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我把系统安排了 > 第九十八章 死神
    凤鸣谷。

    范北照例每天出去修炼雾甲,这天他准备走远一点,总不能老在一个地方修炼。

    路过顽石商会时,他放慢车速,转头随意扫了一眼,就看到有一名顽石商会的人身上绑着一根绳子,悬挂在商会五楼外面擦着玻璃。

    那是个一脸憨厚的汉子,此时满头是汗,在秋老虎的肆虐下,辛苦地清理卫生。

    顽石商会是个六层建筑,最高处距离地面有20多米,其实这不算矮了,敢在外面擦玻璃,也需要一点勇气。

    范北看过之后,刚想继续前进,听得一声惨叫,就见那个汉子身上绑着的绳子断裂开来,整个人突然从五楼栽了下来。

    他一阵紧张,念头转动,只见数十米开外,急速坠落的汉子,身下多了一层厚厚的雾气。

    汉子砸在那层雾气上,连弹都没有弹一下,直接被稳稳接住。

    从五楼掉到地面,顶多用上一两秒,范北对自己的反应还算满意,同时又觉得这事不太寻常,停下车子,观察四周。

    这里,其他在楼内打扫卫生的人早就发现了情况,纷纷叫嚷起来

    “怎么回事,老刘,你就擦个玻璃怎么还掉下来了?”

    “是啊,这才过了几天安稳日子,以往警惕功夫就全丢下了?”

    再过一阵,又有人惊骇地说着:“情况不对,那绳子好像是被人割断的!”

    这时,老刘已经心有余悸地从那团雾气中爬了出来。

    当时掉下来的一瞬间,他几乎以为自己要挂了。

    因为他根本没有反应过来,虽然跟着会长学习过灵质甲胄,但资质不够,年纪有些大,进度缓慢,激活的速度也不快,当时根本没有时间激活。

    “是哪位高人,救了俺老刘一命,请受老刘一拜。”他向四下喊着。

    范北早就停下了车子,向这边走来,他伸手一挥,那团气垫一般的雾气顿时消失不见。

    “原来是范谷主相救,真是多谢您了。”老刘一眼就看明白了,哪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赶忙鞠躬行礼。

    能有刚才那一手功夫的,商会同伴中没有一个人,会长的功夫,也不是这种形式。

    “无妨,只是今天这事,看起来不太寻常。”范北摇头道。

    他心中十分阴郁,因为他很清楚,如果刚才不是他恰好路过,这人非死即残!

    那可是五楼,有精神修为,不代表肉身就变成了石头钢铁,如果不会灵质的操控技巧,几乎无法自救。

    他阴郁的原因,是因为他觉得这不是巧合,而是某人,不,是某个邪物故意示威给他看的。

    没过多久,林晓虹走了出来,短短时间内,她就了解清楚原委,身后跟着林小绿,后者脸色有点发白。

    “多谢范先生出手之恩,”她眉头紧锁,并没有庆幸的表情,而是沉重道,“看来这是那位亲自出手了。”

    “我也是这样想的,”范北点点头,随后皱眉道,“只是有些奇怪,这里是白银商会的地盘,它也敢随便杀人么?”

    他现在知道很多信息,其中就包括“势力范围”,这还是林晓虹告诉他的。

    每个高级邪物,都有一定的控制范围,禁止别的同类插手,这正是林中石逃亡到这里的基础。

    “规矩是规矩,但规矩定下来,就是被人破坏的,”林晓虹摇头道,“我们得罪的那个家伙,十分凶残,它不会被一些规矩束缚住的。”

    范北顿时明白过来,破坏了规矩,事后补偿就是,大概在祂们看来,杀几个人,大概就是罚酒三杯的事。

    林中石之前所提到的那个邪恶存在,不是个傻子。祂很清楚,之前派出三个人,在林中青出手之后,还没有坚持到两个小时,再派多少人过来,都是送菜上门。

    所以祂才会打破规矩,亲自下场,绝不会搞添油战术。

    刚才那一幕不过是恐怖开端,杀鸡儆猴,酝酿气氛用的,接下来对方肯定还有更狠毒的招式。

    他自己就说过,只有千日做贼,不可能千日防賊。

    下毒、纵火、车祸……对于一个藏身在灵质世界,可以隐藏自己,随意干涉现实世界的邪恶之物,普通人类几乎没有反击之力。

    你连敌人在哪儿都找不能,又如何反击?

    这就是现实版本的死神来了!

    想到这里,他拿出对讲机,打了个电话。

    然后让林晓虹和霍管家,立刻将所有人汇集起来,集中在附近一大片空地上。

    凤鸣谷,加上商会的人,一共近百人,此时个个脸色紧张,小声议论着。

    没人觉得范北是小题大做,邪灵肆虐的几十年内,凡是不小题大做的人,都死得差不多了。

    范北四处打量着,观察着下一次危险的可能来源。

    大白紧紧跟在身旁,还有铁球小白,都在高度戒备。

    这种时候,肯定不能躲在封闭之处,别的不说,来个地脉变动、或者毒气渗入,很多人就只能等死。

    幸好前世他看过《死神来了》的电影,也看过很多相关同人小说,大概知道一些防范措施,其中聚集在开阔地,就是一种不算差的防范办法。

    虽说有可能祸从天降,总归能提前看到。

    半个小时后,林中青提着林中石,从半空中快速飞过来。

    “放我下来,我说了自己开车过来。”林中石简直是无地自容。

    “开车要几个小时,你不知道?事急从权,哪里耽误得起时间?”林中青振振有词,就像抓一只小鸡那样提着林中石。

    众人面面相觑,紧张的气氛,为之一空。

    好在林中青还是给了她弟弟一些脸面,将对方正常放在地上后,然后脸色凝重地走过来。

    “范先生,林秘书,刚才你们有什么额外发现没有?”她没有打招呼,直接干净利索地问道。

    范北也没有啰嗦,只是将自己的所见,还有刚才那个老刘叫了过来。

    林中青听完之后,突然对着天空喊道:

    “藏头露尾的东西,有本事正面出来较量!”

    这里,半空中突然出现一只黑色巨爪,狰狞恐怖,让人胆战心惊。

    “愚蠢的女人,愚蠢的兄弟,竟敢违抗我的意志,杀我的眷属,你和所有人都得死!”阴森的声音在半空响起。

    而在这时,半空中又出现一团云雾,挡在巨爪前面。

    “我把北面的地,让你一块,让我杀了这些人!”

    “不然的话,你别想安稳发展什么商业世界!”

    那团云雾缓缓退去。

    范北一阵心冷,果然如此,就像有人杀了宠物狗一样,会有几个宠物主人和对方拼命?最终还不是补偿一些钱财了事。

    在这些高维生命眼前,人类,不,整个地球上的生命,不过都是一些宠物罢了。

    那只巨爪,此时在半空缓缓转动,并不急于下手,似乎要充分欣赏众人的绝望和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