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我把系统安排了 > 第一百八十七章 改过
    教训完想走捷径的宝剑系统后,范北自己倒是提起莫大的兴趣。

    那些灭世者竟然掌握有这种程度的力量,如果能弄到手的话,真如宝剑所言,就不如这样苦苦地开荒。

    当然要注意手段,不能像宝剑系统那样做,后患太多。

    骗子只敢骗傻子,不敢骗疯子,而灭世者就是最大的疯子,敢骗他们,后患无穷。

    于是他将视线投射到宝剑系统那边。

    …………

    一处海岛之上,周围被漆黑如墨的海水包围着。

    海岛上寸草不生,只有零星的几座石屋。

    “怎么样,神剑宝贝,你答应和我合作了么?”一个女声在某个石屋中响起,俨然就是抢走宝剑的蒙面女贼。

    此时她已经摘下面巾,露出一张俊俏的面容,还带着一丝调皮,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灭世者。

    “这个,本剑是正义之剑,怎么会做这种骗人之事?”藏在剑鞘里的宝剑只露出一个剑柄,义正辞严道,“我们需要以仁义来感化他们,让他们将这份力量用于重塑世界,导其向善,而不是骗为己有,那样做只会后患无穷。”

    俊俏女子一听,当下眉头一皱,十分纳闷道:“明明昨天你还不是这个口风来着?怎么思考一夜,就变了语气,难道有人挑唆你?不可能,这里封锁严密,你不可能与外人接触。”

    “哪里有人挑唆我,句句出自我的本心,总而言之,你不要啰嗦,想要我帮忙,就按照我说的来,我的力量上限,绝对远远超过你的想象。”宝剑不耐烦道。

    对上范北,它还会畏惧几分,生怕被维护了;对上别人,它可没有这个畏惧,反正别人又搞不死它,甚至连它的本质都弄不明白,只将它当成神器。

    俊俏女子仔细端详半天,十分苦恼,她突然灵机一动,接着道:“事成之后,三七分成,你七我三。”

    宝剑微微一震,但还是坚定道:“休要拿这些俗物来玷污我,我可是高贵的正义之剑,断然不会被区区力量迷惑。”

    俊俏女人还想再说,这时一个声音从石屋外传来。

    “竹姑娘,算了,神器自矜,意料之中,它怎么会和我们这些满身污秽的人同流合污?”

    接着一个英伟的男人走了进来。

    “梅公子,话是这样说,可是没有它的帮助,我们说服不了那两个老顽固交出汲取海眼力量之法。”肖竹摇头道。

    “没有关系,菊兄已经想到其他办法。”梅公子自信道。

    “可惜,这把宝剑之前还想同意来着,一夜过去就像换了一把剑一般,怎么说都不肯答应,”肖竹惋惜道,“老菊可是要价很厉害的。”

    “没办法,天上不会掉馅饼。”梅公子也有些无奈。

    这时宝剑听得有些不对劲,赶紧追问道:“等等,你们是想撇开我,单独去骗取那灭世之力?”

    “说的这么难听干什么?”肖竹回击道,“你既然不想合作,那我们当然要另寻他法。”

    “不行,你们得到力量后,只会用于作威作福,而不是改善这个世界,我不能坐视不管。”宝剑赶忙插口道。

    “咦,你真是很贱啊,之前求你合作你不肯,现在我们单独自己干,你又不想被撇下,你到底想怎么样?别以为我对付不了你!”肖竹突然恼怒起来。

    “我的想法很简单,我要把那些灭世的力量拿过来,用于建设一个真善美的世界,而不是让你们将力量夺走,成为第二个武者阶层。”宝剑振振有词。

    梅公子听到这里,眼前一亮,当下道:“这位剑兄请了,我们当然不想重蹈覆辙,只是不这样做,很多人就不会跟着我们干,而我们力量有限,不得不出让这些力量满足他们的私欲。”

    “那不要紧,你们把力量给我,我来帮助你们匡扶正道。”宝剑大包大揽说着。

    肖竹正想骂它痴心妄想,却见梅公子给她使了一个眼色,接着道:“剑兄,我这位朋友一时想不通,等我把她说服之后,再来与您谈论下一步的合作。”

    “好,你们快去快回。”宝剑痛快地应道。

    于是两人一前一后,出去石屋。

    “你想怎么做?”肖竹明白同伴应该另有打算,当下问道。

    “当然是骗骗这个耿直的神器,听它的语气,它是想拯救这个世界,这还不简单,我们自我包装一下,改过自新,与它合作,得到力量后,再把它一脚踢开!”梅公子阴狠地说道。

    “我明白了,你刚才所说的都是假的,菊公子那里也没有可靠的方法,还是得靠这把神剑来欺骗两个老顽固,毕竟只有它才能完成两个老顽固的心愿。”肖竹恍然道。

    “你终于反应过来了,从头到尾,我就没和它说过实话。神器如何?神器又不是智者,一样会上当受骗。”梅公子自信道。

    肖竹默然,见识过那把剑的厉害后,她还是真心想和对方搞好关系,弄不好也能混个神器认主,之前她提出的合作,也是真诚的。

    现在听这位同伴的说法,他们不仅仅要骗两个老顽固,还要骗这把神剑。

    一次骗两组的压力,还真是有些大。

    神器真会那么愚蠢?两个老顽固就算了,他们心志已经彻底迷失,完全沦落,不再有任何人的理性,几乎就是疯子。

    只要摸准他们的脉搏,骗起来很容易。

    这把剑却不一般,只从对方斩杀近千武者时的作派来看,就知道很有章法条例,处处占据大义。

    当时发生的事情,青舟上的人全部知道,当然她也就知道了。

    不过同伴现在这样做,似乎也是唯一的办法。

    于是两人折返回去。

    “宝剑,我想通了,我接受你的教诲,拿到力量后,我们就用于建造真善美的世界,而不是用来作威作福,自己成为曾经最厌恶的人。”肖竹诚恳地道。

    宝剑大喜过望:“很好,孺子可教,我就知道你们不是顽固不化之人,这才对么,大家有了力量也不能仗势欺人,要和和气气的,这才能安稳长久。”

    “是,是,您老人家教训的是。”肖竹怎么听怎么觉得别扭,情报中对方可是大杀四方,哪里有过半分和气?

    唉,最后还不知道鹿死谁手。

    那可是整个洞天十分之一的力量。

    谁能不眼红,偏偏掌握在两个疯子手中,而那两个疯子一时又找不到彻底的引动之法,只能慢慢汲取消化。

    这正是他们的可乘之机,毕竟以两个疯子的汲取速度,老死之前,也汲取不了半分一毫,根本完不成执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