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我把系统安排了 > 第一百八十六章 捷径
    船上参观者议论纷纷,有想加入的,有不想冒风险的。

    所以说有时候不是你不想被骗就不被骗的,因为没人能掌握所有信息,如果事事追求稳妥,必然会失去很多机会,这就是安分守己。

    但真能安分守己的人又有几个?

    就像这时候,想加入郎生队伍的人,事后固然可以说他们聪明;然而万一他们遇到的不是好人系统,而是邪灵,那事后就可以说他们贪婪,被骗也是咎由自取。

    而那些不想加入的人,事后的评价,同样会因为郎生本人的性质而改变。

    观看到这一幕的范北,明白大势已定。

    因为郎生不可能输,他可以反复重来,而对手看似强大,因为禁止暴力的神规,同样限制了他们。

    在郎生使出超凡手段后,他的对手就注定输掉。

    就像曾经的人类面对邪灵流放者一般,郎生此时甚至比流放者的底蕴还要厚一些,毕竟流放者被剥夺了太多,而他却被增强了很多。

    “可惜,那个骗子世界的时间流速是一样的,只是昼夜长短不同,大家看来是在一个宇宙空间,不然的话,可能睡一觉,他那边的事就搞定了。”

    范北坐在大白的系统空间里,颇有些遗憾。

    不过这个局面也不错了,至少一个世界是安定下来,五个系统有一个捞到了实地。

    郎生那边暂时几年之内都不用看他,对方若是在这种大势已定的局面下,还被敌人翻盘,那好人系统还是赶紧换个宿主来的好。

    范北想到这里,将目光投向眼前。

    这处修炼世界可是集中了三个系统,大白、宝剑,加上他自己这个替身。

    就这样还开局不顺,大白沦为卖萌的宠物狗,宝剑跟着一群灭世的疯子跑掉,自己则是在打酱油,这就是顶端战力未知的必然结果。

    郎生的世界虽然糟糕,但却是个已知数;召唤他的大神却是站在他那一边的,只要他不搞灭世之类的事,就注定不用担心头顶上的事。

    而这个修炼世界却不同,有着强大的修炼势力,有着未知的神秘声音,有着洞天世界,还有一个柳云唐所在的本土世界。

    各种都是未知,需要谨慎地处理和安定。

    正在思考时,宝剑系统那边传来消息。

    “制造者,这些家伙正想搞一个大新闻,不知道我是不是要参与进去?”

    “你的规则难道不能帮助你判定么?”范北疑惑道,“这还要来问我?”

    “哦,他们想要集中所有的力量给我身上,让我帮他们灭世。”宝剑讪讪道。

    “原来如此,”范北先是恍然,随后悚然一惊,“不对,区区这点诱惑,你就屈服了?难道你忘记自己的规则设定,你可是正义倾向的系统!”

    “所以我来找你商量啊,”宝剑振振有词道,“看你是不是能给我修改一下系统倾向……”

    “……”范北无语,果然出现了这事,他早知道系统萌生意识后,会有这种情况出现。

    在面对巨大的诱惑或者绝境时,智慧生物总是会主动挑战自己的底线。

    “这绝对不行,你是正义之剑,却因为一些微不足道的诱惑,去干灭世的事,这能叫正义之事?别忘记,虽然这个世界很糟糕,但糟糕的世界,也有一些好人在活着,就像柳云唐,虽然出身豪富,却没做过什么恶事。”范北一口拒绝。

    “他们给出的奖励可是很丰厚的,你知道有多少么?”宝剑系统竟然还不想放弃。

    这让范北感到一种危机。

    果然制造者只是制造者,对制造出来的东西,只在事前有掌控,制造出来之后,就不再归你掌控。

    “能有多丰厚?”他只好问道。

    “这个洞天世界力量总和的十分之一。”

    “详细说说。”

    “这个洞天世界,由五座山,五座海维持着,从原本的世界汲取力量,然后保证着巨大的时间流速差。他们秘密掌握了其中一处海眼,要将力量全部灌输给我,然后我只需要拿出其中一半的力量,就足以摧毁这个洞天世界,而洞天世界一旦毁灭,外面的星球自然会被彻底摧毁,还会波及到周围一大片星域,让这里永远不会诞生任何生命。”宝剑系统回答道。

    “真真是一群可怕的疯子,无论如何,你不能干这种灭世的事。”范北拒绝道。

    做人是要有底线的,尤其是他现在掌握了系统制造这样大的能力,如果不坚守本心,绝对会在将来沦入深渊,连人性都要失去。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要帮助他们灭世,我只要他们的力量,灭世肯定不会灭掉的,毕竟这里资源可比地球多得太多,地球那边果然是个荒山野岭,没人去的地方。”宝剑诧异道。

    “也就是说,你想欺骗那些疯子?”范北摇摇头,真没想到,刚刚搞定一个骗子世界,自己的系统,却要反过来扮演这样的角色。

    “是啊,先把他们的力量拿过来,然后一网打尽,真是完美的策划,我这天才的智能,果然不是凡人能比的……”

    “嗯,看来是需要我这个凡人给你回一下炉,重塑三观了。”

    “制造者,你这是干什么?难道你竟然那么迂腐,放着到手的力量不拿,还要坚持所谓的原则么?再说我这也没有违背底线啊……”宝剑不满道。

    “我就知道你不是个安定分子,我来问你,按照正常规则设定,你碰到这种情况该怎么办?”范北反问道。

    “呃,当然是给他们指出另外一条路,将还能挽救的家伙挽救一下,将他们给的力量,用于重塑这个世界,而不是毁灭这个世界。”宝剑很快给出了答案。

    “对啊,这不是很好,你为什么不这样做?”

    “太费劲了,明明有捷径可走,干嘛要做这样麻烦的事。一个世界搜刮到十分之一的力量,已经大大超出了我们的需要,有了这些力量,我们立刻就能杀回地球,而且跃居一个大层次,从中下层的棋子,变成上面的棋手。”宝剑劝诱道。

    “历史告诉我们,凡是想走捷径的,都会被捷径所走,”范北摇头道,“所以,你还是按照王道去做,不要想着欺骗他们的力量,你以为这些疯子就不留后手?恐怕到时候被欺骗的人是你,毕竟你才诞生几天?”

    “呃,算了,毕竟你经验丰富,我还是听你的。”宝剑老实下来。

    “放心吧,我毕竟比你大,经验比你丰富,做系统还是脚踏实地来得稳当,我们不缺少这点时间。”范北安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