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我把系统安排了 > 第一百三十三章 转移
    但是病弱年轻人想了想,还是坚持地摇摇头:

    “你太冷血了,我是不会投靠你的,更不会帮着你害人。”

    “没说让你害人,只是让你当我的军师,你说我为什么不救人,我和你们又不是同类,为什么要无缘无故地救你们,你会去救路边要饿死的蚂蚁么?再说他们死了,不正好当肥料么?”凶狠女音似乎很想收服对方,竟然开始解释起来。

    “无上的至尊,求求你,救救我的儿子。”王海继续乞求着,他似乎只会说这一句话。

    凶狠女音冷冷道:“那你又能给我提供什么价值?”

    “我能杀人,什么事都能做,只要你肯救我的儿子!”王海疯狂地喊着。

    “好吧,看你锯子用得不错,用来吓吓它们挺好。”

    很快这一片血腥之地,就被一片茂密的杂草所覆盖,罪恶就这样消失在自然界的消化中,以前如此,现在如此,从来都如此……

    次日一早,太阳照样升起。

    范北帐篷外,一株兰花正迎着朝阳,舒展着修长的叶子。

    “呃,你这么快就回来了?”

    “嗯,我怕你一个人太寂寞了,毕竟只有一条狗陪着你。”

    兰花闻言默默无语,她总有一个感觉,对方这话并不是对她说的,这个同类太古怪了,无法琢磨清楚对方的脑回路,真是让人不想接近啊。

    “那真是谢谢你了。”兰花有气无力地说着。

    “不用客气,毕竟我还有事要让你帮忙。”

    “呃,我这么弱,能帮你什么忙?”

    “我的功法已经修炼完全,现在我要将你变成地瓜,呆会可能有点痛,需要你配合一下。”

    “为什么要变成地瓜?”兰花郁闷道,“土豆不可以么?”

    “因为我偶然听他说过,什么地瓜是乱世种田的神器之类的……”

    “算了,地瓜就地瓜。”

    兰花默默地发生进化,从野生地瓜中汲取到的基因,融合在兰花的基因链条上。

    相对于动物而言,植物的基因变化更加容易一些,实际上自然界中就有太多类似的例子,跨度很大。

    夜里,凌晨2点,大白带着项圈,慌慌张张地从封禁之地回来。

    钻进帐篷的时候,它扭头看了一下兰花,发现这兰花突然长得有点怪,但是没有过多在意,而是冲进帐篷里就喊:

    “主人,不好了,里面的怪不刷了!”

    范北听到大白闯进来的声音,就开始收功。

    他闻言没有意外,只是点点头,默默在想:

    “看来这是游戏玩不下去,要关服的样子。”

    于是他起身,对着大白道:“收拾一下东西,带走兰花,这里不能待了。”

    大白没有问为什么,只是跑到外面,用项圈收起进化中的兰花。

    它这才发现异常,诧异道:“主人,兰花好像变了,变成地瓜叶了?”

    “哦,你看人家勤于修炼,已经后来居上,能够变化自如;你却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之前你统哥教给你的功法,都没有练好。”范北趁机教训道。

    “知道了。”大白闷闷不乐。

    一人一狗于是离开已经变成危险之地的邪灵矿坑。

    回头看了看待了三个多月的这处刷怪点,范北没有任何留恋。

    他早有准备,趁着夜色,他呼唤出雾气,托着一人一狗,从空中离开。

    来的时候,翻山越岭,花了好几天功夫,但走时却是沿着山巅一路飞行,犹如真个乘云驾雾。

    不到半小时,直线90公里的路程,就已经飞完,他回到凤鸣谷避难所。

    其实还能飞得更快,不过范北担心大白晕机,没有让速度更快。

    …………

    当天夜里,邪灵矿点,一片哀嚎和诧异。

    知道真相,并且及时下船的,为数寥寥。

    不过第二天,看到星辰商会的人已经连夜撤离后,后知后觉的人,抱有侥幸的人,才开始陆续跟着离开。

    林中青连夜返回铜堡后,就得到管家的通知,说是白银商会有人秘密过来,已经等了几天时间。

    因为一直没法联系到她,所以只好让来人继续等待。

    “让他进来吧。”林中青坐在办公室里。

    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在银发老管家的引领下,走进办公室。

    “见过会长,能见会长真颜,真是令骆某深感荣幸。”中年男子鞠躬行礼道。

    “好了,骆先生请坐,有什么事,可以向我直说。”林中青有些不太耐烦。

    东方一统正在系统空间里,研究如何转移的事,对于牵累到对方,她心情很是不好。

    “我是奉李总之命,向会长表示友好之意,希望两家能化干戈为玉帛,共同进步,为改善我们人类的命运共同奉献一点心力。”骆先生认真道。

    “知道了,你可以走了。”林中青挥一挥手道。

    “呃……”骆先生一阵诧异,对方的反应让他很是不解,但以他的智慧,立刻就明白过来,肯定是发生了某些超出掌握的事。

    当下他点点头,致歉道:“非常抱歉,打扰会长了,在下这就告辞。”

    现在不是追问的时候,而是要先搞清发生了什么,再去改变计划应对。

    不然的话,只会引发对方的恶感。

    见到他如此识相,林中青倒是有点微微过意不去,于是多说了一句:“你回去告诉李兴,就说他那点事,我根本不在意。我们之间的所谓争斗,在有些人眼中,不过是蚂蚁打架而已。”

    骆先生脸色微微一变,从这一句话中,他摸索出了很多东西,然后深深一礼,转身离去。

    “呼……”林中青吐出一口气,她现在感觉事情的发展,已经脱离了她的掌握。

    这让一贯高傲从容的她,极为不适应。

    “可恶!”她狠狠一拳砸在办公桌上,奢华的办公桌一下粉碎,散作一地。

    银发管家吓了一跳,担心地看着对方。

    “没事,你先出去吧。”林中青伸手一扫,所有粉尘消失不见,就像这里没有一张办公桌那样。

    …………

    三天后,又一个人来到铜堡。

    他面色雪白,一头披肩长发,就像从画中走出来的一样。

    仰头看着铜堡,他眼神微微一动。

    “熟悉的味道,看来是派出去的人制造的,不过主人已经换了,果然,创造者们总是享受不到自己的成果。”

    他这样说着,沿着堡垒外墙走了一段路程,在一处寻常地方停下,在墙上按了几下,突然墙壁上就出现一条密道,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