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东京引渡人 > 第一百一十八章 你的运气......似乎不太好
    “我要回去了。”

    “那你走呗。”

    “那你倒是放开我啊......”

    旅店门口,一条榊背着行李就要上车回东京,结果雨中杏就这么抱着一条榊的胳膊,一时间一条榊直觉得脑壳疼......

    “小姐,我们出来已经有一段时间了,需要回去了。”

    中里桃子站在雨中杏的身边轻语着,面色也很是为难。

    “我知道,我又不是不回去。”

    雨中杏有些幽怨地嘟着小嘴,看起来似乎在外面还没有疯玩够。

    这让一条榊疑惑到底是这个女孩为了她的姐姐来找自己,还是为了能够疯玩才出来的了。

    许久,雨中杏才缓缓松开了一条榊的胳膊:

    “喂!禽兽君!我虽然还没有认可你当我的姐夫,但是你还在我的考验之中,要是你敢在外面沾花惹草!我就替姐姐咬死你!”

    女孩一双水灵眼眸直勾勾地盯着一条榊,似乎恨不舍得他就这么离开。

    一条榊笑着将粗大的手掌覆盖在女孩的脑袋上:“不舍得我想见我就直说,那么拐弯抹角干嘛,放心吧,我们还会再见见面的。”

    女孩快速地摇头,甩掉了一条榊的爪子:“呸!自恋狂!谁想你了!不要脸!”

    “那到时候做梦可别梦见我啊。”一条榊笑着摆了摆手转身离开,“好了,走了,到时候我去你家的时候,记得接待一下。”

    看着一条榊坐上的出租车缓缓消失在视线之中,过了许久,女孩才缓缓收回视线......

    ......

    坐车到车站,坐上新干线,看着从车窗外飞掠而过的一道道景风景,一条榊的眉头微微皱起,一双手不时地揉捏座椅。

    在这一个月中,虽然一条榊觉得自己每天的睡眠时间不足四个小时快要累死了,但是看着任务完成度上的百分之八十,一条榊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接下来只剩下最后一步,那就是简单粗暴地将源凛隆带到信守私立高中接受制裁了。

    当然了,对于到底怎么做,一条榊也想过不少的方法,其中就包括着将源凛隆骗过去,但是仔细一想,好像太麻烦了,也没有什么必要。

    最后一条榊在坐上新干线之前,向上浅贵男要了源凛隆的电话号码后直接给他发了一个短信。

    短信的内容很简单,那就是我晚上9点在城林私立高中的隔壁那条街的公园等你。

    至于他会不会来,一条榊倒是不用太在意,因为他一定会来。

    下了新干线,一条榊没有直接回去,而是在体育用品店买了一把趁手的竹刀。

    竹刀还是一条榊第一次去触碰,不过当一条榊拿起竹刀的时候,不仅没有那种生疏感,相反的,那种一种发自内心的“老朋友许久未见”的熟悉感。

    在超市再买了一盒盒饭,一条榊坐在约定公园的秋千上吃完后大了个饱嗝,然后开始晃荡着秋千,等着源凛隆的到来。

    一条榊的计划很简单,或者说是根本就没有计划。

    毕竟打晕绑走就行了,需要什么计划吗?

    至于怎么将源凛隆带到大阪......

    这倒是不用太担心,因为在大阪的那位大叔,也就是上浅贵男的朋友会开车过来......而且会十分的准时......

    “该来了吧?”

    做好热身运动后,微微出汗的一条榊看着公园的方向,没一会儿,果然车开了过来,而且不止一辆。

    “呦,一条同学,好久不见了,这些天去大阪旅游还好吗?”

    源凛隆张开着臂膀缓缓走了过来,一副笑吟吟的样子简直就是反派的模板。

    “玩的不太好。”一条榊扭了扭脖子,对于源凛隆知道了自己行踪的事情,一条榊也不意外,甚至一条榊觉得要不是自己的身边一直跟着雨中杏的话,这个家伙早就在大阪对自己下手了。

    “我有几个问题,源同学能够回答几个吗?”

    “当然了,一条同学想要问什么呢?”

    “第一个问题,请问源同学到底害死了多少个女孩子?”

    “多少个?”源凛隆看起来似乎很认真地想了想,“忘记了,可能十个,可能十多个吧。”

    “啧.....真是恶心。”一条榊砸吧了一下嘴,“下一个问题,井田合子是你进行玷污后杀害的吧?”

    “井田合子?哦......我想起来了,是那个顽固的女孩吧?说真的,她真的长得很漂亮,不过啊,就是太固执了,当时直接顺从了我该多好,何必呢......”

    “那春上百花,泷需晓、上雪樱、村下......”一口气,一条榊说出了近十个名字,这些人都是没有成为怨灵的女孩。

    “有些有印象,有些没有,怎么了?难道一条同学想要把我送进监狱吗?不过,一条同学有证据吗?或者说,一条同学,能够活过今晚吗?”

    突然间,一条榊心中一凝,一种危机感从一条榊心中赫然出现。

    左边!

    丟!

    带着消音器的沉默的枪声缓缓传出,一条榊往右边一闪,子弹擦着一条榊的身侧划过。

    “运气不错嘛。”

    “谢谢,不过,你的运气似乎不太好。”

    握住竹刀,一条榊飞快冲向前,而源凛隆也不慌,在他身后的七八个保镖同时朝着一条榊冲了过来。

    重新换一口气,一条榊紧握竹刀,在黑夜之中,借助着公园昏暗的灯光,一条榊一刀斩在个人的膝盖上,只听见一声惨叫,一条榊反手接过一个人手腕一扭,提脚一踹,骨头断掉的声音伴随着尖叫声传出。

    对于每一个人,一条榊争取一击击倒。

    很快,源凛隆眉头皱起感觉不对镜,在源凛隆的示意下,按上消音器的枪声朝着一条榊一次又一次地响起。

    而正如同源凛隆说的那样,一条榊的运气是真的好,所有的子弹就像是给一条榊人体描边一样。

    “啪!”

    冲到源凛隆面前,他身边的人已经全部倒下。

    “我的运气很好,你的运气......似乎不太好。”

    站直身体,一条榊一脚踹在了他的肋骨上。

    清风吹拂树叶的声音很好听,但是,这似乎也不及他肋骨断掉的响声悦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