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我把系统安排了 > 第二百零三章 约束
    三个小时后,37号休息室内。

    “这不可能!”

    胡四同行的年轻人,看着公布的结果,十分暴躁地说着。

    “它表演得那么生疏,那么笨拙,简直就是一个蠢货,为什么还能过关?”

    其他人都没知道他在说谁,只有刚刚离开的那个老头还有他那条狗。

    说实话,众人也都觉得纳闷,但没人像年轻男人那样暴躁。

    发泄那些又有什么用?

    别人已经上岸了,还是将那些时间用于准备下一轮。

    胡四“咳”了一声:“好啊,鲁宏,别在这里丢人,不就是过一轮么?你又不是没有。”

    “可我那都是凭借实力!”被叫做鲁宏的年轻人不服气地说着。

    “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胡四终止了话题,接着他身形消失,变成了一只憨态可掬的狐狸……

    众人见状顿时不屑,这个中年人口上把老头与狗的过关归咎为运气,身体却是老实的很,直接走对方走过的路。

    然而不屑归不屑,下一刻,休息室内,一个个的人相继消失了,出现在原地的,是各种宠物……

    变成鸡鸭猫狗也就算了,还有人变成猪的。

    “……”鲁宏见状目瞪口呆,然后在一脸不情愿中,还有女伴的催促下,同样变成了一条狗。

    …………

    郎生坐在观众席上,继续欣赏着接下来的表演。

    刚才有个神秘声音问他对本场节目是不是满意,发笑了没有,他本来想说这什么烂节目来着……

    然而又听到了旁边人的声音。

    “看来这一人一狗,活不过两轮。”

    “是啊,明显就是生手中的生手,第一轮是文艺表演,没有死亡淘汰的压力,还表演得这样差劲,没有一个人会感到满意。他们的下一轮就是死亡格斗,更不可能通过。”

    听到这里,他果断“哈哈哈哈”地大笑起来。

    他可是个好人!

    一定牢牢记住这一点,不管做出的选择看起来有多么愚蠢和迂腐,都要契合这一条。

    天大地大,系统最大。

    这种选择,不需要系统来提醒他。

    如果放在以前,他同样是个无视人命的性子,下面的人表演得不好,他没有义务拯救对方,死就死了,与他又有什么关系?

    哪怕是熟人又能如何?没有理由让他冒着得罪上神的风险,去做出虚假的选择。

    然而接下来,他就看到了奇怪的一幕。

    接下来的所有表演,出现的演员,全是各种动物。

    郎生没有办法,只好全场保持着笑容,对每一轮表演都表示满意。

    这种行径,很快引起了其他观众的注意。

    “看,旁边坐着的那位,莫不是个傻子?”

    “低调些,就算是傻子,也是能和我们平起平坐的傻子,嘲讽不得。”

    “看他的表演,倒是比看场下那些蛆虫的求生表演,有意思的多。”

    “这人恐怕就是那种心态扭曲的奇葩,有着莫名其妙的善,而且到了迂腐之境。”

    郎生听着旁边这些评论,波澜不惊,安之若素。

    好在议论只是议论,没有人出来真和他为难。对他们而言,为了一些娱乐生命与同样地位的存在计较,那是很得不偿失的。

    所有表演之后,他被那团绿光光芒带出了竞技场,回到了自己已经熟悉的办公室。

    回到骗子世界后,郎生突然产生了一股安心,在这里,自己才是主人。

    “你今天的表演不错,我果然没有选错人,你是一个善良的人,不因为其他人的意见而改变自己的坚持,宁可放过一百个恶人,也不错杀一个可能的好人。”绿色光芒欣慰地说着。

    呃,这位大能的心志绝对是有问题的。

    郎生听到这里,再次坚信了这一点。

    若不是他有着更大的诉求,绝对接受不了对方这种说教。

    “是的,那些人太可怜了,为了活下去,不惜将自己变成牲口畜生,世界不应该是这样的,有智慧的存在,应该互相尊重彼此,哪怕双方力量大小不同。”郎生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着。

    这些观念,都是好人系统灌输给他的,他睡觉的时候,都能梦见这些东西。

    没错,因为他睡觉的时候,系统也会给他的梦境灌输这些内容。

    “是啊,盛衰无常,谁又能保证自己一直强大,今天你施加给别人的,别人明天也会施加给你。”绿色光芒唏嘘地说着。

    正是如此,只是谁又会在意那么长远?

    郎生心中暗道,国王强横霸道,动辄灭族抄家,那么当他被推翻下台,自己全家被杀时,也就怪不得别人,难道那些国王当时想不到将来么?不是的,只是因为没有制约的力量,实在太容易让人失去自我。

    所以只有自己,有系统约束的自己,才能终结这个混乱的宇宙。

    …………

    37号休息室内,此时只剩下三人,正是胡四和他两个同伴。

    他们早就可以走人,但却通过某种方法留了下来。

    “果然如此,那条白狗有着先知一般的能力,或者就是运气光环之类的,”胡四眼神闪亮,“下次还要和它们分在一起。”

    “老大,你刚才让我扮黑脸,可是那两个家伙太怂了,这黑脸扮了也没用啊……”叫鲁宏的年轻男人,此时脸上哪还有一点跋扈的样子,全是各种小心讨好。

    原来他之所以那样表现,不过是人为制造冲突,然后让胡四过来摆平,平白博取对方的好感,顺便刺探对方的底细。

    当然风险最大的就是他,万一对方是某个世界主角,那他就是被狠狠踩在地上的龙套。

    所以他也不想干这事,在这个地方,只有傻子才会毫无意义地得罪人。

    “既然如此,那就算了,你找个机会下次与他们和好,我看这一人一狗,都是幼稚天真的类型,老头还有点城府,也是有限的很,他们没经历过真正的地狱……”胡四阴冷地说着。

    年轻女人突然开口道:“这难道不同样是我们的幸运么?如果碰上同类,才是噩梦。”

    “是啊,是啊。”鲁宏附和着。

    “是啊,是我们的幸运,如果能通过他们让我们退役,那就更幸运了。”胡四淡淡地说着。

    “好了老大,我们也该回去了,这里毕竟不能滞留太久。”年轻女人提醒道。

    胡四点点头,然后三人一起从休息室离开。

    那位勇士猜测的不错,这三人的力量,的确远远超过他们,以至于可以部分突破某些规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