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我把系统安排了 > 第九十章 兰花
    “那条狗真漂亮啊,而且有股说不出来的气质。”

    林中青慢慢飞在空中,在脑海里对着“东方一统”说着。

    “嗯,它的潜力很大,青儿的眼光一直都是这样好。”

    “可惜,它是有主的。”

    “放心,我会给你找一条比它强百倍的宠物。”

    “东方哥,你真好。”

    “嗯,有了,我找到一本《神兽真经》,可以将普通兽类一路养成为神话中的存在,不仅对你绝对忠诚,而且相貌体形都可以从小培养。”

    “这个要多少才能兑换?”

    “2000万。”

    “呃,最近花销有点大……”

    “嗯,也是,咱们还是要抓紧发展,白银商会有了那棵稻子,再加上拼命干活的傀儡农人,粮食很快就要多到吃不完。我们不能受制于人,也要有自己的粮食根基。”

    “听说他们推演找到这棵金稻的存在花费了很大代价……”

    “我找到一本《神草本经》,可以定向培养……”

    “那个又要多少才能兑换到?”

    “草比兽便宜得多,500万就够,只要再找到一株邪异化的植物就可以动手培养。”

    “好吧,正好宰了他们一笔,就兑换它吧。”

    “嗯,马上就好。”

    …………

    9月2日。

    范北迎接到大小白,开车送它们的,还是上次那个傲慢的司机。

    这个司机除了送狗回来,还交给他一张VIP1级卡,还有一张安全呼叫合同,可以呼叫白银商会的一次免费支援。

    “范谷主,这次你们可是占大便宜了,基本没怎么干活,就白捞这么多好处。和我们白银商会合作,绝对不会吃亏。”那名司机趾高气扬地说着。

    “嗯,嗯,白银商会家大业大,随便漏点就够我们这小地方吃的。”范北懒得与这人计较。

    “知道就好,另外告诉你一个消息,”司机看来心情不错,没了任务,也不想急着赶回去,“以后别再种什么粮食,卖不出去价的。最多一年,不,现在是9月份,2个月后,就会有大批粮食廉价销售。”

    范北听到这里,对那个死去的谢波,又增添几分厌恶。

    之前对方曾经竭力劝自己在外面山谷大肆开辟田地,当时他还觉得这是双赢,现在看来,对方是想让自己进一个大坑,等大笔投资进去,血本无归,就只能求到对方头上。

    至于郎生他们,则是因为不知道内幕消息,让自己搞农牧基地,是为了产业布局。

    但是现在看来,分外可笑,郎生的城堡卖了,自己的农牧基地也随之嘎然而止。

    这才是废土世界,想要安稳发展,哪有这样的好事?大鳄们随便翻个身,出来的浪头就能压死你,你千般规划,比不上人家一个念头。

    不过,没人知道,自己才是隐藏在水下最大的那条鳄鱼。

    那个阴算自己的谢波,估计还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范北送给司机一些礼物,然后让霍管家去招待对方。

    这名傲慢的司机随之满意而去,耍点威风可以,他也不会真得罪这个谷主。

    大白等着范北有了空闲,颠颠地跑了上来。

    “主人,我给你带了当地特产,一棵白色兰花,会说话的兰花。”

    它用腿指着脖子上挂着一个袋子,“汪汪”叫着,那里面有些土迹。

    范北点头,上前弯腰给它解开袋子。

    “是啊,人家比你这条笨狗强多了,”小白在后面跟着说道,“成天只会‘汪汪汪’,教你多少次怎么用精神力震荡空气发音,你就是学不会。”

    大白“呜呜”叫着:“反正我这样说话,主人也能听得懂,学那个东西多累狗。”

    “切,你这么快就忘了,之前可是有人鄙视你,连人话都不会说。”小白激将道。

    “学就学。”大白咬牙切齿。

    而在这时,范北已经找了一个空的塑料桶,将那株带土兰花放进去,还浇了一点水。

    修长又有硬度的碧绿叶子,向四外散开,就像一个拥抱天空的诗人。

    两三根花茎支撑着花苞,还没有开放。

    “你会说话?”范北好奇道。

    兰花高高竖起一个花苞,很是高傲地说着:“是的,人类。我是一株有智慧的花,天上难得一见,世上独一无二,你能找到我,这是你莫大的福缘,以后记住,每天早晚请安,按季节不同分时间浇水,定时施肥,还要给我唱歌……”

    “可惜,你只是花,又不是稻米小麦,这废土之中,中看不中吃的东西,活不久啊,”范北充耳不闻,摇摇头,然后对大白道,“丢出去埋了吧。”

    “啊……”兰花一阵骇然,大小白也是愣了一下。

    “主人,这玩意很稀罕的说。”大白忍不住劝道。

    “等等,我虽然不能吃,但我很好养活的,而且有很多用处,”兰花赶紧求饶,“我可以避邪,可以除甲醛,净化空气,可以让您心情愉悦,改善睡眠……”

    “你看,这样说话,就接地气多了。嗯,大白,照顾它的任务以后就交给你了。”范北点点头道。

    “好的,主人,我一定把它养得肥肥壮壮的。”大白抬起腿保证道。

    “嗯,做不成农牧基地,搞个花卉基地总还可以,反正也没人会抢这种小众市场。”范北随口说着。

    他此时根本不在乎这株兰花能带来什么价值,不过是赏心的一件玩物罢了,直到他看到那本《神草本经》。

    “定向培养?有趣。要是能把兰花,培养成地瓜土豆,那还真有点意思了……”他脑洞大开道。

    在废土生活十几年,他早养成了彻底的实用主义风格,什么娱乐欣赏,全是虚的。

    “不过,这管家系统撸得有点太勤快,得学会适可而止,好好培养,省得把羊薅秃了。”

    想了想,他告诫过那个管家系统,做系统要讲感情,要为宿主真实着想,双赢才是王道。

    …………

    次日,范北一早醒来,就听到客厅兰花的惨叫声。

    “你这条笨狗,不要在我头上撒尿。”

    “咦,你昨天不还说要定期给你浇水施肥么?我这可是二合一啊,新鲜的尿素和水分,亏我昨晚上强忍着存了一夜。”大白十分诧异道。

    一夜过去,大白竟然会说人话了。可见它一直都在装傻,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

    “滚!”兰花气急败坏,“你这种生肥,只会将植物都烧死。”

    “小白,它没有骗我吧?”

    “我觉得它没有骗你。”小白无力地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