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东京引渡人 > 第四章 我拒绝
    “薯片。”

    “可乐。”

    “可可。”

    在一家小型超市内,一条榊与一个女孩分工合作将货物摆放在货架上。

    女孩名为智代雪,人如其名,如雪般的肌肤,拥有着一袭银白色的好看长发,黑白相间的蝴蝶发卡别在女孩的发丝间更是为女孩增添别样的魅力。

    “还有多久下班来着?”

    一条榊打了个哈欠,状态不佳的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工作了几个小时。

    “还有十分钟。”

    女孩淡然的回答道,语气中没有丝毫多余的情感,依旧是随手将箱子里的货物递给一条榊。

    “一条,你今天的状态似乎不太好。”

    女孩瞥了一眼黑眼圈堪称夏国国宝的一条榊,不由问道。

    只不过,在女孩的语气中丝毫也没让人可以产生“她喜欢我”错觉的关心,这不过是出于的普通好奇的询问而已。

    “是挺不好的。”

    重重打了个哈欠,擦了擦眼角的哈欠导致的眼泪,揉了揉眼角。

    本来今晚自己是打算复习完,不对,是预习完今天的功课后,就好好睡一觉的,或者说晚上在教室里趴一会儿,然后好好再去和【钢琴教室的她】聊聊人生。

    可是没想到,今天那个上浅梦子来找自己,竟然还触发了任务,甚至这个任务的严重性还会影响到她的生命。

    一条榊虽然不是一个圣母,但是如果自己可以拯救,却袖手旁观看着一个女孩离开,就算是一条榊这个利己主义者来说,他都觉得过不去。

    再说了,要是上浅梦子真的出事了,自己还会承担一部分的业果,这就很麻烦了。

    于是乎,完成两个丝毫没有头绪的任务成了一条榊的当务之急。

    一条榊觉得自己也就只能深夜修仙了,赶紧把任务给完成了,至于学习,也就只能先暂时放在一边了。

    ......

    十分钟后,二人各自提着一盒超市熟食区没有卖完的盒饭一起回家。

    一条榊和智代雪一家就住在隔壁。

    与其说是和智代一家住在隔壁的话,倒不如说女孩一个人住在一条榊的隔壁。

    反正一条榊从来都没有见过女孩的父母。

    而一条榊也从来不打算询问,毕竟这是别人私事,再说了,自己也不是一个人住吗?

    将女孩送到破旧的小区、但是房租却很便宜的楼下,一条榊提着盒饭挥了挥手就要往回走:

    “我还有事情先走了。”

    “又是去见你的女朋友?注意点身体。”

    “我没有女朋友,不过注意身体倒是真的。”

    没有理会智代雪的打趣,一条榊迈步离开。

    “等等。”

    “嗯?”

    女孩走近一条榊,伸出白皙好看的纤手:“你房间的钥匙。”

    “其实没有必要打扫了,房间又不脏,我也是挺爱干净的。”

    对于女孩每天都会打扫自己的房间,一条榊倒是挺无奈的。

    这倒不是一条榊觉得她对自己有意思,也不是两人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

    而是在一条榊穿越过来的一个星期,在一次的街角,一条榊一不小心遇到了被几个小混混围着的智代雪,然后一条榊及时把他们赶走了。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一条榊才知道自己有这么一个邻居。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智代雪为了报答,每天会为一条榊整理还没有几平方米的房间,她说持续时间为一年......

    同时,由于偶然,智代雪和一条榊在同一个超市打工,之后每一次的打工回去,都是两个人一起。

    女孩侧过头,嘴角轻微地上扬,不得不说,就算是浅笑,她的样子是真的好看,如同冬樱一般。

    “怎么?有了女朋友了就不需要我打扫了?还是说你觉得我这样子报答不够,你想让我当你的女朋友?”

    “好吧,我想让你当我的女朋友。”

    “我拒绝。钥匙。”

    女孩依旧伸着好看的双手。

    挠了挠头,有些无奈的一条榊将钥匙放在女孩的手心。

    他也不是真的喜欢这个女孩,而且自己现在是真的惨。

    上辈子自己本来就是孤儿了,好不容易凭着成绩免了学费上了高中,学校还有补贴,眼看就要上大学了,结果复习的时候猝死了.....

    这辈子自己还是无依无靠,而且还更惨,因为日本的历史自己一窍不通,需要恶补。

    而且这里的学校虽然也免学费,但是却没有补贴,每天还要打工度日维持生活。

    所以找个女朋友?开玩笑呢?自己都快养不起了,还找个女朋友?先考虑一下一个月后的期中测验以及期末考怎么不让自己的成绩下降再说吧。

    对了,在考虑成绩前,还要处理那俩坑爹的任务......

    接过一条榊的钥匙,女孩浅浅一笑地转过身踏上破旧的楼梯。

    一条榊觉得女孩每一次的微笑嘴角上扬的幅度绝对不会超过五度。

    就在女孩纤细轻盈如同夜晚的银发精灵般踏上楼梯的时候,女孩背负着双手转过身叫住一条榊:

    “对了,我房间的锁坏了,今晚我会在你房间睡,放心,用的是我自己的被褥。”

    “随便。”

    一条榊摆了摆手,消失在路灯一闪一闪的夜色中。

    ......

    抄着小路,一条榊从一条小道抵达学校。

    “呦,小子,又是你啊,又是探究怪谈事件?”

    门口值班的老大爷看到一条榊,日常地打趣道。

    大爷知道一条榊是神秘社社长,而在水崎高中,因为社团活动的原因,任何社团的社长有权利在夜晚进入学校,当然了,这需要出入登记以及父母的许可,而且需要在晚上十二点前离开。

    不过至于一条榊嘛......作为入学考试第一名而且是独自一人的他,就没这么多限制了。

    “今晚我可能在社团教室住了,大爷不用等我出来登记了。”

    “你也小子,算了,进去吧,就当我睡着了没看到。”

    一条榊笑着将一盒超市打折促销的大福放在大爷值班室前,然后熟练地进入校门,直直地往“废弃的钢琴教室”走去。

    而就在一条榊换好室内鞋刚走还没两步的时候,从楼上的二楼,隐隐传来弹奏的钢琴声。

    优美

    而又

    凄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