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我把系统安排了 > 第一百三十章 例外
    正当场中陷入最激烈的时候,东方一统突然睁眼了,他双手高举:

    “我应天命而生,天地中的芸芸众生,四十亿年的积淀,请将你们的力量赐予我,我将重新带给你们自由!”

    小白猛然吓了一跳,它一直以为这个叫东方一统的家伙莫得感情,是个绝对冷酷之人。

    没想到对方到了紧急关头,竟然如此中二。

    这样喊有用么?

    如果有用的话,那我没事也喊两声。

    “无聊的家伙,”牛头怪先是一愣,随后一斧头砍出,将林中青打出三米开外,嘲笑起来,“要是喊叫有用的话,还要斧头干什么?”

    只是下一刻,它就惊呆了。

    只见东方一统的身上,突然出现一道道白色光线。

    “不对,你怎么可能又有了这样强大的精神能量?这不科学!”牛头怪惊叫道。

    然后它掉头就跑!

    只是刚刚起步,新的白光射中它脑袋上的金毛!

    这一次,它从灵质世界中汲取到的能量,再也无法抵抗,整个人,从头开始,逐渐消解。

    它硕大的牛眼之中,还残留着最后的恐怖。

    “难道你们真的能够成为例外中的一分子么……”它这样艰难地吐出一句话,最后化成青烟消失。

    原地掉落一个黄色的结晶核。

    小白顾不上震惊,十分眼馋地看着眼前的东西,这东西要是给它吃掉,它就能恢复到以前的状态,虽然比不上这只牛头人,但也堪比林中青现在的力量。

    “太好了,东方哥,我就知道,你才是唯一的主角!”林中青死里逃生,整个人顿时倒了下去。

    她被东方一统轻轻扶助,后者摇头道:“这不是我的力量,这是借来的力量,还是要还回去的。”

    “我知道,这是天地众生借给我们的,你是天地的管家,将来肯定要还给他们。我们一起努力,扫清这些肮脏的邪物和未知的恐惧,让我们的世界重新回归为清净蓝色的地球!”

    小白赶紧打断两人抒情的气氛:“快跑吧,少爷少奶奶们,刚才它只是庄园主人的四大侍卫之一,再来两个,你们还有能量么?”

    东方一统点点头,收起牛黄,然后两人急速逃离此地。

    …………

    邪灵矿坑营地。

    “真倒霉,这是棋子下重了啊……”范北看着刚刚亏掉的五千多万精神力,欲哭无泪。

    为了防止林中青这个棋子被灭,他只好继续投入。

    很显然,对方在他的棋局之上,已经成为大龙一样的角色,轻易不能被杀。

    另外几处角落,或是发展缓慢,或者是刚刚开始落子,都可以随时抽身而去,舍弃了也不值得太珍惜。

    比如宝剑系统那边,还没有什么投入,只有产出,随时都可以弃子求生。

    唯独林中青这边,对方产出大,但现在的消耗也大,以至于还要他补贴。

    林中青整个行动,看似无可挑剔,但是风险很高,毕竟神秘庄园的力量上限是未知的。

    “看来还是要告诉管家系统九字真言,深挖洞,广积粮,缓称王。”

    他不可能完全控制管家系统的行动,也没有功夫时刻盯着对方,他只能提出一个大的指导方针,让对方委任执行。

    毕竟他还要自己修炼,如果他的力量不够,一切都是虚的。

    不过林中青现在的确有些膨胀,人就是这样,一路顺风顺水,必然会膨胀不堪。

    想到这里,他赶紧去看宝剑系统那边,同样发过去类似的信息。

    现在反动势力还很强大,我方需要忍耐……

    正当他忙活着,大白钻进帐篷来。

    “主人,小白已经好几天都没见着球影了。”它可怜巴巴地说着。

    “呃,失踪了好几天,你怎么现在才说?你们这兄弟感情,也太薄弱了点……”范北无力吐槽,他当然知道小白在哪儿。

    “哦,这几天都和圈哥在玩,一时没顾上它,我还以为它自己偷偷去打怪了。”大白悻悻道。

    “唉,那家伙已经攀到高枝,恐怕是要一去不复返了,”范北摇头道,“它落在了林会长手上,而且似乎也不愿意回来的样子。”

    “啊,统哥离我而去,连小白也要离我而去么?”大白顿时双眼含泪,“主人,是不是我做狗很失败啊?”

    范北抚摸着它的狗头,安慰道:“没事,主人会一直陪着你的。”

    “可是主人将来要结婚,要生小孩,到时候还是没有我的容身之地了。”大白碎碎念着,顿时没了玩耍的心情,第一次感觉狗生迷茫。

    “算了,下次与林会长见面,我帮你把你兄弟要回来就是,反正它的用处,其实就是那么一点。”范北无奈道。

    “还是主人对我好,我去浇花了。”大白顿时兴奋起来,甩动着尾巴离开。

    “阳阳,兰兰,今天心情怎么样?”

    “还好,大白,你帮我们换些新土来。”兰兰开口道。

    “好的,我这就去给你现刨一些来。”大白干劲十足地离开。

    兰兰看着大白狗离开的身影,突然说道:“大白的主人今天好像很发愁的样子。”

    “可能是因为坏蛋还太多的缘故。”阳阳摇动着叶子。

    兰兰羡慕道:“虽然听不懂你在说些什么,不过感觉你挺厉害的。”

    阳阳继续摇动叶子:“不行,我还是太弱了。我之前似乎听到某个正义的呼唤,正想要贡献出自己的力量,然而却送不到对方的所在。”

    “你的志向真远大,我就想安心地晒晒太阳,吃点露水就好,最好再有个仆人天天伺候我。”

    “你错了,就算是身为一棵草,也要活得轰轰烈烈,潇潇洒洒,这才不枉费一生!”一个新的女音响起,拼命摇动着叶子,似乎想要打消兰花恬淡度日的念头。

    “呃,你们说话就说话,能不能别摇我的头?我头昏。”兰花弱弱地请求道。

    “闭嘴,我可是森林之王,别说摇你的头,摇你的根,你也要心甘情愿。”新的女音凶狠地说着。

    “抱歉,兰兰,我这个孪生姐妹超凶的,你不要惹她,”阳阳安抚道,然后问着,“你怎么突然来了?”

    “哦,我现在碰到一个对手,需要你回去支援我,把它杀死,放心,它绝对是个坏蛋,光人就吃了十几个。”凶狠女音无奈道。

    “我也需要你的力量,正好我刚刚将那个好人给我的功法修炼完全,回去就传授给你。”

    “咦,你这傻白甜运气还真是好。”凶狠女音羡慕道。

    “兰兰,我先走了,咱们可能会有很长时间不能再见面了。”阳阳遗憾地说着。

    兰花深感庆幸,侵占身体的家伙终于要走了,它赶忙问道:“很长是多长?”

    “明天日出之前都不能见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