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我把系统安排了 > 第九十三章 消失
    日子一天天地过,又是半月消失,到了9月16号。

    而这一天,邪潮竟然没有如期而至,看来邪灵肆虐的时代真是要过去了,人们可以松一口气。

    范北实力水涨船高,靠着三个宿主的支撑,经验感悟,精神力的回馈,他的修炼一路顺风顺水。

    他又在检查自己的修炼进度——意识世界里的梧桐苗一路生长,从原来三寸高,增长到三尺高,也就是一米左右。

    这个速度已经极快,相比于郎生,对方辛苦几年修炼,才只有半米来高。

    这就是后发优势,氪金优势。

    梧桐全身呈现青铜质地,一些新生叶芽甚至开始露出一丝银白色。

    与之相对,他控制灵质的技巧,也在迅速增长。

    修炼而成的雾甲,除了防范冲击和高温,又多了防毒的能力,能够过滤和吸收许多毒物,包括不限于毒气毒液这些类型的攻击。

    刚刚检查完修炼进度,范北就听到对讲机响起。

    他接过一听,是霍管家打来的。

    “范先生,林先生和他的人今天突然说要走,正在收拾东西,还紧急通知让我们同样抓紧搬迁,去铜堡找林中青庇护,或者去白银商会找李兴。您看我是不是现在就和星辰商会的人联系一下?”

    她语气中十分焦急。

    听到这里,范北心中一震,这是出了什么事?

    他嘱咐几句,让对方马上去联系星辰的人,然后匆匆起身,带上大白,开车出了避难所,来到顽石商会所在的出谷公路拐角处。

    来到后,他就看到了一些人正在搬迁着重要物品,两辆大卡车停在公路旁。

    林中石正在商会门口,亲自指挥人手行动,看样子伤势已经彻底回复,此时面色正带有一丝焦急。

    “快快,那些累赘的东西不要带了,小张,帮你虹姐去整理文件。”

    “怎么,林兄弟,是不是范某人招待不周,才让你如此匆匆搬迁?”范北上前询问道。

    林中石闻言,他英俊的脸上,带着一丝无奈,还有一丝愧疚。

    见到范北过来搭话,他停下手,一脸歉意道:“实在抱歉,范兄,我们可能是连累到你了。”

    “这是何意?”范北心头一紧,想到林中石的背景。

    林中石看看四周,将范北请到商会内一间还没有清空的房间里。

    两人坐下后,他就开始说明原因。

    原来林中石之所以从北地搬迁到白银商会地盘上发展,原因相当复杂。

    他被某个未知存在选中,充当对方的代理人。

    要只是这样也就算了,当代理人总是有好处的。

    关键是这个未知存在,残忍狠毒,以战争和杀戮为乐。祂选中林中石,就是看重其斗志和硬骨头,只要赐予力量,这种人最容易被培养成为顶尖的战士。

    祂要林中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屠灭一个无辜的定居点,不仅如此,祂还有更加狠毒更加残忍的大计划,让林中石去做。

    这种事,林中石如何肯答应?

    种种周旋之后,他不得已答应下白银商会的条件,与亲姐姐对决,得到他们幕后大老板的庇护,这才能搬迁进入范北的凤鸣谷来居住。

    事实正是如此,林中石曾经遭受那个存在的攻击,就被那个神秘的大老板出手挡住。

    之后就是姐弟对决,然后安稳一个多月,当他以为风平浪静之时,外出派遣做委托任务的队员得到消息,那位存在并没有死心,祂自己无法出手干涉,就派出三个人过来猎杀林中石。

    “这三个人,正面都不是我的对手。但他们个个凶狠残忍,根本没有底线,之前在北地就听闻过他们的名声,若是有人惹上他们,就会被日夜盯着,所有相关之人都会受到连累……”林中石十分痛恨地说着。

    “原来如此。”范北眉头紧锁。

    “是啊,我们想安居一地,用心经营。无奈人家,却是步步紧逼,根本不让我们有安生之处,”林中石深深叹了口气,“早知如此,我就不该在范兄的地盘上落脚,直接去白银大城里,虽然同样免不了做傀儡,总归白银商会的人底线还高那么一点。”

    没错,范北深深赞同,这是一个比烂的时代,普通人只能在那些未知存在的觊觎中,苟延残喘,挑选一些不那么苛刻的家伙投靠求生。

    还好,他已经不再是普通人,他自身的存在,注定要比那些未知存在,还要高贵,还要神秘。

    “呃,你当时人就在北地,为何没有求助家族帮忙?”范北接着问道。

    “唉,此事一言难尽,总之我不想牵累他们,更不想依靠他们。”林中石敷衍道。

    范北当下明白,林中石一心想靠自己打拼出来,让家里的人明白是他们的眼光有问题,结果最后倒好,他非但不能打拼出一点成就,还要让家里的人受自己连累,这种结局,他能忍受?

    很多人背井离乡,不愿意回老家,就是因为混得不如人意,宁可选择逃避,更不用说林中石这种傲骨之人,恐怕他就是一声不吭地死在外面,也不会向家人索要一点帮助。

    “那你现在准备逃到哪儿?”范北问道。

    “我想先去白银商会那里落脚,他们刚刚死了个副经理,前些天就向我发出邀请,让我去面试应聘,”林中石带着深深的歉意说着,“只要我成了那个大老板的人,他们拥有的力量,应该足够将那三个人杀死,并且迫使那位存在彻底放弃打我的主意,这样的话,范兄的安危就不成问题了,以后还可以回来这处基业。”

    嗯,那个副经理有位置还是我给你安排出来的。

    范北这样想着,真是造化弄人,一环套一环。

    一连两个未知存在看重林中石,由此可见,林中石的天赋绝对不差,只不过是某个肝帝幼年太擅长表演,把他比下去了。

    实际上他的心性毅力,经过这一番打磨,要远超出他的姐姐,如果林中青没有系统,未来的成就,大概率不如他的。

    “原来如此,林兄弟果然是个厚道人,希望一切尽如你的推测,”范北诚心道,“我这就收拾东西,带人搬迁进去附近的铜堡。那里成了星辰商会的地盘,还是全封闭式的堡垒,安全应该有保证。”

    他之前已经杀了一个吴子诚,那家伙是个散人没有背景,白银商会的人只是拿来试探林中青的,死了也就死了,没人为其出头。

    若是再搞死这三个人,他这块地方就会被那个邪恶存在彻底惦记上,日夜不得安稳。

    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

    他又不是热血当头的小青年,两世为人,加起来都超过50岁的年纪,当然不能那么头铁,何况他现在也不靠这块基业生活……还是找棵大树庇护来得轻松。

    范北和林中石计议已定,然后匆匆走出房间,准备各自行事。

    当两人离开商会房间,来到公路上时,就听半空传来一个高傲的女声。

    “石头,你真是越活越愚蠢。遇到这样的事,竟然不来找我,还要自投深坑。愚蠢的弟弟呦,你曾经的坚持,曾经的骨气,难道就这样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