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东京引渡人 > 第一百三十六章 合作愉快
    看着雨中往,一条榊也没有想到,就在来到这件屋子的时候,与这位雨中家主交谈了没多少分钟,脑海中突然就冒出了任务。

    其实仔细一想,这一切既在意料之外,更在情理之中。

    智代雪出生于名门,为什么会出现在东京独自生活?

    如果说是有家庭矛盾独自离家出走,那更是不可能。

    雨中家怎么会让自己的大小姐这么任性?而且近乎于默认女孩在外生活。

    所以,唯一的解释就是是雨中家将智代雪给送了出去。

    因为处于某些原因,雨中家不得不将智代雪送出去。

    当时一条榊也就这个问题委婉地问过雨中杏,但是她却怎么都不肯说。

    没想到,这个原因竟然是诅咒。

    可是,为什么诅咒就要将智代雪给送出去呢?又为什么现在要接回家里呢?

    ......

    “雨中先生,我到底是装神弄鬼还是一语中的,我相信雨中先生心里自然有数,至于我是不是有些本事的‘阴阳师’,我也相信雨中先生心里已经有了个大概。

    当初,源凛隆死去之后,我相信,不少人都在调查源凛隆真正的死因吧?其中,我想也包括着雨中先生你。

    毕竟雨中先生的印象中,我和您的女儿已经发生了关系,如果一个杀人犯真的和自己的女儿发生关系,那对雨中家来说绝对是不可接受的事情。

    所以我相信,雨中先生当时下了个决定。

    如果我真的是一个杀人犯,那么与其让我被其他一些好事的侦探或者是源家找到证据,甚至因为我和智代同学的‘关系’可能影响雨中家,倒不如保住雨中家的声誉先让我出车祸。

    但如果我真的是清白的话,那就算了,虽然我是一个与您的女儿发生‘关系’的高中生,但是也不要紧,反正给我一笔钱封口费就好了,您是一个善良的人,不到最后一刻不会采取极端的手段。

    所以,随着调查的深入,我想,除了警察和那些无聊好事的侦探之外,源家与雨中家,对我最感兴趣了吧。

    我相信,其中源家肯定最咬牙切齿,因为他们想为自己的儿子报仇,可是我现在又是一个‘公众人物’,我不可能无故死于意外,要不然的话源家将会被社会舆论推向一个更难堪的境地,所以源家只能乖乖的、遵规守纪的用司法程序制裁我。

    但问题是,源家发现,不管怎么调查,就是没有所谓的证据,或者说,所有的所有,都显示着源凛隆是自杀,或者说是死于亡灵的复仇。

    同样的,雨中家应该也是如此吧?

    而这就很奇怪了,

    明明任何主观都是我杀的,源凛隆也没有自杀,可就是没有证据,难道真的是我这个高中生是个天才,作案手法高超吗?

    源家可能会这么认为。

    但是,已经被诅咒缠绕已久,知道了某些事物确实是存在的雨中家肯定不会认为,那么,剩下的为一一个选项就出现在了你难道面前。

    那就是源凛隆确实是被怨灵给杀害,亦或者是被我用某种超自然的手段杀害。

    其实今天能够见到雨中先生我也很意外,因为我觉得雨中先生会给我吃一个闭门羹,让我知难而退,毕竟只要雨中先生不想让我看到智代同学的话,那么我做什么都没用。

    金钱的力量还是很厉害的,这从我上辈子……不好意思,扯远了,金钱的力量我早有体会。

    但是雨中先生担心我会用什么妖术从而的雨中家不利,对吧,比如持续千年的诅咒?”

    一条榊刻意加重了“千年的诅咒”这几个字,而雨中往看向一条榊的眼神中,已经带着敌意了,甚至是出门就让你出车祸的那种。

    “雨中先生还请放心,我不会什么妖术,如你所见,我就是一个普通的高中生,当然了,中二一点,我也自称为‘引渡人’,我从来都是解决问题的,而不是制造问题的。

    如果雨中先生想把我从这个世界上抹除,也是完全可以的,毕竟我真的是一个血肉之躯,如果要把我赶出雨中家,那也很简单,我也没什么办法赖着不走,也下不了什么诅咒。

    但是,雨中先生这么做的话真没问题吗?您的两个女孩,说不定我都可以拯救哦。

    哦对了,还有一点我真的需要解释,我虽然好像是喜欢智代同学,但是,我真的和智代同学没有发生关系,我们顶多是睡在了一个房间,但是各睡各的,连智代同学的头发都没闻到。

    所以,我和智代同学是清白的......”

    书房之中,一条榊终于不再言语,而是静静地等待着雨中往的回答。

    “一条君,你知道吗?你很让人摸不透,也很让人讨厌。”

    雨中往缓缓开口。

    “你说的没错,我们雨中家确实有调查过源凛隆的死因,我对他们下的命令也和你想的一样,这次之所以见你,也是担心你可能真的会使用什么巫术之类的,毕竟千年前,我们雨中家,就是被这么诅咒过,而这个诅咒也确实是延续了千年之久。

    最后,你说和雪没有发生过什么关系,我其实早就知道了,那天雪对我‘承认’很你发生关系后,我就让人带雪去验身了,确实是清白之身。”

    “所以,说了这么多,让我们回到最初的问题。”

    雨中往双手交叉搭成金字塔立在桌子上。

    “如果一条君真的有办法消除诅咒,那么雨中家将会给一条君一笔客观的报酬,但是,一条君不能再接近我的女儿,你看怎么样?关于这个,我会再给一条君一笔费用,我无法同意让我的女儿和一个未知的人交往。”

    “我答应。”一条榊站起身,“我为雨中家解除诅咒,解除后见了智代同学后,我就会带着琴月离开,但是,如果智代同学舍不得我,想跟我走,那就另说了。”

    “这种情况,不会发生的。”

    雨中往也是站起身。

    “那,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二人伸出手,微笑地握在一起。