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东京引渡人 > 第八十五章 古剑道
    夜晚,一条榊躺在床上,复盘着自己今天做的种种举动。

    首先,自己和上浅梦子确定了关系,至少在水崎私立高中,已经和上浅梦子是名正言顺的情侣了,也就是对方也认同的那种。

    这一点十分的重要,因为至少上浅梦子是在自己这边的,无论怎么样,她整个人目前阶段都是属于自己的,这为以后的行动提供了很多的便利。

    另外,就是自己今天下午去找源凛隆,直接在他的面前宣布了对上浅梦子的主权,虽然自己这么做有点非主流杀马特的感觉。

    但是还别说,这招应该是挺管用的,至少自己强行把源凛隆给拉到了台面上。

    反正在全校人的面前,自己和源凛隆就是赤果果的情敌关系了,他想做什么小动作之类的,会有所收敛一点。

    可是问题在于,那也只是收敛一点而已,他真正想要做些什么,倒是挺简单,自己也比较难阻止。

    问题在于,自己怎么样才能帮上浅梦子的婚约给取消。

    源凛隆既然罪孽缠身,也就是说他肯定干了很多不干净的事情,但问题又来了,就算自己把他的那些肮脏的事情给捅漏出来,源家财大气粗的,估计还没在报纸上刊登,就被扼杀在摇篮里了。

    “哇......难受啊......我只是一个普通的高中生而已啊......为什么生活这么对待我啊......难道就不能让我安心的读三年的书,考一个好的大学,找一个好的工作,娶一个不算漂亮,但是温柔贤惠的妹砸吗?”

    如同一条咸鱼一般,一条榊抱着被子在床上不停地翻滚着......

    而且虽然从今天下午那个源凛隆的反应来看,他表面从容,说什么自己不会放弃,要和自己公平竞争,但是从他眼神中就可以看出他想一刀把自己给砍了......

    等等!要是自己真的什么时候走夜路被砍了咋么办?那我不就炸了?

    自己上辈子死的时候是童子身,难道这辈子死了也得是童子身吗?!

    不行!这太亏了!

    一条榊鲤鱼打挺坐了起来,爬下床,从床底下,一条榊从杂乱的装满刘备的箱子中拿出了一本线装的正儿八经的书籍

    《神道无念流(古法)》

    神脑无念流虽然属于古剑术,但是流传到现在,已经是融合了现代各种剑术的一些东西。

    不仅是神道无念流,现在的剑道不像是以前,一些古剑术或多或少都糅合了其他一些流派。

    这倒不是不说不好,只不过不够纯粹,但是这又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随着时代的变化,外加上现在又是这种和平的热武器年代,一些古剑术没有彻底的失传就很不错了,你看看人家的一之太刀就彻底的莫得了,所以你还想足够的纯粹呢......怎么可能嘛......

    “不过这玩意儿靠谱吗?”

    反复地翻看着手中的《神道无念流(古法)》,一条榊还是很忐忑的。

    现实不是武侠玄幻世界,随便丢给你一本绝世武功你就可以学会了。

    现实的剑道一定需要老师教导,姿势十分的重要,如果连姿势都不标准的话,只靠一本书,那还学个吉尔呢,那不就是疯魔剑法吗?

    算了,既然是系统给的,还是看一眼吧,实在不行自己明天就去报个剑道速成班或者是什么散打柔道啊什么的。

    不管怎么样,还是得有些防身手段,要不然的话自己空有那高于常人的三倍的身体,但是却不懂一些拳脚功夫,那就相当于空有一身内力吗?

    想了想,一条榊直接翻开了《神道无念流(古法)》。

    欲练此功,

    必先......

    嗯?这台词回事?

    还好,当一条榊冷静下来往下看的时候,没有出现那坑爹的几个字。

    “欲练此功,必先心静(心静后请再翻开下一页)”

    心静?

    闭上眼睛,一条榊放空了自我。

    感觉有点进入无我的状态后,一条榊缓慢的翻开了下一页。

    而这就是这一翻,一条榊感觉一阵恍惚,直接眼睛一闭倒在了地板上,书本掉落了下去。

    ......

    “这是哪里?”

    再次睁开眼,一条榊发现自己到了一片竹林。

    看了看身上的衣服。

    嗯?

    为什么自己看起来那么像浪人啊。

    “唰......”

    还未等一条榊反应过来,竹林中无数的鸟儿飞向了天空。

    仅仅是一瞬间,如同鬼魅一般,一个剑客不知道从哪里刷新了出来。

    看着他手伤上带血的太刀,一条榊下意识就想跑路。

    可问题在于,一条榊发现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了!

    WTF!

    一条榊不受控制地拔出了腰间的太刀,竟然摆起了迎敌的刀架!

    “King.......砰.......唰......啧......”

    当黑衣人剑客朝着一条神握刀奔去的时候,一条榊不受控制的迎刀而上。

    就算一条榊知道这肯定是虚幻的世界,可是刀与刀触碰的感觉太过真实,尤其是一条榊因为防备不当而被拉开了一条伤口,那种火辣辣的疼痛更是让一条榊龇牙咧嘴。

    “哈!”

    一道声过,一条榊不受控制地与对方换刀。

    刀刃从脖子上划过,切割肉与气管的触感通过刀刃传到了一条榊的手伤,最终,黑衣剑客人头落地,血液飚飞。

    战斗结束,身体的自主权再次回到了一条榊的手中。

    看着地上人头分离的尸体,难以克制地回想起刚才击杀的那种触感以及浓厚的血腥味。

    一条榊还是没忍住,直接在地上吐了起来。

    可是还没吐完,场景再换,这次一条榊出现在渔村的小港口,这次依旧是一对一的对决......

    可惜的是这次一条榊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一条榊直接被对方割破了喉咙,“死”了一次。

    系统也根本没有想过给一条榊整理的时间,三秒后再次将场景复原,一条榊又得不受控制地与他战斗。

    而在这一场又一场战斗的过程中,各种剑术端架深深的印刻在了一条榊的脑海中。

    剑术,本来就是乱世而生,而既然是在乱世,每一位剑客的剑下,都是充满了鲜血,这就是古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