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我把系统安排了 > 第八十七章 火焰
    “小白,统哥刚刚回复,说谢波压根没死,不仅仅没死,一根毛都没掉。”大白顺着雾中道路来回溜达,顺便对身后的小白道。

    “混蛋,竟然连我都敢骗!”小白怒气冲冲地喊道。

    大白一个踉跄,差点载倒。

    “我没有骗你,这是统哥亲口说的。”它十分委屈道。

    “我没说你,我是在说那个家伙。”小白赶紧安抚道,真是条笨狗,连话都听不明白。

    这时,那个神秘声音在大白脑子里响起:

    “嘶……前辈就是前辈,您竟然这么快就确认了?”

    语气里带有十分的惊诧和不可置信。

    “哼,那当然,我的背景之深,远远不是你这样的虾米骗子可以想象的。”小白得意洋洋道。

    “呃,现在他是没死,不过两天后肯定就死了,前辈你放心就好,骗谁也不能骗您,可不敢在您面前班门弄斧。”神秘声音赶紧求饶道。

    “哦,你是想借刀杀人?”

    “前辈就是前辈,真是聪明啊。”

    “我靠,你果然是想骗我钱。”小白气急败坏。

    “这不没骗成么?”神秘声音讪讪道。

    “呃,你们说话就说话,为什么总在我脑子里说?”大白偷偷对小白道。

    “嗯,那当然是为了保密,你的特殊性可以保障我们的交易内容,不被任何其他存在发现。”小白耐心解释道。

    “原来如此,”大白无聊道,“这外出旅游也没啥好玩的,看来看去,全是雾气,连个人影都不见,一点土特产都找不到。”

    “这位神犬,其实这里是有特产的,只是要看您的胆子大不大。”神秘声音蛊惑道。

    “少来欺骗我家的狗,”小白赶紧拦住,“要是有特产,你直接送过来就是。”

    “我这不是不能动么?只要你们沿着你们开辟的路一直走,走到尽头,就能看到本地特产。”神秘声音解释道。

    “不行啊,大白,临走前,你主人说了,不能让我们冒险。咱们连这家伙的面都见不到,怎么能盲听盲信?”小白苦苦劝道。

    “呃,我也没说要去啊,你这啥意思?”大白郁闷道。

    “我这是要钓它出来的意思。”小白私聊道。

    “明白了,这个家伙其实是鱼吧?”大白兴奋道,“正好给主人抓回去煮汤喝。”

    “……嗯,用你的智商理解起来,都差不多。”

    …………

    此时此刻,雾气道路尽头,是一大片水稻田。

    当下正是8月底,稻田内一片碧绿,金黄的稻穗点缀其间,水波之下,正向外散发着道道雾气,原来整片大雾就是从这里发源的。

    不时有一两条鱼从稻子下面的水里游动着,这竟然还是稻鱼共作。

    其他地方都是雾气缭绕,唯独稻田之内,没有雾气,被秋日炽热的阳光照射着。

    虽然无人管理,这里却透漏着一股整整齐齐的样子,每株稻子都像一个昂首挺胸的士兵,在向世人展示着自己的强大。

    只是抬眼一看,就有知道这地方的不凡之处。

    林中青皱着眉头,偶尔目光扫过一旁站立的谢波,随即转到稻田之中。

    “哦,林会长可是有什么担心?放心,我们签订了安全合同,您大可放心出手。”李兴似乎完全忘记了以前与对方的冲突,此时俨然密友一般,十分热情地说着。

    “哼,你们绑一起,我也不在乎。”林中青嗤笑一声,“我只是觉得这些稻田,会脏了我的脚。”

    “放心,这些脏活,自然是我们来做,那株生出智慧的金稻,只会炮制雾气这一项麻烦能力,”他自信道,“只是这雾气颇有些神妙,各种定位都会失效,若非动用大量人力开辟出道路来,很难如此轻松地找到这片所在。”

    “我怎么没看出它藏身在哪儿?”林中青扫视一遍,并没有发现稻田里有什么特殊品种。

    “哈哈,这家伙藏得隐秘,只有稻子成熟收割之后,它才会水落石出,展现出来。”李兴笑了笑。

    “我看这稻子成熟还早,难道我们还要等到十月不成?”林中青反问道。

    “当然不用,直接放一把火就好,自然就会瓜熟蒂落。”谢波突然接上话道,然后伸手命人准备放火。

    林中青看着翠绿一片的稻田,心中闪过一丝不忍,如此美好景色,就要毁于火炬之下,不过她也没说什么。

    只是对这个谢波又多了几分恶感,这个家伙之前就和自己过不去,不过是懒得理会这种小人,才没有针对他。

    她正想着,脑海中突然响起声音。

    “青儿,此子阴险毒辣,手段狠绝,断不可留。”

    “东方哥,我知道这点,只是懒得对付他,不想脏自己的手。”

    “不行,你向来品行高洁,但我却不能看着你有一点点的风险。”

    她眼神当下一阵迷离。

    旁边李兴一直都在观察着林中青,看到这里,顿时奇怪,莫非这女人要发文青?不想让他们放火烧田?

    林中青暗道:“那东方哥,你要如何出手?”

    “放心,一会那只金色稻子,绝不会束手待毙,肯定会爆发一波,到时候,我用弱点净化……”

    “等等,我和他们签订了安全合同,互不伤害。”

    “没有关系,签订合同的是你,动手的是我,再说,那种安全合同,根本反噬不到我半分。”

    “东方大哥,果然厉害。”

    此时的林中青,那里还将管家系统当成死板枯燥的系统来看,分明就是当成天降的情人……

    起名的时候,一开始是叫西门彤,后来西门大官人的名讳太广,就改成东门统,最后则正式定名为“东方一统”。

    古人有“日出东方,唯我不败”,他的名字则寓意为“日出东方,唯我一统”。

    两个狗男女商议完毕,已经将某个家伙安排上了。

    谢波浑然不觉,虽然他能感受到林中青很厌恶他,但那又如何?

    他有大老板,有李兴当靠山,只有他算计别人,没有别人能算计到他的道理。

    此时,他正全神戒备,后面已经有人从拿来一桶桶的燃料,倾倒进稻田之中。

    顿时一股刺鼻的油味,开始在稻田里弥漫起来。

    那些鱼儿就像大难临头一般,疯狂逃窜。

    他拿出打火机,打着火,面目在火焰照射下,显得格外狰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