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东京引渡人 > 第五十九章 喜欢平静生活的学生
    “晚上好。”

    “晚上好。”

    “看来我亲爱的禽兽不如同学终于知道回家了呢。”

    “这个嘛......我也不光光是去玩,我可是很努力地再为自己的生活奔波呢。”

    “哦?难道不是【世界辣么大,而一条同学想去走走】吗?”

    女孩俏皮一笑,拿出了一条榊给她的纸条。

    伸出双手,女孩捧着掌心:“拿来吧?”

    “什么?”

    “好过分,一条同学可是跟我说过要带伴手礼回来的。”

    “啊......抱歉。”提起袋子,就当一条榊要将手上提着的土特产交到她的手里的时候,在一条榊的领口,一只闭着眼睛的小白猫悄然探出了一颗小小的脑袋。

    “喵呜~~~~~”

    小白猫的两只小爪子搭在一条榊的领口,小脑袋十分自然地蹭着一条榊的下巴,伸出小舌头,小白猫还舔了几下。

    “好可爱......”

    一旁的智代雪捂嘴失声,眼眸中散发着柔和淡淡的光芒......

    “是挺可爱的,不过智代同学,我现在好累,能先进我自己的房间吗?”

    一条榊感觉心里有点小难过,没想到,自己这么多天的感情了,竟然连一只素未蒙面的小猫咪都不如。

    “当然啦,不过啊,我想抱抱这个孩子。”

    “那就麻烦智代同学先照顾它了,我先去睡一会儿......这些猫粮、猫奶、还有小床都交给智代同学了,请发挥出智代同学你的母爱。”

    将领口用毛巾包裹的小白猫轻轻放在智代雪的手心,一条榊打了个哈欠往房间走去。

    “洗完澡后再睡。”

    “好的......”

    劳累奔波了许久的一条榊迷迷糊糊地洗完澡出来后,发现床铺已经铺好了,没有多想什么,将琴月交到智代雪的手中照顾,自己也十分的安心。

    直接躺在扑在榻榻米的床垫上,一条榊入眠的很快,快到一条榊觉得自己像是刚躺下还没盖上被子就睡着了一般。

    早上醒来,一条榊感觉到下巴痒痒的,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舔着自己,然后什么柔软的东西踩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小小的、软软的、毛茸茸的......

    “喵呜~~~~”

    小小而又圆圆的东西蹭了蹭自己的下巴,一条榊缓缓睁开眼,小白猫琴月躺在了自己的身上安然地睡着。

    “大懒虫,起床啦,要上学啦。”

    “明天就周六了,其实我觉得就算我今天不去上课也没什么事情。”

    “那可不行,既然你都会来了,那可要好好的去上课哦,我可不会原谅你偷懒的。”

    挠了挠脑袋,一根呆毛傲然的翘立在脑袋上,一条榊将琴月从脖子上取下,坐起了身。

    小白猫躺在一条榊的手心蜷曲着小小的身子,还是不是地慵懒地摩擦着,似乎很是享受。

    “这个孩子好像很喜欢你。”

    “或许我跟它有缘吧。”

    “你要把它带进学校。”

    “要不然你带进去?美女与白猫,高中生JK与刚出生的小东西,我觉得可是很好的组合。”

    “这可不行哦,虽然我倒是很想将它带进去啦,至于学生会那边,我也有方法处理,但是这个孩子离不开你,昨天半夜一直【喵呜】地哭闹着,直到放到你身边,它才渐渐安静下来呢。”

    “诶?智代同学昨天晚上进我房间难道没有夜袭我吗?”

    “没有呢,我可是下了极强的忍耐地很幸苦的哦,要不然早上一醒来,一条同学要哭着让我负责了哦。”

    对着一条榊俏皮地吐了吐香舌,女孩将从不远处一家中式早餐店买来的包子和豆浆放在一条榊的腿上后便离开了。

    “喵呜......”

    还睁不开眼的小白猫一小口轻轻含住了一条榊的指唇,还没有长牙的它轻轻的吸丶吮着一条榊的指头。

    “好啦,等会儿就给你喂吃的啊,不过,今天你得先陪我去上课。”

    摸了摸琴月的小脑袋。

    或许,

    养一只宠物并不是那么糟糕的事情嘛。

    ......

    “那个......一条桑......还能请你解释一下吗?”

    下午放学,学生会长办公室,一条榊坐在了越前春树的面前。

    就在今天,学生会再一次收到了“上浅梦子后援会”的举报,一条榊私自带宠物来上学......

    这直接让越前春树脑壳疼。

    越前春树还真的拿不了一条榊怎么样,可是再怎么说也要给那些坑爹、有事没事干的“上浅梦子后援会”的成员们一些交代嘛。

    “这个嘛......如越前会长所见咯。”

    一条榊将安稳挂在自己领口上、还未睁开眼、探出半个小脑袋的小白猫轻轻按了按。

    穿校服的时候一条榊才发现,自己的校服领口竟然多了一个小口袋,想都不用想,肯定是智代雪晚上给自己缝的。

    还别说,这口袋大小刚好,既不会影响校服整体的美观,还可以刚好够它蜷缩地躺着。

    “我说一条呀,因为你把上浅梦子带进你活动室还关上门的事件,上浅后援会恨不得把你吞了呢,要不我们最近还是安稳一些?”

    “我一直可是一个喜欢平静生活的学生呢。”

    “我信你个鬼哦,你个家伙坏的很,还有,你这家伙什么时候这么有爱心了?养猫就算了,竟然还养一只小乳猫......”

    “我一直都有爱心的好不好?”一条榊白了他一眼,“好了会长,后援会那些人,就交给你啦,它的奶粉喝完了,我还要回去喂它呢,再见啦,关于你和那位副社长分手的事情,我近期会想出和平方案,让你们分手的。”

    “这倒不用了,我们已经分手了。”

    “嗯?”

    “这张照片。”从抽屉中,越前春树拿出照片滑给一条榊,“我和我表姐一起喝咖啡的照片被她误以为是我的女朋友了,然后她来找我质问,我就顺势分手了。”

    “好吧,确实有些可惜,我还想以新闻部的一个男生和她【暧昧不清】为借口,你扮演一个绿帽男,愤恨地和她分手呢。”

    “新闻部的一个男生?”

    “是啊,就是她的青梅竹马,喜欢着她,不过你的女友,应该说是前女友不喜欢就是了。”

    “这样啊......”

    “越前,为什么我感觉你有什么心事?”

    “没有......”

    “那我走了。”

    “等下。”

    就在一条榊转身时,越前春树叫住了他。

    “一条。

    你真的可以见到灵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