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我把系统安排了 > 第一百七十章 使命
    勇士看着那条在柳云唐面前摇尾巴的白狗,心情复杂。

    他就是破衣人中的一员,还是埋伏起来的人员。

    正如那个武者统领所言,他们有暗子,首先出来的全是预定为牺牲者的人。

    当然这些人,都有不得不出来当炮灰的理由,人人都是一群亡命徒。

    而他是跟踪者的角色,同样有拼命的理由,那个神秘声音正是这个理由。

    而跟踪者同样是预定为炮灰的类型。

    刚才他就发现了那条白狗的存在,发现对方搭上了一条线,混得还很好的样子。

    人竟然混得还不如一条狗,做人还有什么意思?

    他这样痛苦地想着。

    “你一直跟着我们,到底想干什么?”护卫统领打断了他的自怨自艾。

    这位勇士下意识地看向大白,刚才他选择跟踪对象时,选择这一路,就是因为对方是条狗。

    如果对方是他的同类,他反而不敢过来,因为很可能会被灭口。

    别看大家都是一块的,但是对方肯定不想暴露身份。

    但这条狗看起来不谙世事,应该没有那么残酷。

    “我想投靠各位老爷。”他咬牙道。

    “你,能有什么用?走路都跟不上我们,要不是这里不好飞行,我们早把你甩开了。”其他护卫老爷哄笑道。

    “我,我可以给各位大人养狗。”他鼓起勇气,暗示道。

    护卫统领刚想让人杀了他,却看柳云唐来了兴趣。

    要不怎么说他是个傻子,是个人都知道这时候不能收来历不明的人。

    “你都有什么养狗的招数?”柳云唐饶有兴趣地问道。

    护卫统领想说些什么,但一想也不能事事都将少爷控制在手心,万一惹得对方自走就不好了。

    “少爷,我会做狗狗最爱吃的菜……”他当下说了几个地球上的菜名,“都是我们本地的菜。”

    “怎么样,大白,你喜欢么?”柳云唐开口问道。

    “好吧,就留下这家伙给我当佣人。”大白已经流了一地口水。

    果然赌对了!

    勇士心中狂喜,脸上却是露出讨好的笑容。

    “少爷,这人来历不明,不可信任啊。”护卫统领终于忍不住劝道。

    对方空口白话,就想当养狗人的角色,这怎么可能?

    这显然是想走幸进之路,博取信任之后,再进行反噬。

    他绝对不能容许这种事发生在眼前。

    那是对他智商的嘲笑。

    “怕什么,他不过是个普通人,我的大白还能变人,还怕被他牵走么?”柳云唐毫不在乎道。

    范北看着这一幕,刚才他没有出声,并没有搭救对方的意思。

    如果对方被护卫统领杀死,那就是他赌错了。

    同样他也不会要求大白赶走对方。

    既然进了这个地方,那就是各凭本事和运气。

    对方没有自己这样提前布置好的棋子,那就要拼命,就要看脸。

    现在看来对方脸还不算黑。

    “对了,你换件衣服,那件破衣就丢掉吧。”护卫统领没再坚持,只是对身边一个同伴使个眼色,后者立刻就明白过来。

    柳云唐一听,伸手从杨皓那里拿过宝剑,炫耀式地挑出一件便装,一股脑丢给他。

    勇士脸色一变,没想到这人竟然有如此的底牌!

    幸好刚才没有拼杀起来,不然的话,恐怕还是这一家能笑到最后。

    看似最强的一方,和最弱的他们,都会死在这个公子哥手上。

    接纳了这个普通人后,众人继续前行。

    这一次护卫统领有意加快了步子,速度提升到和常人狂奔一样。

    那个勇士此时却显示出了一点不凡之处,两个小时过去,还能坚持住。

    “咦,你的资质还真不错。”护卫统领对这个来历不明者,第一次有了点佩服之心。

    他当然知道普通人进来这里,死亡率有多高,可以说随便一场冲突,都会丧命。

    之前那只是大家投鼠忌器,再说,一时抢到手,不代表就能活着回去。

    能全身而退才是最难的,当那些破衣人有了收获,他们就会从猎手变成猎物,角色对调过来。

    而他们显然不具备保护自己果实的能力。

    “多谢大人的夸奖,小人从六岁就开始锻炼长跑了。”勇士诚恳地回答道。

    他没有撒谎,在地球上,他六岁就要跟着家人逃亡,逃离被邪灵肆虐的城市。

    长跑那是基本功,邪灵很多行动迟缓,但是耐力无限,如果跑不过对方,那就只能指望跑过同伴。

    其他护卫眼神却是一狠,既然这人资质不错,那就更该杀了,不然的话,岂非多出一个竞争对手?

    众人急行五个小时,终于赶到下一个地点。

    这是一片散发着血腥味道的深潭,正位于峭壁之下。

    峭壁之上,还在不时向下滴落着血水,汇聚成了这片深潭。

    刚刚抵达,柳云唐的六个护卫们,就是心下一沉,因为此时潭水边早就聚集了上千人!

    这样多的人,他们如何获得入潭水浸泡三天的资格?

    如果他们知道,自己队伍里竟然还有两个需要浸泡的,更是会发狂。

    “看来今年进来的人很多啊……”有人低声议论着。

    “大概是和一批武二代们到了最后年龄限制有关吧。”有人给出了解释。

    护卫统领心中苦笑,事实就是这样。

    今年正是柳云唐二十岁的生日,如果拖过今年,还不进行脱胎换骨的话,他就连家族联姻的本钱都没有,那就是彻底的废物。

    连做吉祥物的资格都没有,柳云飞是不会让这样的废物继续存在下去的。

    相反,如果他能脱胎换骨,柳云飞会很乐意让他好好活着,因为可以用来给柳家传宗接代。

    这样的话,柳云飞自己就不用牺牲潜力,去制造后代。

    对,想要制造天才后代是牺牲上一代的血脉潜力的,这就是柳云唐存在的最大意义。

    对方20岁脱胎换骨,正好明年结婚,后年生孩子,这就完成了家族使命。

    说实话,护卫统领很羡慕对方,因为他不姓柳,没有人家的血脉,想要当生育工具都不可能,只能靠着拼杀过日子。

    出去做散人,太难了,没有庇护,被人打伤,就要时刻藏着,免得被人寻仇。

    这就是家族和门派存在的最大意义之一,让你受伤了有人护着,而不是被一路追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