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我把系统安排了 > 第一百三十四章 准备
    “什么,要让我去负荆请罪?这办不到!”

    林中青办公室,正爆发着最激烈的一场争吵。

    “没错,这是我们圣地的决定,并且事先知会了你所在的家族,他们已经同意了,”白面男人淡淡地说着,“你擅自杀了一位大人,能得到负荆请罪的机会,已经是我们看在你资质极高的份上,极力周旋的结果。”

    “可恶,我杀它,是因为它该死!”林中青退步不让,“它既然说我们是蚂蚁,被蚂蚁咬死,只怪它自己太弱!”

    “你不用动怒,也不用委屈,在人类生存的大局面前,你个人算不得什么。”白面男人无动于衷道。

    “可恶,我以前还认为圣地真是主导文明重建的光辉之地,原来也是与那些邪物沆瀣一气的肮脏之所!”林中青怒火冲天,几乎无法克制将眼前男人撕成碎片的冲动。

    不过她并没有这样做,因为这样做没有意义,她一眼就看出来,这个男人,只是个工具人,嗯,就是个传话的纸人。

    “你为什么要动怒?”白面男人诧异道,“你出身神州,应该对此很熟悉,很适应才对。”

    “你什么意思?”林中青冷冷道。

    他淡淡地说着:“神州陆沉不止一次,现在不过是将异族换成更高级的地外文明,将神州一地百姓,替换成全体人类而已……所谓圣地,就是用最卑下的身段,完成种族传承这种最伟大的事情。只是让你负荆请罪,你应该甘之如饴才对。”

    “现在不是历史,我有自己的见识,有自己的头脑,绝对不会屈从某些人肮脏的意志!”林中青无法克制自己的愤怒,终于挥手打去。

    一道白光划过,对面的白面男人化成一幅画,画很美,但人心却很脏。

    她愤怒道:“为了苟活,为了传承,就要付出当奴隶,当蛆虫的代价么!与其这样压抑地活着,不如轰轰烈烈地死去!”

    画中男人仍然在说道:“你一个人代表不了其他人,你不怕死,别人还想活;但你一个人的行为,却牵累了其他人。所以你不能抵抗,你要服罪,你要为了大局而忍辱求生。历史上有很多人物值得你学习借鉴……”

    “不可能!”林中青怒吼着,“我是不会为了那些垃圾而牺牲的!我只会奋战到底!你们眼中的大人,你们眼中的地外文明,根本就没有你们想象中的强大,不过是自欺欺人的一些东西罢了!”

    “你们只是自己怕死,所谓的圣地,只是和这些肮脏邪物勾结在一起,让人作呕的家伙!迟早,我会将你们一起清扫干净!”

    “既然如此,看来你是不想接受我们的好意。可惜,本来还指望你能成为一个缓和双方关系的中坚力量,看来是做不到了,”画中人摇头道,“对方的真正强大,是你所不了解的。弱小不是生存的障碍,无知才是。”

    然后整张画变成了一团烟雾消失。

    “可恨!”林中青恼怒道。

    今天,她感觉自己似乎生了一辈子的气。

    这时,东方一统从系统空间飘出来。

    “冷静,这人的出现,似乎就是来激怒你的。”东方一统淡淡道。

    “激怒我?”林中青缓缓冷静下来,细细一想,刚才这个画中人,的确如此。

    如果对方真的要劝说自己上门负荆请罪,不会不知道自己的性格,不可能用那种语气。

    但话又说回来,谁知道这不是因为圣地的傲慢所致,他们以为只要命令一下,别人就要服从,这种自以为是的大人物,多得可以说数不胜数,尤其是以封建皇帝为代表。

    她将自己的怀疑说出。

    “现在情报不足,不能判断对方的来意,圣地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你也只是偶尔听家里人讲过,现在要做的,一是向家里发报,确认刚才这人说话的真假,二是紧急筹备一大批精神之核,通过之前的拷问,我已经整理出了通过灵质世界转移的方法,只要做到这一点,我们就能立于不败之地。”东方一统仍旧很是冷静。

    “很好,我就知道东方哥从来不会让我失望。”林中青心下一松。

    她很快吩咐下去,让众人各司其职,继续运转。

    …………

    范北很快从管家系统那里得知所谓“圣地”的存在,他想了想,与宝剑系统发去询问信息。

    它的首任宿主侯胖子果然很有心机,装傻的同时,对这些隐秘打听到很多。

    “圣地,最初起源于人类与邪灵的一个联系机构。有一些人自称得到天启,实际上是被那些高级邪灵选做了管理人类的代理人,因此以‘圣地’自称,他们住在灵质世界一角,不存在于现实世界的位置,主持文明重建的事情。”宝剑系统回复道。

    “原来如此,其实就是一个养殖场的场主啊。”范北摇头道。

    他接着指示道:“你快点压榨一下侯胖子,让他抓紧上位,集中南岭商会的资源,很可能要有一场大战要打了,这一打,或是转移,或者胜出。”

    …………

    南岭商会。

    宝剑很忠实地传达了制造者的意图。

    “这不可能,权力面前,母子一样反目,武则天不就杀了自己几个儿子么?”侯胖子连连摇头,“莫害我,还是再忍两年,母亲就会自动去职。”

    宝剑劝说道:“你这样做是为她好,省得她被那三个邪物最终暗害。”

    “但是太急了,很容易出问题,反而弄巧成拙,让她误会我装傻,就是为了夺权。”侯胖子还是不赞同。

    “哦,既然这样,之前你不是说过赵伯岳想要秘密联系星辰商会的人,帮他除掉三个邪物,夺权上位么?你使点力气,让这事快点成行,最后坐收渔翁之利。你们现实里的人类做事就是拖拖拉拉,一点没有电视剧里演的爽快。”

    “咦,你为什么突然如此急迫?”侯胖子当下起疑道,“莫非是有人指使你这样做的?”

    他能装了十几年,心机之重,绝非常人所比,一下就看出宝剑的问题所在。

    最后回答他的,是他自己的三声惨叫!

    “宝剑爷爷,我错了,我不该质问光辉正义的爷爷您,我这就去办,这就去办。”

    “早这样不就好了!真是的,非得逼迫我老人家动用正义的制裁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