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东京引渡人 > 第八章 好好的锁上
    “未经同意就进入女生的房间,可不是一个好习惯哦。”

    如同清泉般透彻的声音缓缓传出,一条榊转过了头,女孩正站在自己的身边。

    一袭雪白色的长发在深夜月光的照射下散发着淡淡的光芒,一身白色睡裙下雪白的肌肤仿佛透露出晶莹的光泽。

    她的眼睛很好看,干净透彻,如同白雪一般,她微微上扬的嘴角更是给人一种淡淡的甜。

    可是,尽管如此,她与自己所保持的那种距离感却始终没有丝毫的缩减。

    这是一件有些奇怪的事情。

    这倒不是一条榊觉得自己想和她的关系更好。

    而是不管怎么说,二人认识也有一个多月了吧(原宿主是不认识她的,一条榊可以肯定),她也天天来自己的房间打扫。

    但是,二人的距离没有始终保持着与一个月前一模一样,你不会感觉与她更加的接近,也不会与她更加的疏远。

    只能说这个女孩与人的距离感把握的太好了?

    “怎么?看我发呆了?还是对我有什么想法?”

    “嗯,有想法。”

    “我会报警哦。”

    女孩微笑地从裙缝中拿出手机,可爱的晃了晃。

    “那还是算了吧。”一条榊挠了挠头,有些无奈地问道,“今晚你住我房间,我住你房间?”

    “不行。”

    “那你回去住,我住回我的房间?”

    “我房间锁坏了,所以也不行。”

    “你该不会让我露宿街头吧?”

    “你住回自己的房间不行吗?”

    一条榊想了想,然后严肃地点了点头:

    “我不介意。”

    ......

    晚上,连续幸苦了两晚的一条榊在自己房间的......角落......睡得很踏实。

    另一边,在一条榊的对角,同样是打地铺的智代雪也睡的很香甜。

    如果让一条榊知道女孩睡得比自己还香的话,这倒是挺糟心的。

    因为这不就是对自己身为雄性动物的否定吗?

    ......

    早上,一早醒来,一条榊听到了开门与关门的声音,随即,一条榊就听到了女孩甜美的“闹铃”。

    当然了,如果这“甜美的闹铃”没有那么渗人就好了。

    “从前有一个懒睡鬼呀......他不起床,然后呢,然后啊,他就睡死了,再然后他就发臭了,还没有人发现呢,不少的苍蝇在他的尸体上......”

    “你就这么对待给你提供住宿的恩人的吗?”

    一条榊坐起身靠着墙角,房间中只有一台摇头的风扇,根本无法将一条榊后背的微微汗水给吹干。

    “有吗?我只是再说【懒睡鬼】而已,难道一条同学你是吗?”

    智代雪轻抚裙摆蹲下,将从外面买来的早餐摇摇晃晃地搭在了一条榊的膝盖上。

    “多少钱?”

    一条榊转移了话题。

    “不要钱了,算是住宿费吧,虽然这家【一条旅店】的环境并不怎么样。”

    “那还真是委屈这位客人了。”

    将膝盖上的包子和豆浆拿起来放在书桌上,一条榊起身就去洗簌,顺便再洗个澡,毕竟昨晚实在是太累了,一躺下就睡着了。

    从小小的卫生间出来后,智代雪竟然还没走,而是跪坐在榻榻米上吃着早餐。

    “呐,我说,智代同学,我要换校服了,您能出去一下吗?”

    “卫生间不能换吗?”

    “......”

    一条榊有些无语地在卫生间换好校服后再次出来,与智代雪相隔一个角落而坐。

    边吃着早餐,一条榊边想着上浅梦子与那个钢琴教室的她的事情。

    很明显,对于上浅梦子的情况,从那个管家的表现可以看出,他们早就知道了,而且也绝对不是梦游症那么简单。

    上浅一家在隐瞒着些什么。

    其次,自己的女儿出事情了,可是上浅梦子的父亲和母亲都没有出现,这就更让人奇怪了。

    难道上浅家出了什么事情了吗?

    再者,回到【无人弹奏的钢琴教室】。

    白衣女为什么要纠缠着上浅梦子?她为什么说她羡慕着她?她羡慕着上浅梦子什么?

    她们两个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系统提示的【一半】到底指的又是什么?

    然后就是自己在钢琴教室看到的那如同回光返照的一幕,白衣女到底是谁?是那个钢琴老师还是距离钢琴老师最近的那个女孩。

    实在没办法,虽然自己看过白衣女那“让人心动”的外貌,可是,毕竟太过于扭曲了,自己还真的辨别不了。

    最后。

    一条榊想起了那个不知道再看着谁的男生,他到底在这件事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她与她

    他与她

    她与琴。】

    这个任务提示到底是什么意思?能不能不这么文艺?

    “脑壳疼。”

    实在想不出什么联系,一条榊狠狠地咬了一口包子。

    “怎么?被女朋友烦到脑壳疼了?”

    抽出纸巾轻轻擦嘴的女孩调侃道。

    “女朋友是不可能有女朋友的。”

    一条榊深深地呼出口气,脑海中有些乱。

    “智代同学,你会弹钢琴吗?”

    “会一点。”

    “那你听过这首曲子吗?”

    “嗯?”

    “就是,哼哼哼......(此处为一条榊哼唱)......”哼唱完一段之后,一条榊对于自己的记忆力自我肯定地点了点头,“嗯,就是这首曲子。”

    “你知道吗?一条同学,你真的是五音不全耶。”

    “......”

    “不过就算是五音不全的你,我还是可以勉强听出来的。”

    “嗯?”

    “这首曲子名为《月光》,是著名作曲家德彪西所做的曲子,曲调优美动听,是一首极其有名的代表作,只不过,一条同学刚刚的哼唱,可能会让这位大师从棺材盖中惊坐而起吧。”

    “《月光》?”

    一条榊思考地摸索着下巴,丝毫没有在意智代雪的嘲讽,当然,这也可能是一条榊习惯了。

    “有了!”

    一条榊的眼睛突然闪过一抹灵光。

    “我先去学校了,记得帮我把门给锁一下,钥匙晚上打工再给我。”

    拿起书包,一条榊直接冲出房门。

    “还真是性急呢。”

    走出门外,看着一条榊急忙的身影,女孩嘴角微微上扬。

    替一条榊锁好房间拔出钥匙,由于风的吹动,一声声“咔吱咔吱”的声音从隔壁的房门传出。

    女孩慢步走到隔壁房间前,纤手握住门把。

    拿出钥匙,

    将门,

    好好的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