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我把系统安排了 > 第一百七十三章 赎命
    一个六阶高手被杀,众人终于冷静下来,开始认真听这把神剑的道德之言。

    “既然大家都没有反对意见,那就照本剑的话去做,现在我公布评选标准。”

    “一、手上不能有无辜之人的罪孽。”

    “二、素有善行者优先。”

    “三、乐于扶持正义的事业。”

    “就这三条,你们别浪费时间,只剩下两三天的时间,这血池就要开始入场了。”

    众人面面相觑,这三条,大部分人都不满足。

    唯独柳云唐一脸舒爽。

    “果然,我就知道老爹是变着法子让我过关,到底是疼我这个亲儿子啊!”

    “胡说,这明明是大哥给我找个二次浸泡的理由……”一旁的杨皓比他兴奋多了,“本来我根本没有机会二次浸泡的,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有自信排到前五。”

    “哼,你武功那么强,我就不信你没有欺压过良善?”柳云唐不屑道。

    “你错了,我对练武之外的事根本就不感兴趣,更别说欺压良善,他们又不会得罪我,我干嘛要浪费时间欺压他们?”杨皓很有底气地说着。

    “那你肯定比不上我,因为我三条全满足。”柳云唐得意洋洋。

    “不可能,你顶多和我一样满足一条而已。”

    “你错了,我出门在外,经常有穷人过来讨好我,我就大发慈悲赏他们两个……”柳云唐得意道。

    众人顿时恍然,是啊,换成别的武者,那些平民谁敢靠近半步?

    只有这个半城闻名的傻子少爷,大家才会冒险求恳一二,反正也不会被杀。

    大白摇摇尾巴道:“看来,我也能捞到一个名额,最少我从来没害过人。”

    护卫统领又是羡慕,又是可惜,他就一条都不符合。

    毕竟一路打拼上来,手上能不沾血?

    至于无辜不无辜,那谁也不说不清。

    他尚且如此,其他武者更不用说。

    “混蛋,它这分明是要将我们所有人都排除在外!”潭水西边,那一群人中,个个怒气冲冲。

    哪怕对方先拿走一半,剩下的让大家比武抢名额,他们都不会如此发怒,因为那代表着他们还有机会。

    而现在这三条评价德行的标准一出,他们连一点机会都没有。

    谁手上没有几条无辜人命。

    要是有不开眼的挡住路,都是随手杀了。

    因为平民之中,都要想法设法弄到一两个标签贴在衣服上,这样才能有一些保障。

    没有标签的,那自然是毫无保障。

    然而聪明人总是有的。

    潭水东面,临时联盟的组织人易姓武者,他就看出了其中的关键。

    “我愿意捐给神剑三千万上品晶石,以支持神剑的正义事业!”他高声喊道。

    “可恶,又让他抢先一步。”刚刚受伤的潭西联盟主事月天,一听就知道不妙,赶紧示意仆从。

    一个仆从武者立刻开口道:“我们月天少爷,捐助五千万!”

    月天点点头,两千万是对之前冒犯的补偿,他此时挺后悔,只顾着打击对面,却没想到这把神剑如此厉害。

    真不知道它的掌控者到底是谁?恐怕是数城之主,也没有资格掌握它。

    至于刚刚那个柳云唐,他一看就知道对方只是个傀儡而已。

    傻子当傀儡,不是最合适的么?

    要么就是这把剑成长的鼎炉,反正一旦没用了,就会被抛弃。

    这时,众人纷纷后知后觉起来。

    一个个慷慨解囊,赞助神剑爸爸的正义事业……

    “很好,你们迷途知返,还是有点救的,以后记住不要再做恶事了。白条我是不收的,谁捐多少,现在就结账。我随后就给你们做出排名来……”

    …………

    潭水北面,一群人在那里咬牙切齿。

    他们本来想着浑水摸鱼,东西一场大战之后,筋疲力尽,肯定有机会。

    然而突然冒出个来历不明的神剑,搞什么德行评比?

    到最后俨然变成财力的比拼!

    而他们正属于中下等的武者,浑水摸鱼还有机会,这样光明正大的比拼财力,却无法与那些大佬们相比。

    乱战之中,可以借助一些底牌杀伤不少大佬,这是他们的优势。

    至于这其中会产生多少死伤,他们却是忘在脑后。

    暴利面前,人往往会忽视自身安危。

    范北观察着周围的情况,看到很多人心下忿忿,似乎很不服气的样子。

    他很理解这些人的想法,拼杀固然会有危险,但却有机会。

    这些武者辛苦修炼到五阶六阶,并不能随心所欲。

    像护卫统领那些人,迫不得已,吃柳家的饭,就要给柳家卖命。

    而柳云唐这个少爷主子,也不能随心所欲,到时候就要进来拼命,不然的话无法维持下一代的优势。

    没有优势,他们家族就会很快被别的家族所超越,甚至被平民武者压过一头。这种情况下还怎么维持以往收获的利益?

    其他武者也是类似,如果这次机会丢失,就很可能造成一个家族的衰落,一步慢,步步慢。

    这个世界的残酷,他已经十分清楚。

    只是这些武者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事情的发展出人意料。

    武者们屈服于更强的武力,然而众人都忘记了今天真正的主角。

    逐渐沸腾中的血潭,似乎很不满意岸边平静的状态。

    刚刚吸收过月天的血液,对它来说,只是一个开胃的小菜。

    突然间,一股血浪出现,将站在岸边的一个武者直接卷了下去!

    那人也有五阶修为,却只能挣扎两下,就再也没了声息。

    这时,潭水北边的那群武者中,有人趁机说着:“神剑老爷,你看我们是答应了,但这血池不答应啊!”

    宝剑在潭水上空转动几圈,却是无从下手的样子。

    范北在大白的空间里,得到它的询问。

    “制造者,现在要怎么办?”

    “破坏潭水是不可能的,看来这血池的能力,就是靠着杀戮和武者的尸体补充才得以维持,你刚才那样一搞,等于要它的命,它肯定不会满意。”范北回复道。

    “可恶,那该怎么办?”

    “这还不简单,那些既不赞助正义事业,又做恶多端的,只好请他们去死了。”范北理所当然地说着。

    答案就这么简单,刚才拍卖名额时,只有几十个大佬出价而已,剩下的人还多的是,因为他们知道出也出不过对方,自然不会出。

    但他们万万想不到,这其实还是他们的赎命钱。

    “制造者大人提醒的是,我竟然没有想到这点,果然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神剑顿时转忧为喜。

    范北听得有点不得劲,但又想不出来哪里不对。

    他只觉得制作出来的系统,是越来越有个性了,难道是要萌生意识么?

    其实意识并不复杂,只要有足够的物质基础,就有可能萌生。

    而系统智能本身就提供了这个物质基础,更不用说,它所在的环境随宿主而时刻变化,很容易刺激意识的产生。

    系统意识的出现,到底是好是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