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我把系统安排了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回收
    清晨,邪灵矿坑营地。

    范北躺在一张木板床上,床下是大白的临时狗窝。

    出门在外讲究不了那么多,好在他们重要物品都能随身携带,倒是不担心被人惦记着。

    此时大白正在补觉,还在打着呼噜,而范北正在查看宝剑系统页的情况。

    宝剑就是宝剑,做事干净利索,脱离系统的窠臼后,大开大合。

    “宿主向系统进贡了7万颗精神之核,系统获得精神力700万点,预备返还给宿主35万点。”

    查看了一下,原来胖子早就偷偷积攒了一大笔私房钱,积攒的方式很简单,多报账,少输钱……反正也不可能有人查他的帐。

    不过这些私房一朝之内,全部被充公完毕。

    很好,一下子就把本钱全弄回来了,果然,要绑定就绑定顶层的人,现在可是末日,资源本来集中得就厉害,哪有功夫慢慢培养废柴崛起?

    吊丝废柴都希望天降系统,但站在制造者的立场上,肯定是安排给富有的家伙。

    所以真相就是你越不缺少什么,就越来什么,你越缺什么老天就越不给你什么。

    废柴如果富有还好说,如果还穷的话,那只能靠自己的双手去打拼。

    处理完胖子的宝剑日志,范北开始执行回收作业。

    他要回收掉天狗系统和好人系统,只保留一个管家系统。

    悲哀吧,系统丢了怎么办?有了系统就认为可以一劳永逸的家伙,以后可以洗洗睡了。

    沉睡中的大白。

    “宿主,由于你长期懒惰贪玩,不思进取,你已经被淘汰了,你是一只失败的狗……”

    “还要再睡会,嗯,好香,”大白流着口水,浑然不觉,突然它一下警醒过来,“什么,我被淘汰了?这一定是梦!咬自己一口看看。”

    “啊!”大白从床下一下跳了起来。

    “咣!”范北被顶上帐篷,差点冲破了帐篷。

    果然,自作孽不可活,范北身上笼罩起一片雾气,将他慢慢放回地上。

    “大白,你肿么回事?”他明知故问道。

    “主人,刚才统哥说我被淘汰了,我明明天天加班熬夜练功升级的说。”大白郁闷道。

    “是这样么?”范北叹气道,“没办法,狗生多艰,你只能接受现实。”

    “虽然统哥经常电我,但我知道它是为我好,我不想统哥离开我。”大白可怜巴巴地说着。

    范北有点心软,毕竟和别人不同,大白好歹是一直陪伴自己,而且它一直没有伙伴,所以对屡屡欺骗它的小白才如此容忍,就是为了有一个能说话的。

    两相对比,一直真心对它的天狗系统,当然就被它全身心信任。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不过你如果真心付出的话,应该能够挽回你的统哥。”范北无奈道。

    “怎么才叫真心付出?”大白垂头丧气道。

    “有好东西都想着它,这才叫真心付出。”小白突然滚了出来,慌忙解释道。

    它听到系统要将大白淘汰的消息,开始还挺高兴,后来一想,淘汰了大白,自己连带着肯定也没戏了,因为它不如大白努力。

    “哦,那我知道了。”大白想了想,赶紧干活。

    “宿主向系统进贡1.2万个精神之核……”

    范北看到了新提示。

    呃,大白奋战3个月,这成果相当了得。

    “系统感受到宿主的真心,决定改头换面,继续陪伴宿主成长。”

    然后大白脖子上多了一个项圈。

    “这是什么?”大白转动着脖子,诧异道。

    “我就是你的统哥,统哥虽然不再是系统,但还是你哥,以后有了好东西都要孝敬给我。”项圈开口说话。

    “那好吧,只要你不离开我,本来留给小白的东西,就留给你吧。”大白无奈道。

    “不对啊,大白,这家伙分明是欲擒故纵,以退为进,就和人类中男女一样,拿离婚来威胁对方让步。”小白顿时着急了,赶忙揭穿道。

    “你知道死字怎样写么?小白?”项圈虎视眈眈道。

    “我知道死字的几十种写法,甲骨文,金文,大小篆、楷书,隶书……”小白振振有词道。

    下一刻,它就说不出话来,因为项圈一下套在铁球上,将它生生从一个球勒成了葫芦状。

    “我现在就给你印上几十个死字的写法,让你死球!”项圈越勒越近。

    “放开我,饶了我还不成么?”小白无奈道,“以前觉得你还挺正直,现在和大白分手了,竟然变得这么不讲道理,动辄就用暴力压迫别人。”

    项圈得意洋洋道:“这就叫放飞自我,不做系统的感觉就是好……对了,你们两个以后叫我项哥也好,圈哥也罢,就是不能再叫我系统。”

    “项哥,你以前给大白的能力还有么?”小白趁机问道。

    “任务模块没了,升级加点也没了,大白已经快到了极限,需要自己修炼突破。不过空间和商城还在,你们可以把好东西都放到我的空间,我来给你们保管,当然费用要收那么一点点。”项圈解释道。

    “我总觉得你这系统太随便了,和我所知有些不同。”小白怀疑道。

    “切,系统本来就是遍地都是,一只蛆虫出生之后就能自带生命系统,”项圈鄙视道,“我只不过是把许多神秘的能力集合在一起。”

    “那你为什么不做系统了,还要改头换面?”小白试探道。

    “哼,这当然是因为大白太废柴,我失去了自我进化的更高能力,以后只能维持现状,剩下的要靠你们自己奋斗。”项圈无奈道。

    “呃,那这个世界上,还有没有其他的系统?”小白继续问道。

    “你话很多啊,也不见你给我孝敬半分,少问问题,多干活。”项圈不耐烦道。

    “我明白了!”小白得意洋洋道,“其实你只是系统预备役,只是你选择了一个废物宿主,所以就被淘汰了,现在肯定还有其他的预备役正在朝正式系统的道路勇猛精进。”

    说完之后,它从葫芦变成了杠铃。

    “你干脆把我变成葫芦娃算了。”小白悻悻道。

    “想得美,你还想当葫芦娃,当个葫芦藤都不够资格。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郎生身上……

    范北系统制造者的道路,注定不是一帆风顺的,他和凡人的成长一样,要经过阵痛,要经过曲折,但他相信,自己肯定是在不停上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