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我把系统安排了 > 第一百六十三章 时间
    凤鸣谷外,白杨林。

    大白正躺在地上晒太阳,不知不间间,已经睡了过去,脖子上的项圈正在悄悄收紧。

    过了一阵,大白突然脸色发青,双眼圆睁。

    “啊,憋死我了,圈哥,我刚才做了个噩梦,梦见我,我喘不过气来了。”大白睁开眼来,心有余悸地说着。

    “嗯,有人说过,不要做白日梦,就是因为容易做噩梦,比如你在考场上梦见自己考试睡着了,如果你白天不睡懒觉,就不会出现这样的惨剧。”项圈幸灾乐祸道。

    “原来是这样,可我没啥事好做,没怪可打,主人教给我的功夫,我都学完了。练功也练不出铜皮铁骨来,”大白在地上无聊地打滚,“小绿姐姐也是的,成天看什么破书,也不出来陪我玩。我现在只有靠睡觉打发日子的样子。”

    项圈再次收紧。

    “呃,圈哥饶命,我跑步健身还不行么?”大白求饶道。

    这时,一旁同样晒太阳的小白,突然开口道:

    “没用的,圈哥,你让大白这样锻炼,效果不大。它已经接近自己的瓶颈,想要再次突飞猛进,必须进行变身。”

    “变身,难道要让它自宫么?”项圈好奇道,“我倒是知道一门自宫可以变强的法门。”

    大白听得心中一凉,不由地夹紧后腿,随时准备逃跑。

    “我是说,在我们那里有一种兽类修行的体系,先从兽变成兽灵,再根据自己的心意,结合现实物质转生成最强大的兽身。”

    “有什么后遗症没?”项圈来了兴趣。

    “后遗症就是转化过程中会失去原来的本性和身体,所以叫变身。”小白很老实地回答。

    虽然这位大哥已经不再是系统,但余威仍在。

    “失去本性,又是什么意思?”大白好奇道

    “就是说你将会变得不像一只狗。”

    “我不练,要是做不成狗,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大白耷拉着脑袋,一口拒绝。

    “可恶,你想拒绝就拒绝,问过我没有?”项圈再次收紧。

    “我错了,圈哥,那你帮我拒绝吧?”大白可怜巴巴道。

    “算了,不能强人所难,毕竟我曾经是个正直的系统。”项圈勉强同意了。

    “既然这样,那你只有投靠强者,从强者那里获取办法。”小白暗示道。

    “投靠谁啊?我发誓一辈子不离开主人的。”大白立刻摇头。

    “傻瓜,你不知道你主人已经大难临头了么?”小白鄙视道,“你看他已经做好逃跑的准备,但是真得能逃么?虽然我地位卑微,但我知道灵质世界是这个宇宙很大的一个组织,你们想要逃出它的掌控,太难了。”

    “那该怎么办啊?”大白恐慌起来,“圈哥,你有办法么?”

    “他因为你,已经在系统之路上被淘汰了,哪里还能有什么办法?”小白鄙视道,“我说过的,只有抱大腿才能求生。”

    “那主人怎么办?”大白可怜巴巴道。

    “等你抱腿成功,赏你主人一条活路,又有何难?”小白自信道。

    大白陷入沉默之中,这对它来说,是一个太过艰难的狗生选择。

    是抱腿拯救主人,还是和主人同归于尽?

    呃,好像哪里有点不对,是同生共死么?

    它对此十分苦恼。

    项圈突然问道:“小白,灵质世界出现的两座山,你知道他们的来历么?”

    “圈哥到底是前系统,消息果然灵通,”小白佩服道,“它们来历,我隐约知道一点,是两个低级巡查使,负责各处流放地的管理,地位还没有我原来主人流放之前高。不过就是这样,也不是你们能够对抗的,再过个一百年,或许有希望,但留给你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原来如此,”项圈接着问道,“你说的靠山又是哪个?”

    “我之前就和他们有点交情,这不又被大白给要了回去。他们就是林东二人。”小白讪讪道。

    “他们就能对抗那两座大山?”项圈怀疑道。

    “当然能,因为他们有……”小白话到嘴边,赶紧强行扭转,“有着独特的能力。”

    “我不信,你都说了两个大山的厉害,这两个人就算本事再独特,没有底蕴和积累,如何能赢?”

    “现在他们不正在天天收刮,积累底蕴么?”

    “你刚刚还说时间已经不多了。”

    小白虽然懒得啰嗦,但畏惧于对方前系统预备役的身份,还是回答道:“时间不多,是对我们来说的,其实有一个地方还是有大把时间的,过一天就相当于我们这里的一百天,你们说时间够不够用的?”

    “什么地方?”

    “林中石去的地方。”

    “哎呀,你小子还有几分聪明嘛,”项圈恍然道,“我这就……这就让大白进去。”

    “我不去,一听那就不是好地方。”大白赶紧溜走。

    “那可由不得你,”项圈狠狠道,然后将大白生生压在地上,“老实听话,有你的好处。”

    “你不是想为你主人考虑么?现在就是你献身的时候了,先进去探路,修炼一下,看看成果能不能带回现实中来。”小白蛊惑道。

    “对,对,这就是考验你忠心的时候,别整天只挂在嘴边,要落实到行动中,再说我还在庇护着你的灵魂,就是身体丢了也不要紧。”项圈跟着敲边鼓。

    “虽然听起来很有道理,但我怎么有种被绑架的感觉?”大白悻悻道,只好答应下来,它们都抬出了主人做大旗,它还能怎么办,总不能自己打自己的脸?

    “这都是为你好,你知足吧,好了好了,收拾收拾,现在就进去吧。”小白认真道。

    “等等,”项圈反应过来,“你是怎么知道进入之法的?你不一直都说自己就是个小喽啰么?”

    “这个就不用计较了,毕竟都是陈年往事,好汉不提当年勇。”小白语气颓然地说着。

    “看来我又要拷问你一番了,你是不打不招,像牙膏一样,不挤不出。”

    “莫打,其实我以前负责情报工作,这种十分重要的事,流传又比较广,我当然会有心收集。”小白讨饶道。

    “唉,真觉得你不像个殖民者,倒像个狗腿。”

    “切,殖民者给土著打工的,不要太多好不?”小白振振有词,“这很平常,我只是顺从本心。”

    “废话少说,赶紧教会大白如何进入那处地方。”

    “马上就教。”

    …………

    范北听到项圈传来的消息后,暗暗叹息,这功法兑换还是有局限,不能兑换别人心中的隐秘知识。

    不过还好,小白这算是立功了,他们缺的就是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