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东京引渡人 > 第五十四章 我想去走走
    “我竟然会信一个中二病少年说的一些中二病的话。”

    一条榊走后,在独自一人的办公室中,上浅贵男深深地抹了把脸。

    “不过,看来小杏倒是交了一个了不得的朋友呢。”

    “社长,这是今天下午要开的会议,有些项目......”

    就在一条榊离开没多久,穿着干练的秘书敲了门走进了办公室。

    “木乃,今天下午的会议我一个人参加,你去帮我办几件事。”

    抬起头,名为木乃的秘书与上浅贵男对视在一起,她见过自己的社长色眯眯的眼神,也见过自己的社长不务正业的样子,可是,自己却没有见过社长这么严肃肃杀眼神。

    仿佛,什么事情触及了他那模糊不清的底线。

    “请您吩咐。”

    站直双腿,名为木乃的秘书微微鞠躬。

    ......

    离开传赢大厦,一条榊很庆幸自己回到了家里。

    自己走在路上都有些提心吊胆,看来好像是没有什么的必要。

    坐在椅子上,就当一条榊想要理一理接下来发生的各种可能以及做好各种准备的时候,周围的温度突然是降了下来。

    拿出口袋中的钢琴琴键,一条榊将其放在桌子上,在这炎热的夏天,这块琴键已经是在冒着寒气。

    “原来这块琴键是你寄居的地方。”

    一条榊如同对着空气自言自语,而在他的身后,身穿白衣的她已经悄然浮现。

    “阿。里。嘎。多。”

    “不用谢我什么,我这么做也是为了我自己。”一条榊依旧没有转过头。

    毕竟他的胆子也挺胆小的,万一突然来了个回头杀,那自己不得晚上做噩梦。

    “呐,椎名学姐,在你的心中,你觉得上浅贵男该死吗?”

    上浅贵男该死吗?

    都说旁观者清,可是一条榊都不知道这件事到底该怎么评判。

    是他的浪荡生活造就了两个女孩的出生,黑岛樱的死也是与上浅家有着莫大的关系,如果他能够好好的成为两个女孩其中一个人合格的父亲。

    那么或许两者的悲剧都不会发生。

    所以说,是上浅贵男间接的害死黑岛樱以及椎名月都不为过。

    可是,说一句难听的,当时黑岛樱的母亲以及椎名月的母亲不知道上浅贵男是一个浪荡子吗?

    我想,她们是知道的,可就算是这样,她们还接近着他,这种错又怎么算呢?

    她们都是一位伟大的母亲,可是,她们都爱上了不该爱的人。

    而上浅贵男对于自己两个私生女根本就不知道存在,如果说“不知者无罪”,那么这又怎么算?

    “不恨。”

    一道冷冷的声音传进一条榊的心田,可是一条榊却听出了悲伤与期待,甚至还有些许的开心,

    对于自己的父亲是一个不合格的父亲而悲伤,对于自己的父亲是什么样子的人而感到期待,对于见到了自己的父亲,虽然很他根本就不够格,可是却还是有些开心。

    “果然,椎名学姐是一个温柔的人呢。”

    一条榊话语刚落,只见白衣的她穿过了桌子,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白衣的她伸出白到过分,纤长的手指指着一条榊。

    “学姐是想说我才是一个温柔的人吗?”

    白衣女孩点了点头。

    一条榊有些苦笑:“我可是一个自私的利己主义者,学姐这样夸我,我可是会飘飘然的。”

    放下手指,女孩依旧依旧没有说话,只是站立在一条榊的面前。

    “呐,学姐啊,如果找到了龙宫震内,你会怎么做呢?”

    一道只可一条榊听闻的话语在他的心田中缓缓的响起。

    心湖平静,一条榊不禁摇了摇头:

    “学姐,你知道吗?人间自有人间法,如果你过度的干预,就算是对方该死,可是你也会有加倍的业果,学姐你确定要这么做吗?”

    身前的她依旧点了点头。

    一条榊揉了揉额头一笑:

    “我,知道了。”

    “我想,再看一看,这个,世界。”

    “没问题。”

    放下书本离开几平方米的小屋中,一条榊将家里的钥匙与一张纸条放在了智代雪门前的地毯下。

    纸条的内容大致是【这个世界很大,我先出去走一走,我那几平方米的小窝就拜托你啦,会给你带特产的】。

    拿好自己那存着200万日元的银行卡,一条榊背着只装了两套衣服的书包,将白色的钢琴琴键以白色的丝网包裹挂在脖子上,一条榊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椎名学姐,你有什么特别想去的地方吗?”

    “京。都。”

    “京都吗?我知道了。”

    坐上新干线,几个小时后,一条榊便确定到了京都车站。

    一条榊也没有多问些什么,基本上都是随便走走停停,不过,一条榊的“随便走走”却有着一条较为明确的路线。

    这条路线便是从中野花子的日记本上了解到的,当年椎名月一班旅游时的所经历的景点。

    从一望无际如同踏入绿色海洋、绿到你发慌的嵯峨野竹林,再到“与夕阳齐肩”的京都塔、山清水秀但可惜不是秋天的岚山。

    一条榊其实并不是那么的喜欢旅行,对于一条榊来说,旅行只不过是可有可无的事物。

    但是不得不说,当踏入这美丽的景点的时候,自己这两个星期有些郁闷的心情也是轻松了不少。

    而在这一路上,椎名月什么都没有说,一条榊只感觉自己遍体清凉,他知道这是椎名月在花费怨力俯在自己的身上与自己共同游景。

    第二天晚上,在酒店的一条榊刚洗完澡躺在床上想要休息的时候,一个陌生的电话打了过来。

    “您好,请问是一条先生吗?”

    “是的,我就是一条榊,请问是有什么事情吗?”

    “是这样的,我们是潜山组的,关于您要找的龙宫震内,我们已经【请】到了。”

    “看来上浅社长办事效率挺高的吗?现在是需要我回东京吗?”

    “不用您麻烦,因为我们也是在京都【偶遇】他的,您约一个时间与地点就可以了。”

    “那就......后天下午,清水寺吧。”

    ……

    ……

    【今天出去玩……下午估计没有了~~~(狗头保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