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东京引渡人 > 第一百零八章 我认识的那个女孩
    “我都回答给你了,赶紧给我起来!”

    雨中杏挣扎了几下,与一个男性距离这么近,姿势还这么糟糕,这对于从小接受大和抚子以及西方贵族教育的女孩来说还是第一次。

    “别急,最后两个问题,如果你回答的上来的话......”

    “问!”

    “首先,你来找我,你的父亲知道吗?不,应该说是肯定知道的吧,那他为什么还让你过来?别跟我说他宠你,所以才让你来找我,一般你们这种家庭,都比较麻烦,我是知道的......”

    “我来找你是秘密跑出来的,带出来的人从小就忠于我,属于我的跟班,所以也不会阻止我,但是我知道,其中肯定也有父亲大人的授意,要不然就算是我的班底,他们也不会答应的那么干脆。

    所以,我猜想,是父亲大人对你产生的兴趣,所以特意让我来探究一下。”

    “你父亲真的就不怕你羊入虎口?”

    “不,我父亲是不相信我会出事,更不相信有人想不开要对京都雨中家的次女动手!”

    “那我还真是抱歉了呢,都出乎你们的意料了。”

    一条榊很有诚意地放开了雨中杏,重新坐回了椅子上,把自己的外套托给她,自己倒了一杯凉白开压了压火。

    说真的,一条榊要不是觉得自己练过《神道无念流(古法)》中的静心篇,在这巨大的刺激下,一条榊感觉自己真的可能会失去理智。

    毕竟自己可是正常人啊,又不像是动漫中的那些无能只会亚撒西的男主们。

    穿着一条榊的外套,女孩缓缓坐起了身,此刻雨中杏的眼中带着许多羞愤与疑问:

    “不是还有一个问题吗?”

    “确实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但是我不觉得你会回答我。”放下茶杯,一条榊感觉自己内心平静下来很多,“不过我还是问一问吧,为什么智代雪会离开雨中家?你们不是双胞胎姐妹吗?都是亲生的吧?还有为什么现在又要回去了?”

    “这是我们的雨中家的家事,我不能告诉你,不管你对我做什么,我都不会说。”

    “放心,我说过了,对于这个问题我也不抱有太多的希望,我不会为难你。”

    站起身,一条榊揉了揉眼睛,看着只穿着自己大大的外套的美丽女孩。

    不看还好,这一看一条榊的火气蹭的一下就上来了。

    “赶紧出去,别再跟着我了,也别再想着了解我,打探我什么的了,你该知道的都知道了,甚至对于【我】,你知道的可能比我还多。

    既然智代没什么危险,乖乖的当她的大小姐了,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但是,请帮我带些话吧。

    【我现在很忙,所以还去不了你家里了,但是琴月可是我养的,我会亲自拜访把她带回来,记得帮我把琴月养的白白胖胖,谢啦。”

    转过头,走到门前,一条榊打开门,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雨中小姐,我要休息了,请您回去吧。”

    “你就不怕我找人来报复你?”

    拉了拉衣服坐在床边,雨中杏对于这个人的脑回路有些摸不清楚。

    对于雨中杏的疑问,一条榊以带着看傻白甜的目光白了雨中杏一眼;

    “我已经做了,事情已经发生了,难道我不放过你,雨中家就会放过我?赶紧回去,然后把我的衣服记得给我送过来,算了,不用送了,我们还是别见面了,再见。”

    “那要是我不走了呢?”

    雨中杏嘴角微微上扬,将一双修长的美腿收在床上鸭子坐着。

    “哈?告非!”

    突然间,就在一条榊刚想吐槽的时候,一条榊侧身一躲,一把竹刀从一条榊的面前挥过。

    明明只是一把竹刀而已,却斩断了几根头发。

    “无耻之徒!你竟然敢对雨中家的小姐!你!”

    没有给一条榊反应的时间,这位英气十足的女子手握竹刀不停地朝着一条榊挥了过去,而且刀刀都是往一条榊的要害上斩。

    “好慢啊......”

    对于这位英气女子的挥刀,一条榊只是觉得就像是慢动作重放一样,每一次都精确地躲过。

    就在再一次唐竹劈下来的时候,一条榊握住她的手腕,用力一扭,竹刀脱落,另一手接刀反握,顺着女子的胳膊,一条榊背刀与手臂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所有的动作都在一秒内完成,如果此时换做的是一把真正的开刃刀,那么只要一条榊的一个念头,这名英气的女子就会身首异处了。

    房间门口与房间之中陷入了一阵沉默。

    不要说雨中杏和中里桃子了,就连一条榊做完这一系列动作的时候都是发愣的。

    这个时候一条榊才意识到,原来自己是那么强,还是说这个人太弱了?

    “这位姐姐,还请放心,你的小姐可是清白的,不信的话,你可以验身,当然了,请别在我的房间。”

    放下竹刀,雨中杏和中里桃子同时松了口气,尤其是中里桃子,这位在二十五岁就考取了剑道五段的女子竟然感觉自己在发抖。

    在刚刚的那一瞬间,她清晰的感觉到,他是真的想要杀自己。

    这种【杀意】不是仇恨,也不是愤怒,而是单纯的【要杀】而已。

    仿佛面前的这个十六岁的高中男生已经经历了无数的血战,或者说,在乱世中不停地跌爬滚打,【杀人】已经成为了他的常态,他只是简单的觉得【杀了就没有危险了】,仅此而已......

    可是,这可是和平年代啊,到底是哪个剑道大师培养出来的这么一位少年,又是怎么培养出来的?莫非他的手上真的沾染着鲜血?

    “雨中小姐,还请你别傻傻地坐在我的床上了,赶紧回去吧,别忘记向智代帮我带话了。”

    一条榊语气淡然地说道,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一般。

    “切!桃子姐,我们走。”

    “可是小姐......”

    “他确实没把我怎么样。”

    雨中杏双脚探下床,穿着一条榊的拖鞋走出房间,而就在女孩要开门走进隔壁房间的时候,女孩转过了头,银色的美眸直视着一条榊。

    “禽兽!我姐姐不叫智代雪!而是雨中雪!”

    “哦......”

    一条榊打了打哈欠。

    “或许是这样吧......

    但是啊......

    我认识的那个女孩。

    叫做,智代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