄角,我身后有尾巴。”

    “谁也不知道,我有多少秘密。”

    还有伴奏,“汪汪汪……汪汪汪”。

    “你的秘密,我已经知道了……”

    那根枝条在心中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