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东京引渡人 > 第一百一十九章 我们到了......
    上浅家大宅中,一名男子敲响门,在许可下毕恭毕敬地走了进来的。

    “家主。”

    看着桌案前处理着公务的上浅家现任家主,男子双手贴在西装裤的两侧,九十度的鞠躬。

    “那小子怎么样了?死了吗?”

    放下手中的文件,上浅贵男揉了揉眼角抬起头,以一种玩笑的语气问道。

    一条榊约源凛隆去那个公园的事情,上浅贵男其实早就知道了,但是对于一条榊竟然什么都没有准备,没有向任何人求助,而是单单买了把竹刀就约源凛隆单独去公园,上浅贵男是真的猜不到。

    因为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说,在上浅贵男看来,一条榊都像是不想活了,但是对方又是一条榊,那个怎么看都欠打的男生,谁都可能不想活,唯独这家伙很“热爱”自己的生命。

    所以为了不打乱一条榊的计划,也为了避免一条榊真的是找死,而自己的女儿会哭得撕心裂肺,上浅贵男早在公园那边调集了人手。

    “这个......据我们观察,一条先生他除了一些轻微的皮外伤之外,一切良好,并没有什么大碍。”

    “哦?那你们的损失呢?”

    既然一条榊没事,那也就说明自己的人出动了。

    “回家主,我们的人在今晚一直没有机会出现......”

    “没有机会?”

    “是的,因为当我们想要去保护一条先生的时候,源凛隆带去的人已经全部倒下了,反而是源凛隆被一条先生踹飞了是三米远......”

    “哈哈哈......那家伙什么时候那么厉害了,按照你们之前给我的资料,这小子可从来没有参加什么武术班吧?就算是参加了,他能够在枪口下逃生还反杀了源凛隆?这可不是拍电视剧啊。”

    上浅贵男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这个小子能给自己带来许多的惊喜。

    “家主,什么抱歉,不过按照我们的资料,一条先生确实没有学过什么武术和剑道。”

    “好了,也不是怪你们能力。”

    上浅贵男摆了摆手。

    “一条榊那家伙现在呢?把源凛隆抓了后去哪里了?”

    “回家主,一条先生他带着源凛隆回大阪了。”

    “大阪?!”

    上浅贵男一下子就站了起来。

    “为什么会是大阪?这小子不会真的是找死吧?!”

    源凛隆被带走的消息肯定会快就会传到源家,然后用不了多久,源家就会追踪到一条榊。

    黑涩会在日本是合法的,上浅家有扶持组织,那源家就没有吗?

    何况过江龙压不住地头蛇,等到一条榊那家伙去了大阪,大本营本来就在大阪的源家肯定会不留余力的找到一条榊,到时候这家伙骨头还能剩下?

    “赶紧备车,我要去......”

    “什么......父亲大人,您刚刚说什么,榊君他......”

    上浅贵男话未说完,书房的大门缓缓地打开。

    穿着夏季轻纱睡裙的女孩呆呆地立在门外,眼眸微颤,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

    “梦子,你怎么来了,去睡觉,樱呢?”

    “我在这里。”

    话语刚落,黑岛樱走了出来。

    “上浅家主,梦子留在家里,我想和你一起去找一条榊,没问题吧?”

    “不!我也要一起去!”

    “乱来!你们都在家里好好待着!”

    “不!”

    突然间,上浅梦子跪了下来,眼泪从她的脸颊缓缓地划过。

    “父亲大人!拜托了!榊君都是因为我才会陷入险境的!至少至少,请让我在最关键的时候和他在一起!”

    “虽然我很不想求你!但是,拜托了。”

    同样,黑岛樱紧咬着嘴唇,缓缓弯曲了自己的膝盖。

    看着这两个因为同一个男生而跪在自己面前的女儿,上浅贵男闭上眼角,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

    ......

    “一条榊,源家是不会放你的!”

    压着限制速度飞速行驶,到了大阪后就一路飙车的黑色轿车上,源凛隆气喘吁吁地说道。

    一条榊的那一脚踢断了他的几根肋骨,不过还好没有伤及肺部,所以没有生命危险。

    “小兄弟,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源家在大板的黑色势力也不小,如果小兄弟你现在放手的话,我们还可以保得下来,但是如果真的出事了,小兄弟,那就晚了!”

    正在开着车的一名全身都是纹身的大汉说道。

    “谢谢龙田叔提醒了,不过,我已经做好决定了,如果会殃及您的话,这辆车请让我驾驶吧,我也是会一些的。”

    “你个小子......”姓氏龙田的大叔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唉!算了!坐稳了!”

    一踩油门,跑车在凌晨三点空旷的道路上飞速行使着......

    “一条榊!你这个疯子!你不要命了吗!咳咳咳!”

    身边的源凛隆嘴角流着血,冷汗从他的额头上留下。

    这一刻他才真正的意识到,自己身边的这个人!不!是自己的身边的这个死神!真的想要了自己的命!

    “源凛隆啊!你好像在颤抖啊。”一条榊冷冷地提着他的头发,一双通透黑色的眼眸直直地盯着他,“当初你残害那些女孩的时候,那些女孩是否也是颤抖的很厉害呢?但是你是不是最终还夺走了她们的生命?”

    “求求你了,一条君,请放了我,我保证再也不对上浅梦子起歪心思了,不仅如此,我还可以给你一辈子都用不完的钱!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求饶了?我的天,你这个恶心的人竟然求饶了?天啊,你别恶心我了,当初井田小姐有向你求饶过吗?没有吧?就算是生命的最后,她也拼死抵抗着你吧?你啊!真的是连一个女孩都不如啊!

    不对,抱歉抱歉,是我侮辱井田学姐了,你这个畜生都不如的玩意怎么能够跟井田学姐相提并论?我想要什么?不!不是我想要什么!而是她们,想要你什么!”

    “她们?什么她们?”

    “我们到了......”

    没有理会源凛隆的问题,在各种黑色车辆以及警车的追逐下,一条榊所在的黑色跑车撞开了信守私立高中的校门铁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