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我把系统安排了 > 第一百三十九章 新世界
    看到这一幕,范北突然明白过来,真想发挥最大的战斗力,资源应该用在系统身上,而不是宿主身上!

    宿主是人,是生命,他们最该做的是统筹规划,发挥创造力,发挥脑洞,从而解决系统的死板和僵硬。

    可能一万个脑洞只有一个能成功,其他都有很高的风险。

    但还是那一句话,反正死得又不是系统……

    身为一名合格的系统制造者,心肠必须要狠,不然的话,是无法穷尽可能,制造出最完美的系统。

    他收起感想,继续观战。

    打跑了圣地五人,二死三逃,东方两人便虚幻身形,再次进入灵质世界。

    这时,已经有着星辰商会的人员前来清理广场。

    这就是“心灵链接”的好处,范北之前能看到,很多人其实都是战战兢兢的,然而却没有逃,还在执行职责。

    神秘时代就要有适应神秘时代的手段。

    这些人都对林中青个人效忠过,没有解除链接之前,擅自逃亡,就是不忠,就会反噬。

    整个铜堡看似摇摇欲坠,仍然在运转,和郎生之前的情形截然不同。

    那时候郎生只是面对三个散人猎手,就被搞成孤家寡人,无人帮忙。

    此时广场之外,同样观战的郎生,见状狠狠握拳。

    老天太不公平了!

    凭什么,我遇到这样的危机,只能靠着系统临危翻盘,他们却能轻松碾压过去!

    而且,他扫一眼左腕上的那只手镯,好人系统现在也没了,只变成了一件装饰品。

    如果不是还留下两个功能,他真狠不得砸碎这玩意,“我要做好人”,这几个字真是对他讽刺!

    为什么?

    为什么?

    他只在心底大叫着,我已经做到了自己能做的极致,这还不够么?

    正在这时,一个温和的女音在他耳边响起:

    “痛苦的孩子啊,你想离开这个残酷的世界么?你想去一个新世界,创造你的传奇么?”

    他微微一愣,只觉得整个人似乎重新回到母亲怀抱一般,那是再没有经过的安心与温暖。

    但是多年形成的狠劲和疑心,让他清醒过来。

    “你又是谁?”

    “我是童话世界的缔造者,一切弱小者的庇护人……”

    “太长了,记不下,你就说你找我有什么事?”

    “呃,真是个淘气的孩子。是这样的,我所缔造的一个世界,充斥了骗子,人与人之间已经丧失了信任,仅仅为了微不足道的几百块钱,人们就可以欺骗相识十几年的人;为了谋取利益,他们可以打造各种精美的人设,用来欺骗那些还愿意相信别人的人;那个世界已经坏了。”

    “你既然是缔造者,就是上帝,直接来一场洪水清洗一遍不就是了,干嘛来找我?”郎生可不会上当。

    “我下不去手,就像父母明知道自己孩子罪恶滔天,又有几个能下手处置的?”

    郎生刚想下意识地拒绝,但手镯猛然一热。

    他心中一动,难道说自己的好人系统,还是有可能回来的?

    没错,肯定是这样的,他心头和热起来的手镯一般,同样火热起来。

    对方并没有完全抛弃自己,毕竟还给自己留下了两个功能,一个系统空间,一个系统商城,都是最好的求生手段之一,既然如此,就代表着并没有完全放弃自己。

    “好吧,我答应你,只希望你不要像自己说的那样,也成为一个骗子。”

    “好的,孩子,我看得出来,你还有着一颗向善的真心,连佩戴的手镯都这样提醒着自己,希望你不要辜负自己的本心。”

    呃,原来我是这样被选中的么?

    这个所谓的童话世界缔造者真是肤浅,竟然只看一些外物,看不到我真正的内心。

    郎生心中冷笑,再次对系统的强大有了认识,哪怕只遗留下一二威能,都不是这些所谓的造物主可比的。

    随后一道绿色的光芒在他房间里出现,郎生咬一咬牙,走进了绿光之中。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若是不冒险,人生又如何精彩?

    …………

    一处繁华的都市街头,人们脸上个个挂着笑容,就像相识多年的好友那样。

    郎生出现在一处角落,他没有乱动,而是四处观察着。

    这里很像末日前的地球,他狠狠掐了一下手,打开一下系统空间,不是幻觉。

    那个缔造者的确让他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他压抑住心中的激动,然后四处观察起来。

    这时,一个半秃顶的年轻人,带着笑容对他道:“你好,您是第一次来到我们城市吧?”

    “嗯,是的,我从别的地方来。”他惊奇地发现,自己竟然能够听懂本地语言。

    “你有什么地方想去的么?”半秃年轻人热情地道。

    “我有点饿了,你带我去一个饭馆吧。”郎生捏着拳头,比量一下双方差距,他觉得自己就是没有修炼,也能打这家伙三个。

    “好的。”

    年轻人叫来一辆出租车,两人上了车。

    一个小时后,掏干净系统空间里最后一块黄金,都付不起天价午餐的郎生,最后出现在郊区一处矿坑里……

    “卧槽,这是如何黑暗的一个世界……难怪你们的造物主都看不下去了!”郎生欲哭无泪。

    在刚才的时候,他想过逃跑,想过用武力教训这些人,然而天降一道绿光,那些人都用嘲讽的目光看着他。

    他很快就在绿光的沐浴下,明白过来,这里不能使用武力,不能杀人,反正暴力手段是禁止的。

    然后他就要遵守人家制定的规矩,吃饭要付钱,但是计算单位不同,他吃了一条鱼,这条鱼竟然是按照鱼鳞数目来算钱的……

    于是他只能被卖到矿坑里赚钱还债。

    他知道了,这里的人活得必须很小心,不然的话,一个不注意,就会被各种看似公正的规矩所欺骗。

    旁边的一个工友听到他的遭遇后,不由地同情道:“你还真是个外地人,恐怕是从很封闭的山里来的吧?不知道我们这大城市的规矩,就是出去吃个饭,也要签订合同的。”

    “你们这还怎么发展,还怎么有效率?”郎生疑惑道。

    “效率有啊,签订了合同要是不好好工作,就会被绿光处罚,反正处罚的结果你是肯定不会想的。”工友解释道。

    “那你是本地人,你又是怎么进来的?”郎生无力地挥动锄头,问道。

    “唉,我是看中了网上一个创业项目,将多年积蓄投了进去,那个创业项目是一个名人代言,说是保本分红。然而后来三年后项目失败,那名人却说与他无关,只是别人冒用他的名头。”工友摇头无奈道。

    “可恨啊,这种世界还能存在,简直就是天理难容。”郎生愤愤地说着。

    “是啊,我们也觉得这样的世界不可能存在,但现实就是比小说离奇啊……”工友心有戚戚地说着。

     郎生点点头,又不着痕迹地与其他工友说起话来。

     最后他真是大开眼界,大家虽然结果都一样,但受骗的过程真是千奇百怪,让人大开眼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