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我把系统安排了 > 第一百三十二章 价值
    静谧的森林里,树叶正在微微颤动着,似乎也在为正发生的惨状而瑟瑟发抖。

    “儿子的同类,儿子的同类……”王海如同疯魔一般,口中念叨着,双眼通红,正在巡视着周围被绑在树上的猎物。

    在他眼中,这些人都只是工具,是用来拯救他儿子的药!唯独不是同类。

    “要快,要好。”

    他继续念叨,然后眼睛盯住了刚刚那个病弱的年轻人。

    他拿着锋利的手锯,追问道:“你很聪明,告诉我,该选哪三个人?”

    “我不会做你的帮凶,你想杀我就杀吧,正好我也只能再活一个月了。”病弱的年轻人摇头道。

    王海狰狞道:“如果你不说的话,所有人都会死!”

    众人跟着劝说道:“是啊,赶紧告诉他吧,与其大家一起死,不如只死三个人!”

    只是说话的人中,并不包含那些和王海儿子类似的人。

    因为他们知道,自己很可能就是目标之一。

    病弱年轻人眼中露出一丝无奈,他很理解这些人求生的意志,很多人如果不是病痛到一定程度,总是有着最顽强的生存意念,哪怕是多活一天,也想活下去。

    他很清楚,自己不说的话,王海肯定会误选很多人,对方至少要杀掉20个人以上,才能命中三个有钥匙的目标。

    “孩子,反正那三个人已经是必死的,你不要再犹豫了,就说出来吧,他们也逃不过这一劫数的。”一个老头突然开口说着。

    王海盯着他,眼神中有一些焦急。

    如果单纯是想救儿子走的话,他根本不用这样麻烦,直接锯开树就好了。

    然而这没有什么意义,因为他儿子的绝症,只能再活半年,而且是痛苦的半年。

    所以他要竭力地进行表演,表演出来自己的残酷,自己的冷血,自己的疯狂,或许这样就能让那个恶魔满意,救好自己的儿子。

    甚至他对今天发生的情形,还是有那么一丝庆幸和感激。

    无论多么残酷,至少他现在得到了机会。

    哪怕是和平的世界里,躺在医院里只能等死的人,也是数以百万计,而且源源不断。他们之中不乏有钱有势者,但那又如何?还不是束手无策。

    他要做一个前所未有的父亲!

    病弱的年轻人沉默一阵,终于吃力地开口道:

    “我现在只能确定两个你儿子的同类……”

    …………

    与此同时,森林某个深处,主导杀戮游戏的那个神秘人,此时却在五棵树木的撕扯之下,毫无反抗之力。

    它的本体是一棵槐树,粗糙斑驳的树干上,生着一张狰狞的年轻面孔,面孔上有着不可置信的神色。

    “可恨,你怎么能夺走至尊们赐给我的力量?”

    “难道是我的表演不够精彩,让至尊们不再眷顾于我么?”

    年轻面孔感受到了力量的快速衰退,以往听从他驱使的那些树木,纷纷倒戈相向。

    此时他的本体,正被那五棵树木狠狠缠住,动弹不得。

    在普通人面前,他是可以轻易玩出杀戮游戏的神,是恐怖的来源。

    在他口中的至尊面前,他是最卑微的奴隶。

    他自诩是为人类谋取一线生机,来美化自己的行为,并且加入了一个志同道合的组织。

    然而他没想到,竟然如此轻易地就被其他人粉碎了。

    “果然我还是太弱了,我应该早点下狠心的,我应该早些抛弃无谓的良心,如果多杀一些人,多给至尊们做一些表演,现在就不至于这样!”

    临死之前,他还在后悔,后悔的不是走上了邪路,而是没有走得更加彻底。

    “果然,应该早点杀掉你,不然的话,他肯定会有危险。”五棵树同时说着单纯的话。

    五树同时向外使力。

    “啊!”

    …………

    “啊!”

