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我把系统安排了 > 第一百六十一章 发行
    看到这一幕后,范北不由感叹:

    “没想到前世已经大踏步后退的全球一体化,现在竟然这么容易就实现了,只可惜时机不好,总人口已经缩减到3个亿不到,只看人口,和前世一个九州的地区市场,都没有什么区别。”

    人口数量的统计方式,是管家系统兑换出来的一门气息追踪之法。

    理论上讲,每个产生灵质世界的星球,上面的活物,都会在里面留下一丝气息。

    普通生命当然极为微弱,智慧生物相对就强一些,能够进行识别。

    自然这门法诀的入门门槛之高,也不是一般强者可以企及的。

    范北感叹后的数天后,这个野蛮生长起来全球商会就做出了一件很野蛮的事。

    “第一版联合币正式发行,所有商会以后进行交易都要使用这种货币,拒不使用者,一律流放。”

    “兑换方式,当前标准为蕴含有100个单位的精神之核兑换100元,将来会实行浮动兑换。”

    这个命令一出,引发的波澜,比它刚成立的时候来大得太多。

    可见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在哪儿都是一样。而一旦涉及自身利益,那就完全不同,再小的利益也会有人计较到底。

    “这,这完全是不加掩饰的强行收割!”

    所有人都看得分明,这种货币又不说与黄金挂钩,那就是想发多少是多少,完全看对方的心情。

    如果对方是一个卓有信誉,有历史的大组织,大家还能勉强认可一二。

    但一个只靠着暴力压服别人,成立几天的联合组织,就这样强行运作货币的发行,已经不能用野蛮来形容,而是残暴和无耻。

    每一处酒吧,每一个旅馆,每一条街头,都在爆发着激烈的抨击。

    “哼,我们大不了以物易物,她还能一一查验我们不成?”

    “就是,这分明是想用白纸一张,套取我们宝贵的精神之核,这可是最核心的修炼物资,对方这明显是要防止别人超过她。”

    “看到了吧,如果一个组织还能稍微有点公心,作为个体的强者,完全就是将个人利益置于所有人之上,所有人都是为她而活!”

    “真是可恨,还以为她赶走了外星人,要做人类的救世主,没想到是想做霸王!”

    众人议论纷纷,而各个大组织的头脑们,则是默不作声地兑换了一部分,尽量维持在对方的心理底线之上。

    当然不会有人兑换太多,拿真金换白纸,而且是还没有展现过信用的白纸,谁会做?

    很多人都想反抗,但仔细一想,竟然恐怖地发现,几乎无法反抗。

    对方能进出灵质世界,可以随时找到他们的所在。

    而他们中虽然也有人能做到一样的事,但在那里根本不是对方的敌手。

    想靠人手堆死对方,如果这种事可能的话,他们也不会向外星主子屈服。

    既然对方打败了外星主子,就证明她比外星主子更强,也就更加无法对抗。

    发现这点后,他们只能改变策略,不能玩明的,那就玩暗的,隐匿资产,挖坑埋宝,这可是祖宗们玩石头的时候就会干的事。

    你让我兑换,我能兑换1个亿,我只兑换100万,至于流通的时候,我和别人约定好拿物资冲抵。

    虽然麻烦一些,但总比平白被收刮来的好。

    范北通过各种消息渠道,知道了当前的局面,他很好奇,林东二人要如何破解?

    暴力不是万能的,如果对方不与你合作,玩各种软对抗,绝对是让人头疼的事。

    因为财富的根本还在于人,把人杀光了,黄金再多也没用。

    管家系统到底有什么解决办法,林中青又如何将全球财富迅速转化成她对抗新敌人的力量?

    和平手段肯定是不行的,太慢了,动辄要用十年以上来算,哪怕只是剩下三亿人口,这里面涉及太多的变数,人种,语言,文化,大家根本就不一样,如何短时间统合?

    她只是建立起最表面的统治方式,将各大商会组织的头脑,通过心灵链接的方式,强行绑定在自己身上。

     这种统治形式,显然是脆弱不堪,处处充满了粗糙感。

    …………

    在这些大组织之中,唯有南岭商会和白银商会是两个奇葩,都在掏家底支持对方。

    前者还好说,林中青对他们有极大的威慑,三个靠山说灭就灭了,只卖了20亿的价钱。

    而白银商会之前与对方明明是对头,还几次针锋相对;现在却华丽转身,俨然以狗腿自居,这真是让人感叹,没有不变的立场,只有不变的利益。

    只是这种转身,到底是正确,还是错误。

    大多数人都不看好他们。

    就连做出赌注的他们自己人,也是战战兢兢。

    白银城内,就有很多不同的声音。

    “白灰灰的宝核出去,花花绿绿的纸片回来,这能有什么用?”一位刚刚被提拔到副经理位置的家伙,在一个私人酒会里,忍不住对熟人抱怨道。

    既然能够得到提拔,就说明是李兴认可的。

    连他都说出这样的话,可想而知,其他人又是什么看法。

    “怎么没用,每年必须缴纳的基础安全费用就可以用这个支付,而他们自己商会的任务委托,也接受这个联合币来支付,所以是有回收渠道。”骆先生,正好出席这个酒会,于是说了一句公道话。

    没人反驳他,如果说几千万甚至上亿就能雇佣到最强者,那绝对是划算的买卖。

    “话是这样说,但不需要这样急迫吧?总得给人一个适应的时间,先在局部试用,再慢慢推广,也好建立信誉。”新任副经理摇头道。

    “王经理说的没错,可能,他们缺少的就是时间吧。”骆先生意味深长地说着。

    众人沉默了。

    他们明白这句话的真正含义,那就是不要去惹对方。

    一个很缺少时间的强者,你去给他找麻烦,会有什么后果?

    他会耐心听你的解释和建议?不会的,只会一巴掌拍下来。

    “算了,算了,反正我看其他组织兑换的都很少,恐怕想要流行还得十几年,如果她能坚持到那个时候。”有人将这个有些危险的话题转移开。

    “是啊,喝酒喝酒,今天有酒今天醉,莫论人间是与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