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东京引渡人 > 第五十八章 她与猫【二合一,还上之前欠的一章】
    离开清水寺,一条榊将龙宫震内的灵魂留在了清水寺,这是那一位黄白僧人主动要求的,一条榊也答应了。

    在清水寺中,有着纯正的佛家正气,而龙宫震内这种心恶的恶灵也在清水寺中的每一秒都像是肉如刀割一般。

    这从他跪在地上越来越扭曲痛苦的面容就可以看出来。

    按照这位黄白僧人的说法,这是龙宫震内的孽,仅仅是死掉的他都不足以赎罪,至少要接受佛家正气的洗礼(折磨)一整年才能超度。

    超度之后估计也是下地狱的份了,估计都失去了来世的资格。

    另外,那位黄白僧人也是明说了椎名月的孽。

    原本的她如果没有复仇杀死龙宫震内两兄弟的话,她可以有一个幸福的来生,可是现在,一切都是未知数了。

    同样的,这位僧人也是说到了一条榊的孽。

    在龙宫震内身上施加的【嗔孽】,任由椎名月复仇而不加以阻止的【痴孽】。

    本来帮助这个女孩是一件极其功德的事情,可是现在却只能来了个功过相抵。

    对于自己的得与失,一条榊倒不是那么的在意,就算是真的有功德,那自己依旧会做出同样的选择,依旧会把龙宫震内交给椎名月,让她进行最后的判断。

    相较于之下,一条榊倒是挺在意椎名月到底会怎么样的,也不知道这个女孩最后会不会如她所愿,成为一只可爱的猫咪,遇到一个疼她的主人。

    至于她所说的遇到自己嘛。

    那还是算了吧,自己一个人过日子都有些难,还养一只猫呢,就自己那么点大的破地方也养不了啊。

    “一条先生。”

    就在一条榊徒步往山下走去的时候,潜山组的几个穿着西服的成员追了上来。

    “因为龙宫震内的事情?”

    一条榊没有放缓脚步,依旧维持着原速往山下走去。

    “一条先生,上面说想要和龙宫震内谈一谈,可是他现在突然暴毙了,我们有些为难,如果可以的话,您是否可以在上面为我们说几句话。”

    为首的一个人恭敬地说道,即使是对于一条榊这么一个高中生,他们也没有丝毫的不尊敬。

    其实一条榊也挺理解他们的。

    毕竟作为黑涩会的成员,【办事】可是很重要的一环,本来自己好不容易找到了,结果人就这么莫得了,还是突然的暴毙,因为这件事要被上面的老大责罚也是不难想象的。

    “放心吧,这件事我会和上浅社长说一说的,还有什么事情吗?”

    “没有了,十分感谢一条先生,如果可以,需要我让人送一条先生回去吗?”

    “不需要了,这人比较喜欢坐新干线。”

    一条榊挥了挥手往山下走去。

    初夏的晚风刮过山林,树叶发出飒飒的响声,那一块的白色琴键还挂在一条榊的脖子上,不过,它再也无法永远保持那清凉的温度。

    身上那种轻微的沉重感也是缓缓的消失,原本觉得更加轻松的一条榊却不怎么轻松的起来,似乎总是觉得少了些什么。

    走下山,坐在清水寺山下的一座台阶上,一条榊向身边的小贩买了一瓶气泡汽水,价格是外面的两倍。

    看来无论是哪个国家,景区食物的价格永远都会翻高那么一些。

    看着来来往往的人,基本上都是参观朝拜完毕后,下山的游客。

    情侣们手牵着手,朋友们肩勾着肩,亲人们说说笑笑,尽管脸上有些游玩后的疲惫,但是看起来却也是十分的开心与满足。

    想起几次在幻境中看到的一幕幕。

    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如果黑岛樱没有被扯进上浅家的家庭纷争,如果椎名月没有遭受那么多的悲伤的事情。

    如果她们都好好的活着,就算各自这辈子都不会见一次面。

    那么,椎名月学姐是不是该和中野老师同样的年纪大小了呢,椎名学姐那么漂亮,应该也会有男朋友了吧。

    那么,与椎名学姐差不多一样大的黑岛樱,是不是已经为人妻了,应该组建了一个幸福快乐的家庭了吧。

    一条榊深深地抹了把脸。

    世界上从来都没有如果。

    可是,尽管自己知道这些,

    但是啊,

    总感觉

    事情不该如此。

    “呼......该回去了......还要那位可爱的黑岛小姐在等我呢。”

