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东京引渡人 > 第一百二十三章 真的吗?
    “打扰了,请问......我能祭拜一下吗?”

    墓碑前,一条榊抱着一束百合花走了过来,因为当初去井田合子家里的时候,照片前放着百合花,所以一条榊觉得是井田合子最喜欢的花。

    “当然了。”

    看到一条榊过来,石田雄太也是擦了擦眼泪:

    “抱歉,有些丢人了。”

    “为了自己心爱的女孩流泪,不存在什么丢不丢人的。”

    一条榊将花放在白色的墓碑前,在墓碑的照片上,女孩甜美地笑着。

    “十分感谢一条君帮合子报仇!”

    突然间,石田雄太对着一条榊跪了下来,是一个标准的土下座。

    “嗯。”

    一条榊点了点头,并没有躲开这一礼,只是静静地看着眼前的墓碑。

    许久,一条榊转过了头,将石田雄太扶了起来。

    “石田学长,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吗?”

    一条榊之所以还会出现在大阪,并不是真的来旅游的,而是在源凛隆最后的案件上,需要一条榊的提供一些信息,或者说是来大阪警局走一个形式。

    而一条榊来大阪的时候又刚好听到信守私立高中已经废校了,里面的学生要不是回老家,要不是的接受大阪市政府的安排参加各个学校的入学考试。

    于是一条榊就想到了石田雄太,或者说这也是一种担心吧,担心着这个学长因为复仇之后再也么有什么牵挂了而想不开。

    “打算的话。”石田雄太看了一眼墓碑上女孩,“我可能会回横滨老家吧,大阪市,这个地方......应该不会再来了。”

    “这样啊......”

    一条榊也没有说什么,至少石田雄太有了未来的打算,那就说明不会想不开和井田学姐一起殉情之类的。

    “一条君是在担心我的状态吧。”

    转过头,石田雄太对着一条榊阳光一笑。

    “一条君还真的是温柔呢,要不是一条君有女朋友的话,我都想把自己国中的妹妹介绍给一条君了呢。”

    “别,一个男生对我说【温柔】,我挺慌的。”一条榊开着玩笑道,“不过杏可不是我的女朋友,那天只不过是那个小妮子乱搞事情而已,所以石田学长的妹妹,我还是可以考虑一下的。”

    “哈哈哈,一条君突然这么一说,我有些担心家妹了呢。”

    深呼吸一口气,石田雄太正式地对着一条榊站好,然后深深鞠了一躬:“一条君!这一礼是我擅自替合子行的,十分感谢您能够替合子报仇!将恶人绳之以法。”

    “好了,别再感谢了,既然学长想开了,那我就走了,过几天我还得去神户一趟......啧......”一条榊砸了一下嘴,“麻烦呀麻烦呀.......”

    摆了摆手,一条榊转身离开,石田雄太依旧弓着身子,久久未起......

    ......

    京都雨中家大宅中,穿着和服从书房走出来的银发女孩深深地呼出口气,垂头丧气的模样十分可爱。

    不过女孩最后还是强打起精神,将自己那小巧的嘴巴往上提了一提,快步的往主宅的楼上走去。

    “姐姐,我回来啦,我想死你啦。”

    打开门,名为雨中杏的女孩一把扑进了姐姐怀里,虽然雨中杏在半个月前就回到了雨中家,但是见了一次父亲详细地说明了一下情况后,雨中杏被父亲一直处于紧闭的状态,直到刚刚不久雨中杏才被父亲再次训斥了一遍后放了出来。

    被两个一模一样女孩夹在中心的琴月发出了委屈的叫喊声。

    “好啦好啦,是去和父亲聊天,又不是上刑场,赶紧起来,琴月都要被你压扁了。”

    “喵呜~~~~”

    夹在温软怀中的琴月发出凶萌的控诉。

    “嘻嘻嘻......”雨中杏再蹭了蹭姐姐的脸颊,拉着姐姐的小手在床上坐下。

    “姐,我见到那个一条榊了!”

    女孩原本甜美笑着的面容突然严肃了起来,那认真的模样让人恨不得想要去捏几把。

    “哦?见到了啊,那说说你对你未来姐夫的想法吧。”

    轻轻地将妹妹头上的发丝抚顺直,智代雪知道自己的这个妹妹要开始说胡话了。

    “姐......什么未来的姐夫,杏才不认可他呢,姐姐你知道吗?我变装接近他的时候,他眼睛都直了呢,尤其是我露出真容,假扮是姐姐你的时候,那家伙竟然狼心大起要把我扑倒!幸好当时我来反应敏捷把他制服了,要不然的话妹妹我就再也嫁不出去了!”

    “真的吗?”

    “嗯嗯!真的!”雨中杏如同小鸡啄米般点头,“而且姐姐你知道吗?那小子竟然还想姐妹双收,在别人面前还强行要我当他的女朋友。”

    “真的是太过分了!那家伙有了我就够了!竟然还想对我可爱的妹妹下手!智代雪“义愤填膺”地牵着妹妹柔弱无骨的小手,杏眼圆睁。

    “是啊!那家伙太过分了。”

    雨中杏附和道,不过善良的女孩想了想,自己这么说好像挺对不起那只大色狼的,觉得需要稍微给他那么一丁点的面子。

    “不过姐姐啊,虽然那家伙很过分,你也不用太生气,气坏了身子不好的,也不用太恨他,他也是有那么一丁点的优点的,我们以后不要和他来往就好了。”

    “哦?那榊君有什么小优点呢?”

    “他......”雨中杏小嘴微张,就在她想要列出他一些有优点的时候,结果发现这个家伙真的一点优点都没有。

    那家伙不仅调戏自己,还喜欢敲自己的脑壳,甚至有时候还凶自己。

    不过,就算是这样子,自己又为什么丝毫的讨厌不起来呢?

    “呵呵呵......”看着自己妹妹皱眉的样子,女孩捂嘴轻笑。

    “姐姐......”

    与姐姐心有灵犀的妹妹才反应过来,其实从刚才开始,姐姐就一直调戏着自己。

    “好啦好啦。”轻轻摸着妹妹的头,“你在大阪的事情,中里小姐已经全部告诉我了。那家伙竟然敢敲我妹妹的小脑阔,太过分了,明明我都没敲过的说。”

    “姐姐,我再也不想理你了。”雨中杏嘟着小嘴站起身要离开。

    “好啦好啦,不闹了。”

    轻轻妹妹拉到怀中坐下,姐姐的脸蛋破天荒的微红......

    “那个......他有说什么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