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我把系统安排了 > 第八十九章 忠心
    战场落幕,烟灰散尽。

    原本弥漫在这一片河谷山坡上的无尽浓雾,也开始消散,白银商会动员大量人力发动的这次秘密行动,似乎就这样落下帷幕。

    代价相当大,死了一个经理级人物,但相对于收获而言,似乎又不算什么。

    毕竟这棵金稻将来是粮食增产的关键,有了它的加入,将稻米产量翻倍都不是幻想,植物自然生长,对人而言,还是浪费了太多营养和能量。

    比如说,让茎干的生长高度再少一些,就能轻易结出更多的果实,但对没有意识的植物来说,这是不可能的,因为这会影响到生存竞争。

    李兴让人将谢波的尸体装入袋子,抬回去安葬,草草了事。

    而那棵杀了谢波的金稻,则是被他小心翼翼地移入一个贴着许多古怪符纸的培养槽中,并且亲自押运。

    一行人做好这一切后,立刻回返。

    雾气消散,林中青开始飞在半空,负责众人的安全。

    她飞出一段距离后,突然朝空荡荡的稻田转头微微看了一眼。

    “怎么,林老板,还有什么其他发现?”李兴问了一句。

    “没事,就是有点感叹,大好景色毁于一旦。”林中青叹气道。

    “以后毁的会更多。”李兴堵了一句。

    林中青瞪他一眼:“会说人话么?”

    “难道你以为在这个世界上,我们还能再做人么?”李兴意味深长地说着。

    “那你觉得自己能做什么?”

    “会说话的工具、牲口、机器……唯独不是人。”

    “觉悟很高么……”林中青暗讽道。

    李兴回击:“那当然,没有林老板的运气,就只有这点觉悟了。”

    “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林中青自得道。

    李兴不想说话。

    谢波的死,他虽然并不痛心,但有一个词叫做兔死狐悲,物伤其类,多少还是有所触动,毕竟他不是真正的冷血机器,是有情绪的。

    所有人都是那一位的工具罢了,祂对任何人都不会有什么怜悯。

    他甚至怀疑,刚才谢波轻轻巧巧地就死了,正是被那一位安排的,就是为了让金稻发泄怒气,以后才能真正收服。

    不然的话,对方当了这几年副经理,存的底牌怎么也够挣扎一下,以那棵金稻的底细来看,不可能真杀了对方。

    众人边说边走,很快就离开了破败的稻田。

    没人知道,在他们离开不久,满是灰烬的稻田之中,突然飘起一个灰色人影。那人影的形状,俨然就是刚刚死去的“谢波”。

    “为什么?为什么我的底牌没有生效,”他低声念叨,“都说兔死狗烹,兔子还多的是,就来烹我么?难道我的命,就只和一棵生出智慧的稻子等价么?”

    另外一个神秘声音响起:

    “傻瓜,那可是天地之间第一棵生出智慧的稻子,别看你们刚才收拾得轻巧,事先推演出它的具体位置,不知道花费了你背后之人多大的心力。为了真正收服它,牺牲你一个算什么,你现在还觉得你死得不值么?”

    “原来如此。不过,你又是谁?”

    “其实我和你背后的存在是同类,只不过我还很弱小,祂运气好,比我强大的多。”

    “我明白了,你也想利用我。”

    “不,这叫合作双赢。不然的话,你以为自己是怎么活过来的?”

    “你竟然能起死回生,那你根本不需要我这样的垃圾!”谢波怨气冲天。

    “错了,我只是将你的怨气和消散的灵魂集中在一起,你已经不再是原本的自己,而是一个有意识的精神存在。用你们的话说,就是有意识的邪灵,起死回生,不存在的,灵魂一旦消散就不可逆转,重新聚集也只是另外一个生物。”神秘声音竟然没有承认起死回生的能力。

    “哦,原来真正的我已经死了。”“谢波”突然低沉地说着。

    “别在那里自怨自艾,你不是这样的性子。你不想报复那个家伙么?你不想报复你的上司,还有那个跳槽的同事么?他们还能光鲜地做人,吃喝玩乐,享受男女,你只能永远当一个只有怨恨的邪物,什么东西也享受不到。”

    “我要报复,我恨这一切,我想重新做人!”

    “很好,过来吧,一直向前走……”

    灰色人影蹒跚地在稻田里走着,虽然满是烟味,它却感受不到,而这些,都是生前的他,所造下的。

    “走快点,快点走。”神秘声音突然催促起来。

    而在这时远处响起了“汪汪”的狗叫声,越来越近。

    灰色人影知道自己很虚弱,弱到只要被普通人的精神意念一冲,就会消散的地上。

    于是它加快了脚步。

    不知为何,狗叫声停下了,而且还在远去。

    “为了引开这条神狗,我可是付出了很大的代价,之后可记得要给我挣回来。”

    “放心吧,如何赚钱,生前的那一个我可是最有自信的,我也继承了他一部分的知识和记忆。”

    …………

    大白和铁球本来沿着还没有消散的道路一直向前跑,谁知道快跑到地方的时候,那个神秘声音突然说东西已经被人抢走了,让它们去另外一个地方。

    而这时候,它们也看到了提前往回飞的林中青。

    对方飞过之时,有些好奇地转头看了看这只漂亮的大白狗,这让大白挺起了胸膛。

    “咦,那个富有的女人,似乎很看中你的样子。”小白诧异道。

    “那当然,我的回头率向来很高,以前避难所还有人的时候,和主人一起走,大家看的都是我。”大白得意洋洋道。

    “可惜,你要是跟了刚才那女人就好了,直觉告诉我,她是个土豪而且靠山很大,不见得比你主人的靠山小。”

    “好狗不嫌家贫,小白,你别朝三暮四,四处勾搭,做狗最大的品质就是忠诚。”大白教训道。

    “愚蠢,忠诚能当饭吃么?及时转投强者才是生存之道,算了,说了你也不懂。”小白懒得回嘴,大家都是表面兄弟,三观根本不同。

    “不懂,反正我是要对主人从一而终的。”

    “别乱学人用成语,你那叫对主人忠心耿耿,不叫从一而终。”

    “哦,是这样用吗?我没读过书,你不要骗我。”

    “骗你这个有什么好处?没有好处的事,我是不会骗你的。”

    “呃,那就是说有了好处你就会骗我。”

    “不,我可不是那样的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