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我把系统安排了 > 第一百一十二章 落水
    范北刚刚生出这种念头,就看到何贵向自己走过来。

    “何老板,有事么?”他开口问道。

    “哦,没什么事,走了这两天,看范先生一直很轻松的样子,真是让老朽羡慕,年轻就是好啊。”何贵叹气道。

    范北当然不会费力,他一直没有停止过锻炼身体,浑身肌肉堪比专业运动员,再加上还有“恢复精力”、“雾甲”的能力,走这些崎岖山路,如履平地说不上,但也不会有多少阻碍。

    他只是笑笑:“哪里,何老板看起来同样游刃有余,真是宝刀不老。”

    “还是比不上你们年轻人,范先生就很好,趁着年轻努力锻炼自己,不能怕吃苦,不然到了我这年纪,现在想吃苦也没有什么意义了。”何贵若有所指地说着。

    “何老板教训的是。”范北点点头。

    “刚才他们在前面发现了一丛金银花,这可是好东西,连城主级的人物,都要看在眼里。可惜,我毕竟不是一个人,还得为这么多人考虑。不然的话,但凡我年轻30岁,肯定会冒点险采摘过来,”何贵又是一脸惋惜的样子,“这年头,不想冒险,弄不到各种材料,怎么快速修炼?单靠自己冥想,猴年马月能修到白银黄金。”

    范北点头称是,其实心中冷笑,我信你个鬼,糟老头子真是坏得很。

    林中石都说过了路上会有危险,不让随便觊觎野外的奇物,他却来蛊惑自己冒险采摘。

    对方到底人老成精,比林庆直接借势压人的手段,高出几个档次。

    只是大家无怨无仇,对方干嘛这样算计自己?

    没等他想个清楚,说完之后,何贵就背着双手慢悠悠地离开。

    范北坐下休息,盯着对方离开的背影,若有所思。

    何贵刚刚走出几十步,突然脚下一绊,在沙石中几个踉跄,接着就有十几根匍匐在沙地上的藤蔓,将对方一下卷住,向着数十米外的河中拖去!

    “救我!”何贵立刻喊叫。

    他身上出现一层薄薄的黑色甲片,不过这对那些藤蔓构不成丝毫阻碍,整个人还是倒在地上,被藤蔓们硬扯着拖走。

    他双手之上,浮现出两个手爪,死死抓住一块沙石。

    然而那块沙石,却被无数杂草使劲顶开,让他无处借力,整个人就像掉进沙坑中的蚂蚁,扒一下掉一颗沙子。

    他整个人被迅速地拉近河面。

    这时,已经有人反应过来,油河商队的许多人,抽出砍刀,几步赶过来,就要挥砍那些藤蔓。

    只是他们完全低估了自己的对手,河边杂草灌木丛生,几十年无人经过的河流之畔,可以想象有多少植物疯狂生长。

    这些妄图营救的人,立刻被那些看似无害的野草捆住,它们疯狂生长着,不让施救者靠近。

    “林会长,范先生,救命!”何贵惊慌失措,他现在距离河水只有几米之远。

    林中石反应极快,他几个跳跃,避开地面杂草,妄图从空中接近。

    然而还没等他落下,无数草叶纷纷腾空而起,遮挡住他的视线,并且将他缠住。

    “滚开!”他浑身一震,周身闪出一道灰绿色甲胄,将草叶阻挡在外。

    然而这时已经晚了,事发突然,就在脚下,区区数十米,看似距离河面很远,然而在沙藤的大力拉扯之下,加上地面杂草配合,何贵已经被扯入河水之中,“噗通”声响起。

    “可恶!”林中石终于摆脱纠缠,匆匆赶到河面。

    只见河面上一个漩涡出现,然后是一串气泡,最后什么都看不见了。

    人命太脆弱了!

    什么青铜白银,在这些奇物面前,都特么是废铁一堆!

    众人心中浮现出这样的想法,一个个恐慌地远离看似安全的河边。

    林中石无奈,他不可能下水去救人,那简直是找死。在水中的话,一堆水草都可以轻易要人命。

    “全部后退!”他只好跟着其他人一起远离河畔,一直退到河边的山坡之上。

    三十来人,匆匆离去,包括油河商队的人,没有一个提出来,要打捞他们老板的事情。

    范北并不意外,从这两天的行进聊天中知道,何贵名义上是商队老板,实际上只是一个代理人。真正的所有人,是油河城的城主,所有挂名“油河”的商队都属于他,对方只是一个职业经理人的角色。

    等到众人都进入有着茂密灌木的山坡之上,这才停住脚,个个盯着远方的河水。

    那看似静静流淌的河面,在他们眼中,此时却成了吞人的深渊。

    “林会长,你要给我们一个交待!”何星,何贵的心腹,这时突然在人群中喊道。

    “行进地点是你选的,我们老板也是按照你的吩咐做的,没有擅自冒险,怎么会突然出事?而且出事了,你也没把人救下来!”

    他声嘶力竭地叫着,惟恐别人听不到的样子。

    范北很理解对方的想法,这是要趁着事情刚刚发生,赶紧确定责任,省得回去后被迁怒。

    林中石一脸沉郁,他对路途中的危险有过盘算,但这一次,事发太过突然,他根本没有感应到那些藤蔓草丛有任何邪异化的征兆。

    他没有回答何星的问题,而是看向周围的灌木草丛,一时间,虽然是晴空朗朗,但他还是莫名感到一股阴森恐怖。

    这时,一个糙脸汉子冲着何星不满道:“瞎叫什么?这可是末日!什么情况都能发生,要不然你们也不会来雇佣我们,人各有命,他自己命不好,那些怪东西只拉他一个人,这能怪谁?”

    何星狠狠地吐出一口气,刚才情急爆发,现在稍稍冷静,他只感到一阵头昏脑胀,有些不知所措。

    按说当时的情况,老板并没有身处险地,也没有招惹谁,怎么就成为攻击目标?

    他的目光,突然看向范北,老板是和这个人对话之后才出现的状况,再加上他知道,何贵惦记过对方的狗,莫不是那次商量被对方听到了?

    但他没有说出来,只是将这事记下。

    他不能擅自行动,刚才那一幕发生在光天化日之下,无凭无据,他如何指认对方?

    对方看似孤身一人,但别忘记了,顽石商会就在人家的地盘上,与其大有交情。

    现在完成城主吩咐是第一位的,何贵死了,自己要继续完成任务,不然的话,下场不会比何贵好多少。

    上司不会关心过程,只会关心结果。

    于是他强忍道:“对不起,林会长,事发突然,兄弟我实在是控制不住情绪,请你多原谅。”

    林中石叹气道:“我理解何星兄弟的心情,这事的确是我力不从心,护送费用,我会返还一部分的。接下来的路,我们要更加小心。我现在想来,很可能是何老板当时露出采摘那些金银花的意思,才触怒了当地的河怪草精。”

    “唉,我也是这样想的,看来这野地里的东西,果然不能随便去碰。”何星心中早有打算,只在口头附和。

    随后,众人没敢停留休息,匆匆离开了这片危险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