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我把系统安排了 > 第一百四十四章 失去
    范北这一研究,又研究了半个多月,一转眼就是36年的阳春四月时分。

    春光明媚,邪灵退散,让人不敢相信,曾经将地球一把推到最深沉的黑暗深渊中的日子,就这样一去不复返了。

    他做实验完毕,从灵质世界中出来,回到阳光照耀之下的白杨林内。

    看着周围和煦的阳光,纵然他一直都是个很低调的人,也忍不住心中自得。

    这一切,都是在他成为系统制造者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所发生的事。

    他就是神!

    他是主宰逆转之路的幕后之手!

    系统就代表着希望,就代表着将绝望逆转的最后解决方案!

    不知不觉间,他的心态开始变化,变得更加自信,更加有力起来。

    正在这时,曾经在耳边出现过一阵呢喃声,在他情绪高涨之时,再次出现。

    而这一次,他听明白了对方所言。

    “九天十地,无上之主,请降下怒火,将这个黑暗扭曲的世界毁灭吧,毁灭吧……”

    “毁灭……带着我的躯体一起,我会向你献祭上我所有的一切。”

    两世为人,费尽心思想要求活的人他见过很多,一心求死的人,他也见过几个。

    但一心想要拖着整个世界去死的人,想要世界毁灭的人,他还真没有见过,可能是因为这个世界的人都是唯物的吧……

    不过既然如此,我就勉为其难地收下你的愿望,至于要不要达成,那就算了。

    然后跟着这个声音,他闭上眼睛,借着之前的研究成果,精神意念探入灵质世界,然后回溯这个声音投射在灵质世界中的坐标。

    他看到了……

    只见一点惨绿色的光芒,在地球这个灵质孤岛中的一角边缘闪烁着。

    如果不是他现在修为更进一层,加上《系统之父》的进化,根本发现不了这一点光芒。

    他顿时明白了小白之前轻描淡写的供述,里面蕴含着多少的技术含量。

    只有真正研究过的人才会明白前人的辛苦和艰难。

    他的精神力必须强大到能够扫到整个地球孤岛的地步,并且还要精细到感知那些低微声音的能力。

    范北从7月初开始修炼,修炼到4月,近10个月的时间,借助《系统之父》的手段,将精神力淬炼到极为精粹的地步,达到黄金阶。

    又靠着修炼窥视来的功法《天王控玉诀》,将精神力的操控力练习到极为精微的地步,这才能勉强在地球这个小池塘里做到。

    想象一下,能将那个庄园主人流放到地球的存在,又得是多么强大,才能倾听到地球的声音?

    带着这种感叹,他开始针对这朵绿光,准备将宝剑投放到对方的世界去。

    至于新的系统,他还有两个名额,并不打算浪费,毕竟这是很宝贵的名额。

    下一次《系统之父》升级,还不知道要何年何月。

    他要尽量将现有的4个系统充分利用起来才行。

    一个管家系统,已经预定为地球之主。

    一个好人系统,进了骗子星球,前景广阔。

    一个天狗系统跟在身边,当个保镖,最是安稳。

    这第四个宝剑系统,也一定要好好安排。

    …………

    投放工程整整进行了一个月,范北才将整个首尾弄明白,现在就可以投放宝剑系统。

    正好系统日志中传来的警告信息,已经不止一条。

    动辄就是“宿主对宝剑系统不信任度增加,有着强烈的脱离倾向……”

    范北对此暗暗不屑,人就是这样,轻易到手的东西从来不会珍惜。

    等到这家伙失去宝剑之后,再去后悔吧。

    整个过程中,双方算是平等交易,谁也不欠谁的。

    虽然靠着这个胖子才打赢了关键一战,但对方也借此摆脱了致命的威胁,更是头上去掉了永久的阴霾。

    相比他的付出,他的回报更大。

    只是他本来能像郎生一样,可以得到更多更远远超过他的回报,然而因为他的性格原因,注定要失之交臂。

    大千世界,等待系统附身的家伙不知道有多少,范北才没有功夫和一个成天疑神疑鬼的家伙纠缠不休。

    今天投放工程进入尾声,范北就决定让宝剑系统脱离。

    这还是他第一次让系统主动脱离宿主,正好看看会发生什么情形。

    …………

    南岭商会。

    被天降陨石的奇缘打醒的侯少爷,绝对是这个月最大的新闻。

    他一反常态,上演了一副傻子逆袭的好戏,变得精明无比,看人奇准。

    只是侯少爷还是有着自己的苦恼。

    一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反噬的正义宝剑,另一个就是虽然入了洞房,却坚持不和他圆房的觉觉。