    站起身,一条榊将喝完汽水的玻璃瓶交还给小贩,最后看了这清水寺一眼,转过身,终于是迈出了脚步。

    回到酒店将只有一个包的行李收拾好退好房,在把一些京都特产往包里一塞,一条榊当天傍晚就坐上了新干线,

    晚上八点,当再次回到这繁华而又陌生的都市时,坐在这繁华的大街上,一条榊的心情不由复杂了起来。

    坐在车站附近繁华的小吃街,走在热闹的夜市,穿一条又一条陌生的小巷子。

    也不知道为什么,一条榊就想要走一走,漫步目的的走一走,要不然的话,他怕自己这莫名其妙郁闷的心情会把自己给憋出病来。

    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九点了,一条榊才勉为其难的要收起自己的脚步,在一家宠物店面前的街道上,准备打一辆车。

    而就在司机刚停在一条榊面前的时候,在身后的宠物店,传来一阵的喜悦的声音。

    “恭喜呀,很顺利的生了呢。”

    “是呀,是很可爱的小姑娘,很健康呢。”

    “毛绒绒的,好可爱。”

    “我能将她带回家吗?”

    “你丈夫不是对小猫过敏吗?”

    “唉......确实好遗憾......”

    “那个......抱歉,能让我看一下吗?那只,新出生的小猫。”

    就在这位女性与宠物店的女老板聊的正开心的时候,一条榊走了过去。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失礼地走了过去,可是当他反应过来时,他已经问出口了。

    “这位先生?你对猫咪感兴趣吗?”

    一条榊老脸一红,说实在的,他一直觉得宠物店是小女生来的地方,和自己完全的不着调:“是的,如果可以的话.......”

    “当然可以啦。”

    年轻的女店主或许是看到一条榊羞涩的模样,高兴的拍了拍手。

    进入宠物店,一个温暖的小窝中,一只大白猫下正躺着一只小猫咪......

    “我能摸摸它吗?”

    看着这只小猫咪,一条榊的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触动。

    “当然。”年轻的宠物女店长温柔一笑,“不过客人这只新生的小猫咪有些敏感,还请先生您轻一点。”

    “嗯。”

    伸出手,一条榊缓缓的触碰它细嫩的毛发。

    这只白猫不过一条榊巴掌般的大小,一双小耳朵轻轻地耸动。

    感受到一只大大手掌的抚摸,猫咪轻轻地往一条榊的掌心蹭了蹭,一条小小的尾巴试图要勾住他的小拇指。

    “这个女孩好像很喜欢您呢。”

    “是啊,就像是认识一样......”

    轻柔收回手,看向这位年轻的店长。

    一条榊有些犹豫,不过最后还是说了出来;“我能照顾它吗?”

    “这个......”女店长面露难色,“先生您有过照顾宠物的经历吗?”

    “没有。”

    “先生,我很开心您能够喜欢这个女孩,可是如果是第一次喂养宠物就饲养刚出生猫咪的话,可是很需要耐心和细心的哦,刚出生的小猫咪是很脆弱的。”

    “我知道的,不过,我会照顾好它的。”

    “可是......”

    “喵呜~~~~”

    就在女店长为难的时候,小白猫轻声的叫喊着,就像一个婴儿做了不好的梦一般。

    “喵......”

    小猫的母亲感受到自己孩子醒了,伸出舌头舔着孩子的毛发,想让它安静下来。

    不过,这一切好像更是无济于事。

    “别哭了。”蹲下身,一条榊轻抚着它小小的脑袋,“呐,我说,跟我走吗?如果跟我走的话,你就别哭了,要不然的话店长姐姐就不让我照顾你了。”

    或许是小猫咪听懂了一条榊的话,当然,更可能是这只小猫咪哭累了刚好停下。

    它的哭泣声渐渐的停止,小巧柔软的身姿贴在一条榊的手掌上。

    “总感觉我不答应先生您的话,好像它会很伤心呢。”

    “店长小姐的意思是?”

