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东京引渡人 > 第一百零四章 你的眼神很是吓人哦
    她们穿着信守私立高中的校服短裙,可是不少的【她】身上的衣服却是那么的破碎不堪。

    凌乱的长发,带血的身体缓缓流过大腿,那暗红的血液仿佛怎么样都不会流尽。

    即使为灵,她们也大多身材玲珑,苍白带血的面容已经掩不住她们姣好的面容。

    她们一步步走向一条榊,如同电影中的丧尸,想要把一条榊撕成碎片。

    “真的值得吗?因为我而浪费你们的怨力?而源凛隆则在外面逍遥自在,祸害着一个又一个的女孩?”

    当一个怨灵已经伸出手握住一条榊脖子的时候,一条榊冷静地看着她,视线没有丝毫的转移。

    将要加大力道掐住一条榊脖子的手悬在了空中,抬起双眼,她直视着他。

    “我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该!死!”

    “他!该!死!”

    “他!该!死!”

    ......

    无数的声音在教室中回荡着,倾诉着最深最深的怨念。可是却没有一个灵回答着一条榊的问题。

    “噔......”

    突然之间,教室的灯光打开,一条榊发现自己站在教室的门前,手还在灯光的开关上没有放下。

    玻璃没碎,黑板檫也安稳地夹在黑板前,几缕晚风吹拂进教室,将洁白的窗帘轻轻拂起,所有的课座椅整齐的摆放在教室中。

    一切皆是幻境,但一切却又无比的真实。

    “难道不行吗?”

    回想着刚才幻境中的一切,一条榊轻轻叹了口气。

    尽管自己努力的想要和她们进行对话,可是很明显,她们已经失去了生前的理智。

    如果是普通的灵,如同井上执纪那般带着美好的执念存在于世间的灵。

    那么虽然她的力量薄弱,但是生前的理智全部可以保留下来。

    而如果她们的怨念够强,那么成为怨灵后,不仅可以保持生前的理智,还可以有着巨大的力量,如同椎名月以及黑岛樱。

    可是很显然,这些女孩虽然凭借着强大的怨念成为了灵,但是在意志方面,比不上椎名月以及黑岛樱,仇恨已经完全让她们失去了理智,支持着她们的,只有那深深的恨以及最基本的理智。

    而这最基本的理智,也是她们没有对自己造成伤害的原因。

    “难道自己真的要去拜托一下上浅贵男吗?”

    一条榊有些纠结。

    尽管一条榊也帮过他,但也是帮助他的女儿,那是自己和他女儿的事情,与他本人并没有什么联系,再说了,他也已经给了自己报酬。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自己基本上和上浅贵男两清了。

    如果自己现在要请求上浅贵男帮忙的话,那就是说自己会欠他一个人情,而还个人情要是还起来巨麻烦的话,那真的就是哔了狗了。

    再说了,自己本来就和上浅贵男不对付。

    “算了,回旅馆再想想吧......”

    挠了挠脑袋,关掉灯,就在一条榊转身要离开的时候,一阵凉风撞在了一条榊的身上。

    再次转过身,没有什么恐怖的回头杀,在一条榊脚边的,是一张班级名单。

    这是一张点名册。

    每个名字的后面都有每周出席的登记,每出席一天,就有一个圈。

    捡起名单,在三十多个名字的最后,一个名为【井田合子】一栏上,她的名字之后,一片空白。

    “井田合子。”

    一条榊下意识念着这个女孩的名字,突然间,一条榊想起那个想要掐死自己的女孩的衣服上,有一个用着粉色缝线织着的艺术汉字!

    收起名单,对着空无一人教室,一条榊如同自语般:

    “我不能和你们保证些什么,但是,该做的我也一定会去做,如果硬要说理由的话,除了我这个人喜欢多管闲事之外,那就是我闲得慌吧……”

    一条榊对着教室微微鞠了一躬,拉上教室的门转身离开。

    踏出教学楼,一条榊一边走着一边陷入了思考之中。

    任务的要求是【完成她们的恨。】

    而在教室中,她们则是齐喊着杀了他。

    其实一条榊有一种方法,那就是直接将源凛隆给绑到信守私立高中,然后任由那些怨灵们宰割。

    可是,如果自己真的这么做的话,真的就就是完成她们的恨了吗?

    【恨】这个概念实在是太广泛了,就如同【爱】这个字一样。

    【爱】包括着爱人的爱、亲情的爱、博爱以及的友爱。

    同样,【恨】也包括着怨恨、仇恨、愤恨和憎恨,甚至硬要扯的话,还有那种“恨铁不成钢”。

    所以直接把源凛隆交给她们就完事了吗?如果有灵想要杀害源凛隆,但是有的灵不只是想杀掉源凛隆呢?

    而这一切,一条榊觉得需要自己去彻底的搞清楚。

    “越来越麻烦的啊,自己真的能够尽快解决吗?”

    随着这个学期一天天的逼近,一条榊就越来越慌。

    虽然上浅贵男肯定不会让他自己的女儿受到什么伤害,可是暗箭难防,万一呢?

    一个人狠下心来,尤其是变态,真的什么事情都能办的出来,更何况对方还是一个有钱有脑子的变态。

    揉了揉眼角,就在一条榊打算先回旅馆稍微休息一下再去继续调查的时候,一条榊神色一凝。

    “啪。”

    如同训练了无数次一般,一条榊迅速转身抓住了那只将要拍在自己肩膀上的手,紧接着就是拳头几乎触及身后那人的面门,仅仅剩下不到半寸的距离。

    “先生,你的眼神很是吓人哦。”

    面对就在自己额前的拳头,女孩轻柔一笑。

    “怎么又是你?”一条榊冷冷地看着她。

    如果在咖啡店的见面只是巧合或者是恶作剧的话,那么对方跟着自己进信守私立高中,那就是真的不正常了!

    更何况这个女孩遮住了自己那最真实的面容!

    “怎么?难道被一个美少女这么跟着是很让人丢人的事情吗?”

    歪过头,女孩妩媚一笑。

    “不会丢人,只不过,我很不喜欢。”

    “哎呀.....好疼的啦.......”

    没有理会女孩的呼喊,握着女孩的手腕,一条榊逐渐加深了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