    王海正要下手,化身另一个时空的真实版本竖锯,却被对讲机中突入起来的惨叫声吓了一跳。

    惨叫声持续着,痛苦得无以复加,准备让别人上演血腥戏码来取悦主子的人,自己先尝到了血腥加身。

    “是那个邪恶者的叫声,他要死了!”

    有人突然惊喜道。

    “没错,从叫声听得出来,他死得会比我们痛苦得多。”病弱年轻人摇头道。

    正准备下手的王海,闻言一下怔住了。

    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彻底消散。

    人就是这样,在被强力逼迫下,甚至能含泪挖坑埋掉自己的亲人来求得苟活,但如果外力一退,他们就会迅速崩溃,退化成普通人。

    “对不起,儿子,我竟然做不到……”他跪在地上。

    “老头子,别哭了,你快把我们放了!”有人突然叫嚷道。

    病弱年轻人闻言脸色一变,但他很快就无力地闭上眼,摇摇头,没再说些什么。

    欺软怕硬是人的本性啊,但是这些人忘记了,老实人疯狂起来会更可怕,会变成老食人……

    “是啊,老哥,你儿子没救了,我们还想多活几天……”

    一时之前,丑态毕现!

    王海哭着哭着,突然眼神一红。

    “我儿子要死了,他不能孤单地上路,现在是有鬼的,我得让人陪着他!”

    他说完,手锯狠狠锯下!

    “啊,你要干什么?快住手!”

    …………

    “为什么,为什么,只找到两张纸条?”

    王海疯狂地翻查着,此时场地中,只有三个人还活着。

    一个是他,一个是他30多岁的中年儿子,另外一个就是病弱年轻人。

    “最后一张,肯定在你身上,对不住了,细仔,我知道你是唯一一个好心的,但是你也得死!”

    “老汉本来不想杀你的,但谁让你关系到我儿子的命?”

    王海通红的双眼,通红的双手,靠近病弱年轻人。

    年轻人却没什么恐惧,只是摇头道:

    “你刚刚之所以这样做,并不只是想报复,想给儿子找上路的同伴,一开始可能是,但后来却是想要继续取悦那个神秘人口中的至尊吧?”

    “可惜,我虽然并不在意这条命了,但我想告诉你,你是不会成功的。”

    王海完全不信道:“为什么?我做得已经很快了!”

    “因为提示中的第二条,你儿子的最后一个同类是他自己……纸条并不在我的胃里,其实这一点你是很清楚的,他的同类,你刚刚取出纸条的两个人,都是和他年纪相仿的中年人,三十多岁,还有重病,我虽然有病,却还20不到,年纪差得太多了。”

    病弱年轻人摇头道。

    “我不相信,这不可能!”王海大叫道。

    “但事实就是这样,因为这才是最能取悦那些邪魔的方式。”病弱年轻人认真道。

    “你看起来很聪明么?”突然一个凶狠的女音,从一棵血淋淋的树上响起来,“没错,最后一个纸条的确被藏在他儿子的胃里,我亲眼看见那个家伙喂他吃下的。”

    “是你,你这个邪魔,果然一直都在看么?”病弱年轻人脸色一变。

    “无上的至尊,求求你,救救我的儿子。”王海立刻跪地乞求。

    “喂,刚刚说过你聪明,竟然还会诬陷人,真是让我失望。”凶狠女音语气里有些沮丧。

    “哦,看来你不是了……”病弱年轻人冷笑道,“不过,只从你全程旁观,而不动手救人,就知道你也不是什么好人。”

    “呃,这个天底下的好人,只有一个。我可没有那个福气充当,”凶狠女音十分可惜地道,“原来你刚刚是在试探我,看来救救你还是有价值的。”

    “救了我,对你没什么价值,”病弱年轻人摇头道,“我本来还能活一个月,现在折腾一番,最多还能活一周。”

    “不是哦,以前的我做不到,但对现在的我来说,只是在你身上多长几棵草的小事。”凶狠女音似乎很有耐心地说着。

    病弱年轻人眼中生出一丝希望,他之前的无畏和无谓,全是建立在马上要死的基础上,现在听到真得能活,他突然不想死了。

    若不是走到绝路上,谁甘心求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