    “嗯,这只小猫咪就拜托您照顾了,当然了,作为一只纯种的布偶猫,价格可是不会少的哦,而且啊,每一周都需要让我见一见这个孩子。

    要不然的话这只小猫咪只能让我照顾啦,等到她健康的长大了,您再来也不迟。”

    “那麻烦店长先给我办张会员卡打个折了。”

    一条榊明白这位年轻女店长的意思。

    对于自己这种新手,她自然是放心不下的,一周一次的见面也是看自己有没有好好照顾,一条榊也不会拒绝。

    而且这位年轻的女店长面容姣好,身材也是没的说,如同一朵清幽的兰花一般。

    如果自己在演偶像剧的话,那接下来就是宠物店老板和自己谈恋爱的套路了吧。

    “没问题,不过,还请先生给这个刚出生的小女孩娶一个名字吧,它还没有名字哦。”

    “名字吗......”

    轻轻地顺着她的毛发,看着它小巧的模样。

    “琴月......”

    一条榊下意识地脱口而出。

    她与猫。

    琴与月。

    “琴月......可以吗?”

    “喵呜~~~~”

    琴月侧身躺在一条榊大大的手掌上,轻轻蜷缩着,一根不太灵活的小尾巴再次勾着他的小拇指......

    久久未松开......

    ......

    水崎私立高中学生会。

    一个看起来只有国中一年级学生大小的女孩冲进了学生会,一巴掌重重拍在了桌子上。

    在这个女孩怒目圆瞪的前方,是正在处理着学生会公务的学生会副会长。

    其余的学生会成员看着这个女孩气势汹汹的模样,纷纷咽了咽口水退了出去。

    毕竟社长沾花惹草的性子是知道的,这种被女朋友找上门的事情已经不是一两次了,要是到时候打起来殃及池鱼怎么办?

    而且自己是帮还是不帮?

    帮的话,自己社长是一个渣男,那自己不就是成了渣男的帮凶?

    不帮的话,他又是自己的副会长,于情于理也说不过去。

    所以还不如干脆跑路得了,反正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于是,很迅速的,在三十秒之内,整个副会长办公室的人就全跑光了......

    “怎么了?”

    压抑住自己心头的烦躁,越前春树的语气依旧和善。

    “你还说怎么了?这是怎么回事?”

    这位副会长直接拿出一张照片拍在了桌子上。

    照片上是越前春树和一个女孩坐在咖啡馆聊天的场景。

    两个人看起来都极为的开心......甜蜜......

    当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这位副会长也是一愣,因为对面的这个女孩是他的表姐。

    只不过是他的表姐来旅游,越前春树才带着她的表姐到处看看而已。

    这张照片是怎么来的?

    难道是一条给的?

    也不应该呀,一条帮自己分手一般都是采用比较间接的方式,这种太过于直接的操作不像是一条的风格。

    “这张照片是我新闻社的一个同学给我的!照片上的女孩是谁?我要听你的解释!”

    女孩眼睛湿润,仿佛下一刻就会哭出来。

    “啊,你说她啊,她是我女朋友啊,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吗?要不然的话我和她一起在咖啡厅干嘛?学习吗?”

    越前春树有些不太想要解释,既麻烦又累,而且本来就要分手,尽管这种方式不太好,不过也可以顺水推舟。

    “女朋友......”

    她的头脑顿时一片空白。

    “那我呢?”

    “抱歉,我们或许不太合适。”

    “唰......”

    顷刻间,女孩拿起桌子上的文件直接甩在了越前春树的脸上。

    如同烟花一般,白色的纸张在越前春树的身上绽放而开,随即一张张地飘然落地。

    “越前春树!你就是一个畜生!”

    钢琴社副社长眼泪大颗大颗地落下,捂着小嘴转过身,“砰”的一声巨响,女孩跑了出去。

    ……

    “越前可是一个温柔的男生哦。”

    坐在椅子上,在越前春树的脑海里,浮现出了一个女孩的声影。

    “温柔?恐怕也就只有你会这么说了吧。”

    苦笑一声,俯下身,越前春树一张张地将纸张缓缓捡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