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我把系统安排了 > 第八十八章 利息
    在谢波丢出打火机之前,他身上已经出现了一层黑色甲胄,隐隐向外冒着跳动的火焰。

    李兴同样如此,早在倒燃油进稻田的时候,他就召唤出自己的灵质甲胄,样式是西方中世纪全套铁罐头板甲,通体银白,看起来威武不凡。

    当他召唤完毕,感觉十分良好,转头看向林中青,想要炫耀一二,看到对方的装扮,立刻给跪了。

    太骚气了!

    只见对方背后四支白色翅膀无风自动,前面则是贴身全副白金甲胄,雕花带纹,要多亮眼有多亮眼。

    站在那里就自带全场中心光环,相比之下,他这个铁罐头,别人一看就觉得是个跑腿的。

    黄金阶的精神力了不起么,竟然还在甲胄上雕刻花纹,就不怕降低防御力?

    竟然还带翅膀,真当这是在玩游戏?

    李兴心中暗暗不屑,当下对林中青的评价降低几个档次。

    这种喜好奢华和虚荣的女人,就算一时兴旺,鲜花着锦,将来注定成就有限。他的铁罐头虽然卖相不佳,但朴实无华,防御效果最好。

    正在这时,那些原本看似普通的稻子,突然棵棵挺立,然后巨量的稻穗同时迸裂,就像一颗颗子弹那般,纷纷射向稻田边的众人。

    众人纷纷躲避,有些稻穗子弹砸在他们的灵质铠甲上,却全部变成了无用功,就算有些子弹想要瞄准他们的眼睛,这些看似没有防护的位置,实际上却被一层层看不到的灵质全部阻隔下来。

    谢波趁机丢出打火机,点燃稻田中的燃油,瞬间火焰冲天!

    那些稻子更加疯狂了,拼命地向众人发射着最后的躯体,茎干、根叶,全部溅射而出。

    如果换成那些普通的青铜阶,绝对无法面对这样的攻击,因为这些攻击,不单纯是普通的物理攻击,还有神秘侧的力量。

    随后大量神秘雾气从水田里冒出,将那些火焰牢牢地盖住,不多久燃油升起的火焰,竟然有熄灭的征兆,显然这是阻隔掉氧气所致。

    只是这显然要消耗很多的力量,燃油烧起来的火可没有那么容易消灭。

    “林会长,该你出手了。”李兴站在稻田之外,认真盯着里面的动静,抗过几波攻击后,感觉消耗很大,转头说着。

    然而让他瞠目结舌的是,林中青早就飞到半空,躲到数百米之外了……

    她的翅膀竟然真的能飞,他闪过这样一个念头。

    “你们傻不傻,明明能远程点火,偏要靠那么近?”

    “你当我们不想跑远点,还不是要紧盯着里面的动静,怕那株金稻跑掉?它可是长腿的。”李兴气急败坏道。

    合着1300万的合同,最后自己倒成了肉盾?

    “放心吧,我站得高看得远,会帮你们盯着,你们可以退后一点,等待火焰熄灭,稻田失去力量后,我就会出手。”

    一群人听到这里,纷纷退后。

    就在这时,一道黑影从稻田里飞出,直接刺向刚刚点火的谢波。

    谢波停止退后的脚步,一身黑甲,顿时膨胀起来。

    然而下一刻,那道黑影如视无物,穿胸而入。

    谢波脸上带着不可置信的表情,一道血花从胸口喷溅而出,缓缓倒下,他手向天伸去,似乎想要抓住什么一样。

    “怎么可能!”

    “它怎会如此厉害!”

    说话的人是李兴,他大吃一惊,加快后退脚步,根本就没有救援自己心腹的半分心思。

    此时他无比庆幸,之前指定了让谢波来点火。不然的话,换成一个小兵,对方的仇恨目标和全部攻击,肯定是落在自己身上,谁会将力量浪费在一个放火的小兵身上?

    只是可惜了,谢波这个家伙还是挺好用的,不过他和自己是同类,就意味着不能一直用。

    “早让你们远处点火,非不听,这世上厉害的东西,可不只是你们的大老板。”林中青在远处幸灾乐祸地笑着。

    虽然她杀谢波不用一根手指头,但对方背后的那个存在,她还是很有些忌惮的。

    然而现在,对方没有疏忽半分,就被自己的东方大哥一个小手段,轻松撂倒,而所有人都只能怀疑到那个黑影身上。

    这时,退到远处的人,才发现杀死谢波的那道黑影是什么!

    原来它是被火焰燎黑的一株金色稻子!

    它以稻穗为头,茎干为躯,稻叶为手,根叉为脚,俨然一个人形,此时它的头顶,正插在死去的谢波身上。

    被血花洗过,又恢复成金中带红的样子,显得分外诡异,又有一丝高贵。

    “就是它!抓起来!”李兴命人上前围捕,但没有几个人有动作。

    开玩笑,实力能排进商会前5的经理级人物,都被对方一招秒了,他们上前去,还不是一样的下场?

    这时,林中青从半空中飞扑下来,一道白金锁链凭空而出,将那株金色稻子牢牢锁住,然后从谢波尸体中拔了出来。

    原本悍勇的金色稻子,面临这道白金锁链,却是连挣扎的能力都没有。

    好,1300万的雇佣金,果然值得。这一锁看似简单,后面却隐藏着很多很多的东西。

    李兴这才松了一口气,只要任务完成,死个谢波不算什么,像对方这样向上爬的人一堆一堆的,对方不过是抓住几个机会,手段阴狠罢了。

    对方死了,正好可以洗白商会的过去,从此走得更加王道。

    说句不客气的话,只要大老板还在,他们这些所谓高层死光了也不过是换一茬罢了。

    “放开我!”那只稻子突然愤怒地挣扎起来。

    “你们这些无耻的人,为什么,为什么我们费尽心思隐居起来,还用大雾遮掩身影,你们还是不放过我们?”

    “难道我们只想隐蔽安居,不想害人,这也有错么?”

    李兴走上前去,一把按住稻子的脑袋,拍了拍道:“能够在这个世界上隐居的东西,只能是彻底的废物,而你不但不是废物,还是金子,放在哪儿都会发光的金子。”

    “可恶,早知道会有今天,我就该听那个家伙的话。不然的话,也不会看着满地儿孙,被你们烧杀一空!”金稻十分恼恨。

    “哦,那个家伙?你随后可以好好跟我说说,兴许能给你更好的待遇。放心,我们不会苛待你,只要你乖乖合作,以后你还会有亿万的子孙。”李兴给过巴掌,又开始给甜枣。

    金稻沉默了,它刚才鼓起的勇气已经消散,在看到儿孙被烧杀一空后,更加不想死了,它还要传承这个族群,还要活得更久。

    但它又不想立刻表现出合作的态度来,那是对奋勇抵抗的子孙们的亵渎,于是只能选择沉默。

    等着吧,等我强大起来,我就会为你们报仇,刚才那一个,只是利息。

    不过有点奇怪,本来热血上头,打定主意,两败俱伤甚至同归于尽的,没想到那人外强中干,竟然一下就杀了。

    原来外面的人类,根本没有记忆传承中的强大,他们也不过是轻松就能杀死的生命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