    每当他想用点计谋,都会被宝剑所制止,说这不是正人君子所为。

    他对此暗暗讥笑,合着你天天用正义制裁我,就是正人君子所为了?

    “觉觉,我现在都变聪明了,你还是不想和我在一起么?”侯胖子苦口婆心地劝说着。

    “抱歉,少爷,你在我心中的形象已经固化了,之前答应和你拜天地,我也只是当成陪你小时候的过家家,并没有真正答应你。我已经另有心上人了。”觉觉,这个俊俏又泼辣的南方少女,一本正经地说着。

    “那个人到底是谁?难道还比我强不成?”侯胖子十分不爽道。

    “他英俊潇洒,一米八三,身体强健,为人正直,又非常勤奋,做事公道,周围的人就没有不服他的,而且虽然他很有背景,但却从来不仗势欺人,对待所有人都是很温和很公正,但骨头里却很执着……”觉觉双手捧心状。

    “可恶,这样的人就不存在!肯定是你被那些小白脸迷惑了!”侯胖子诋毁道。

    “怎么不存在?他叫林中石,是我两个月前见过的,”觉觉脸上挂上两片红晕,完全就是痴情中人的作派,“当时他奉命来我们商会商议什么事情,我是跟着你妈,也就是前会长一起见到的他。”

    “可恶,我和你在一起都19年,这么长的感情,竟然抵不过一个相识才两个月的小白脸!”侯胖子勃然大怒。

    他本来心生十几条诡计,想要废掉对方,但一听对方的名字,立刻就打消了十条。

    这个家伙有点惹不起啊。

    “是啊,你是和我待的时间长,但别人都说,青梅比不过天降;何况你以前给我留下的都是负面好感度啊……这真不能怪我,”觉觉坚决地说着,“现在少爷你也变聪明了,你身家亿万,又是大商会的会长,有的是漂亮女人倒贴,以后也不用我照顾。我现在就收拾收拾,去找我的石头哥哥,他一人孤身在外,肯定没人照料……”

    “卧槽,”胖子吐血倒地,由于宝剑的威慑,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对方美滋滋地打好小包裹。

    一个小时后,他就从窗户里看见觉觉推开别墅的门,扬长而去。

    他在这时,才明白自己恐怕是真得失去了对方。

    不过,他不知道,他还会失去更多……

    “看来,我也要走了,你刚才心思恶毒,浮现出太多丑陋的念头;实在让我看不下去了,纠正你的三观,看来是不可能的。正好你一直担心我对你别有念头,那正好一分两散。”

    跟在他身边的宝剑,说了这样一句后,就掉头飞出窗户。

    侯胖子只觉得灵魂之中,就像突然缺失了一块最重要的东西,整个人都感到一阵发自骨头里的空虚;

    这份空虚甚至比刚才觉觉的离开,还让他感到难以忍受。

    因为前者,他总觉得还有办法挽回,就算对方嫁人了,也可以让他们离婚;而后者,他看着远去的宝剑背影,却隐隐有个感觉,是再也不可能挽回的……

    可恶,一个个都要离开我!

    你们以为我愿意装傻子么?我如果不那么做,我怎么活到现在?

    我没有错,有错的是你们,你们一个个都对我不真心!

    迟早,有一天,我会让这个世界上,再没有人能背叛我!

    “林中石,就从你开始吧!”侯胖子狠狠地说道,“正好那把掣肘我的宝剑消失了,再没人能阻止我做我想做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