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东京引渡人 > 第九十一章 最后的愿望
    “春树春树,我要那个熊!”

    “那你别晃我的胳膊啊,枪口对不准了。”

    “春树,你行不行啊,捞个鱼都这么费劲?看我的。”

    “你刚刚说什么?看谁的?等等,别好好的打我啊,喂......”

    “春树,我渴了。”

    “自己去买。”

    “可是我今天忘记带钱了!”

    “喂,春树,我们两个去鬼屋吧。”

    “你确定,就我们两个大老爷们?”

    “嗯,就我们两个......大老爷们!”

    水崎私立高中内,井上执纪用着一条榊的身体与越前春树逛着一个又一个的摊位。

    从射击摊到捞金鱼的金鱼摊,再到高二一个班级的主题鬼屋,井上执纪像是永远都不会累一样,开心地一个个玩了过去。

    而越前春树今天也很是给面子和一条榊(井上执纪)一个个逛了过去,虽然他的嘴上老是说着累,但是脚下还是很老实的,没有想着直接把一条榊甩开溜走。

    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越前春树不再说起二人在学校中的一些琐碎的事情。

    相反的,越前春树的就像是一个讲故事的人,以一种聊天的语气与一条榊讲述着学校中的一个又一次趣事。

    不过,就算是游玩的时候,越前春树还是不忘记跟妹子搭讪。

    当然了,井上执纪用着一条榊在学校的威严成功的瞪走了一个又一个的女孩。

    中午,井上执纪与越前春树去学校的食堂吃饭。

    应该说也是托一条榊在学校名声的福,在井上执纪与越前春树吃饭的方圆两桌全部都没有人......

    对于学校食堂的伙食,井上执纪吃的很开心,一看生前就是大胃王的吃货。

    而一条榊的胃也不小,刚好配上了女孩那吃吃不倦的本质。

    看着今天一条榊大开吃戒,越前春树也是心疼自己的钱包,劝一条榊不要把自己给撑死了。

    “唔唔唔......不会撑死的......唔唔......好久都没有吃到这么好的东西啦。”

    井上执纪鼓着腮帮子支支吾吾地说道,而就在井上执纪拿起汤匙要舀一口味增汤的时候,突然间,汤匙从她的手中掉落了下来。

    味增汤溅散在桌子上,沾湿了桌面,滴落在了一条榊(井上执纪)的另一只手上。

    “喂!你这家伙发什么呆呢,没事吧!”

    越前春树赶紧抽出纸巾将一条榊(井上执纪)手上的热汤擦掉,紧张的样子就像是自己的女朋友被汤溅撒了一样。

    “啊咧......”井上执纪眼眸开始有些模糊,甚至连听到的声音都开始渐渐的模糊。

    “啊咧你个头啊,先不吃了,我们先去医务室处理一下,涂一点药膏也是好的。”

    拉着一条榊(井上执纪)手,越前春树作势就要将她带走。

    “等等,春树......我没事的......”

    “什么没事!”

    “真的没事的......”井上执纪轻柔一笑,“那个,春树,我好像有些累了,能够陪我去休息一下吗?”

    紧咬着牙齿,越前春树还想说些什么,但是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去你中午经常去的那棵树下吧,那个地方挺好的,毕竟被你霸占了那么久。”

    “嗯,那就去那里吧。”

    有些晃悠的站起身,尽管差点摔倒,井上执纪还是坚持了下来。

    “别逞强了,我扶着你。”

    “嘻嘻嘻,那就拜托啦。”

    越前春树搀扶这一条榊,往水崎私立高中后花园走去。

    一路上,不少的学生看到一条榊被越前春树搀扶着,心中纷纷有了某种大胆的想法。

    不少人觉得一条榊是去和源凛隆进行PK了,结果一条榊落败了。

    不过那个源凛隆那么强的吗?

    竟然可以打败一条榊?

    而对于周围的人的目光,井上执纪也是有些好奇:

    “春树,那些眼神是怎么回事啊?”

    “没什么,不用管那些。”

    越前春树下意识的回答道,如果仔细听他的语气,可以明显听出话语中的颤抖以及紧张。

    将一条榊(井上执纪)放在树下的草地上,斑驳的树影很好遮住了一条榊。

    看到一条榊来了,周围的一些的情侣也是纷纷挪远了位置,好像这成为了一个共识。

    不过也是,你说在一个校霸面前亲亲我我,这别说是氛围有问题了,这简直还要担心对方会不会跳起来把你吊起来打啊,毕竟谁让你在我的面前撒狗粮的......

    “呐,春树。”

    “嗯?”

    坐在一条榊(井上执纪)的身边,越前春树有些沉默,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深深地抹了把脸。

    “我今天玩的很开心哦。”

    “你是开心了,但是我倒是玩的挺累的。”

    “嘻嘻嘻,明明你的也挺开心的,还真的是想以前一样小傲娇呢。”

    “切......”

    越前春树扭过了头,只留给了井上执纪半个侧脸。

    “别转过头嘛,明明长得挺帅的说。”

    “我可能不想被你说帅啊。”

    “那我就偏要说了,春树,你好帅啊。”

    “喂,你够了啊。”

    “不够呢......”井上执纪感到自己的眼睛越来越重,视线越来越模糊,“好像,不够呢,不过呀......也没什么办法了......”

    “喂,你这家伙!别睡啊!还有一个下午呢,还有一些班级没去呢,你现在睡的话......”

    “抱歉啊春树,都怪我,太弱了呢,本来,觉得可以多多陪你一会儿呢......

    春树,你还记得小时候吗?

    那时候......”

    “记得......”不知不觉,越前春树的泪水已经模糊了眼眶......

    “不能记得哦,应该忘记的才对啊......春树,真的......对不起......”

    一条榊(井上执纪)双手缓缓的垂落,双眼缓缓的闭上。

    紧紧握着井上执纪的手,一棵树下,风声伴随着哭泣声缓缓的传出,久久都未停止。

    点点的荧光从一条榊的身上散发而出,无数的荧光包裹在越前春树的周围。

    “果然,你还是猜到是她了啊。”

    就在越前春树如同一个小孩般抱着自己不停地哭泣时,一道声音再次传出。

    从膝盖中缓缓抬起头,一条榊正站在他的周围,而此刻,不再是水崎高中的后花园。

    “看看吧......这是她最后的愿望了。”

    一条榊缓缓深呼吸一口气。

    在一个公园中,一个男孩与一个大姐姐相遇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