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我把系统安排了 > 第二百零四章 秘闻
    洞天世界,退役者大院。

    “咦,你怎么回来得这么快?”

    独臂老头又惊又喜地看着大白回来走进院子,身边而且还带着一个比自己小不了多少的老头。

    “我运气好,碰上他们说的文艺表演,我只是打了两个滚就通过了。”大白得意洋洋道。

    一时间,大院里的老头纷纷出来。

    本来他们都认为,对方很可能过不了这一关,之前的送行和礼物,都当是陪葬了,算是这些年来对方陪伴他们的礼物。

    没想到这只看起来很蠢萌的白狗,竟然运气这样好?

    张三暗暗心惊,这里每一个老头,虽然力量不在,但身上透露的气势,隐隐表明他们都曾经是非同寻常的强者。

    和休息室的三个人不同,他可以轻易看透这里的每个人,他们身体经过千锤百炼,还有着力量褪去的残留气息。

    看来大白说的没错,这里的人,的确是从那个地狱中回来的。

    接着就有人注意到了他。

    断腿的老头,上下打量着他,语气阴森道:“你是谁?”

    “我叫张三,同样是选拔者。”张三老老实实地回答着,虽然他觉得自己年龄不小了,但在这些老头面前,只觉得像个小孩。

    “哼,你能回来,全是沾了我们家大白的光,你要记住,别玩什么花样,你只要动一动歪心,我们都能感觉出来。”断腿老头敲打道。

    张三心头凛然,虽然他相信,自己一掌就能灭杀这里所有的老头,但本能告诉他,在那之前,这些老家伙有无数种方法让他先死得惨不忍睹。

    于是他点点头:“我和大白是多年前的老朋友,当然不会有什么歪心。”

    “希望你嘴上说的和做的一样,不然的话,你会后悔踏进这个院子。”断腿老头敲打着。

    张三默然。

    很显然,他再次遭受到了人不如狗的待遇……之前就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

    不过他很理解,这些老头不知道有过多少残酷经历,或许背叛和算计对他们来说已经家常便饭。

    临死之前,他们肯定希望能安宁地度过几年,因此谁都不信任,除了这条一看就能看透底子的蠢狗。

    地球上有句话就是,活得越久,就越喜欢狗,正适合放在这群老头身上。

    “好了,既然大白回来了,咱们就要开一个宴会,顺便把多年的经验教给它。”独臂老头说着。

    这时断腿老头立刻跟上道:“大白,不是我们之前不教你,而是第一次出场,如果你表现老成的话,反而可能会失去一些莫大的机会,比如有些大能对新手就比较包容……”

    张三听到这里,心中冷笑,无非就是懒得做无用功罢了。

    无论他们之前如何叱咤风云,此时都是风烛残年,和自己一般,他们都笃定大白第一轮活不过去,当然不会浪费仅有的休闲时间教授于它。

    他毕竟活了一百多年,最明白教导一个人成才有多辛苦,尤其是蠢材的时候。

    大白一脸懵懂,根本就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的样子。

    藏身在天狗空间的范北,应该是唯一知道整个事情真相的人。

    他通过好人系统,知道郎生就在看台上,大白这才能简单地通过,否则第一轮它就会失败,然后是第二轮的死亡格斗。

    以它那种性子,想要在死亡格斗中存活,太难了。

    只不过郎生的出现,让这一次的竞技表演,变成了一场和平演出。

    看过全程的他,彻底明白了这群老头绝非善类,此时他和那位勇士有着一样的心思。

    这些老头,临到死了,还本能地在算计。

    只是他们不知道大白的底蕴,可不是简单的运气好就能了事。

    现在看来,最接近大能的人,反倒是当初潜力最不大的郎生,这就是机缘。

    这时,一群老头们已经忙碌起来,有的张罗食材,有的张罗酒水……

    不到两个小时,院子里出现一大桌酒席,主角就是大白,张三这位勇士再次沦落为旁边端茶倒水的杂役。

    想入席就座,在老头们看来,他还没有资格,因为他不是客人,而是被大白顺带救下来的一个闲杂人等。

    酒过三巡之后,老头们终于开始絮絮叨叨地说起了自己的经验。

    这一回,他们倒是没有在意张三的旁听。

    “我经历过很多生死搏斗,直到碰上了一个很和善的老奶奶,她要了我一只手,说我的手弹琴弹得很好,她要拿回去给孙女当家庭钢琴教师……”独臂老头说着。

    “虽然我还能再长出来一支,但我从来都没再长过,因为我知道,只要我还缺着这一只胳膊,就不会真正死掉,因为我死了,我那一只胳膊虽然不会跟着我而死,但肯定会失去弹琴灵性,它会哭泣,会哀伤,再也弹不出快乐的钢琴。”

    独臂老头炫耀着自己的经历,脸上挂着十分的光彩。

    “真是英雄所历略同,我少掉的这两条腿,和你也差不多,是一位千肢大圣,说祂还差两条腿,就从我的身上拿走了,所以我也活到了现在。”断腿老头攀比道。

    “哼,我少一只胳膊没影响,你少两条腿,媳妇都找不到了吧?”独臂老头嘲讽道。

    断腿老头无话可说,只能低头喝酒。

    这时其他老头子纷纷上来夸赞。

    “厉害,你们两个还真是幸运。”

    “没错,比我们天天担惊受怕强多了。”

    “是啊,就像我吧,当过狗,做过猪,天天挨打受骂,提心吊胆,惟恐被哪个大能看不过眼,几次都想自杀,好不容易才熬到退役。”

    断腿老头这才脸色好看许多。

    范北和张三,却是听得唏嘘不已。

    真是一个污秽的世界,生生地将人扭曲成牲口和工具。

    他们还要以此为荣,送出自己的血肉肢体,不仅不感到悲哀,还要高兴不已。

    大白则是瑟瑟发抖,好吃的骨头和烤鸡,都丢在一旁,它打量着自己的四条腿,觉得送出哪一条都舍不得。

     虽然三条腿一样能走,两条腿的狗也听说过,但都很惨,都找不到主人,只能当野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